雨宝院─未見櫻之靜居

這一趟旅程,來的最匆匆的地方在哪裡?我可能會說是雨宝院。
在雨宝院裡,不只是照片只有兩張,連時間也沒有多加停留,就這麼匆匆地略了過去,以至於之後回想,都只有可惜這兩個字。
但是這也絲毫不減雨宝院的美麗,不過可惜我沒為這美麗多住留一會兒。



 雨宝院其實離西陣地區很近,再前往鳥岩樓吃親子丼的路上就會經過他的後門。但是雨宝院所擁有的寺院面積不但小,而且還有些隱密,若不是曾經在雜誌上看到雨宝院的介紹,這麼晃過去也是有可能。
就算進去了,整個寺院都只有我們兩人,除了寧靜、還是寧靜。
或許是因為如此,才會覺得錯過這裡非常可惜。雖然並未親眼見到國寶本尊聖天童子像,但光是站立在雨宝院,就不知不覺對於眼前美麗景色感嘆起來。
更何況,這裡還是賞櫻名所,知名的『歡喜櫻』就是在這裡盛開而讓人感到歡喜,甚至有四月多才盛開的黃櫻花,讓雨宝院的春天帶來如落雪的景象。
不過很可惜,我們這一趟並未是春櫻盛開時刻,雪色也為絲毫沾染,雨宝院前雖有綠芽,但更多的卻是枯枝。但也因此看到雨宝院不同的一面─無人的寧靜。
只有自己的寺院,才能心凝神會的念誦殿前所貼告的真言,也因為這裡拒絕他人攝影拍照,因此只有更細緻的用自己的眼睛囊收所有美景,甚至透過微微的小窗口,瞻仰這裡的國寶佛像,對這裏所保存的國寶感嘆。


因此,因為時間的關係,雨宝院的匆匆離去,只能以惋惜來做收場。只有我在大師堂,才特別注目去瞻仰,我試圖去想像與隔幾日的東寺有什麼不同。
在當時去找資料時,發現這裡的大師恰巧與東寺大師成對,面向南方、留著些汗、且微微張口,像是發出『a』音;與東寺的面北大師閉口像完全不同,如同阿吽金剛力士一般鎮守著京都。
在資料上還找到說,這裡的大師是大師42歲時的姿態為基準而雕刻的,且微微張口,像是不停歇的行動著,以救助世人一般。
不過很可惜的是大師堂有些昏暗,我無法親眼看到哪裡的不同,或許有哪一天,能看見雨宝院大師堂的開扉法會吧。
也因為雨宝院的關係,這才知道在這裡的聖天像和雨宝童子像,是弘法大師為了嵯峨天皇的病情痊癒所雕刻的。只是聖天雖然福德財運悉地都能迅速成就,卻因為造像奇特(象鼻神雙抱圖),因此視為秘佛,平常並不輕易開扉。畢竟聖天的特殊性,只有修法者才會有機會看到聖天像,也只能在堂外雙手合十,祈求一切良緣和合吧。
走到納經所前,小聲說了聲不好意思,執事才抬起頭來,對我笑了笑。雖然語言不通,但也大致跟他說要納朱印的事情,他提筆,寫下雨宝院的聖天本尊,蓋上聖天的和合錦囊印,才謹慎地交給我。
不用太多言語,有時候只要寧靜的點點頭,似乎就能相通。或許這是這趟旅行間,最為寧靜的寺院吧。


[旅遊資訊]
雨宝院

參拜時間:8.30~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