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藏的有氧生活(三)遠離拉薩的心


這一天,雨中的拉薩,更顯得傷感,連大昭寺廣場都籠罩著一片煙霧裊裊的與世隔絕。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覺康」(藏語意為佛殿),當初是藏王松贊干布為紀念來自尼泊爾的尺尊公主入藏而建的,經歷修繕增減,才形成今日所見龐大的建築群,特別的是大昭寺作為藏傳佛教最神聖的寺廟,從不屬於哪個教派,而這裡每年也都會在這裏舉行傳召法會。


在大昭寺前面的廣場,可以看到被圍牆圍起的兩塊石碑,南邊的一塊是著名的唐蕃會盟碑,高約3.42公尺,是西元823年用藏漢兩種文字刻寫的,另一塊石碑為種痘碑,是清朝乾隆59年(西元1794年)駐藏大臣和琳所立,當時西藏天花流行,和琳在藏北捐資修建房屋,讓出痘的民眾去那裡調養並發放口糧也接種牛痘,之後和琳就在大昭寺前樹立了這塊種痘碑。



沿著一旁的走道進入大昭寺,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心情,在這裡仍舊有著美麗而感動的畫面,雨澆不熄民眾對信仰的虔誠,也無法抹去那顆對親朋至友的愛,祈禱的聲音迴盪在耳邊,心情竟奇妙地得到一種放空與釋放。進入天井式院落,看不到藏傳佛教中「格西」(藏傳佛教中的博士)產生的激烈答辯,通過院落東側的酥油燈後,進入大殿,左右各有兩尊巨大的佛像,左側爲紅教創始人密宗大師蓮花生,在接下來的其他寺院裡也都能看到他的佛像,右側是未來佛。大殿通道入口處右側是關於大昭寺建寺故事的壁畫,從左向右依順時針方向進入小殿,小殿裡供有宗喀巴和八大弟子,包含一世達賴和一世班禪。另外裡頭還有一個是觀世音殿,在藏族的心目中,松贊干布、文成公主、尺尊公主,他們三個不僅僅是普通的國王和王后,而是菩薩變成國王和王后來教化藏族人的。不過大昭寺裡頭最珍貴要算是釋遵牟尼在世時,按照本人形象塑造的等身佛像,不僅僅是因爲歷史價值和文物價值,最重要的是人們認爲見到這個佛像和見到2500年前的佛祖沒有差別。世上只有三尊佛祖等身佛像,其中文成公主帶入西藏,本來供於小昭寺的是12歲時釋迦牟尼,現在與尼泊爾公主帶來的8歲釋迦牟尼鎏金銅像互換,所以大昭寺裡頭的就是12歲的釋迦牟尼等身佛像。


大殿東南方位有座樓梯可以上到二樓和金頂,大昭寺的主殿高4層,金頂和斗拱結合了漢藏風格,殿簷下可見木雕的伏獸和人面獅身,感覺又有種尼泊爾及印度的藝術風格。
從二樓金頂處往外看去,遠處的布達拉宮清楚可見,寺前廣場熙來攘往的人群從八廓街不斷湧入,雨後的大昭寺,呈現的不再是只有濃濃的宗教意味,反倒是多了一些商業文化的氣息,站在頂樓,望向遠處,大部份的藏族人會有「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的說法,我在大昭寺,感受的是這份難以憾動的情感。另外,建議可以去大昭寺的頂層,使用這個古老的無頂廁所,體驗另外一種風情。


位於拉薩市舊城區的八廓街,又稱八角街,是一整片舊式藏族生活氣息的街區,最初只是一條環繞大昭寺的普通街道,後來成為朝聖者的轉經路。這裡臨街的房子幾乎都是商店,販賣著大小各異的轉經輪、藏袍、藏刀、宗教等器具用品,也有一些來自印度和尼泊爾僑民所賣的各種商品,當然八廓街上還有一些古老的藝術品店,店主多經營的是傳統的唐卡繪畫和手絹藏毯的精品。另外,這裡還有一家著名的瑪吉阿米,據說6世達賴有一天到了拉薩的一個小酒館,遇到了一位名叫瑪吉阿米的姑娘,深深的被她吸引,但是,後來再次光顧小酒館卻再也找不到瑪吉阿米,於是寫下了一首情詩,300年後這兒變成了一家餐館,而那首情詩也成了被後世傳唱的歌曲,不過,提醒你這家餐館人滿為患,再加上消費不低,需花點時間等待。



轉了一大圈,沒有買到心愛的毛帽圍巾,倒是看了幾個躺在地上行大禮的民眾,這時你可得分清楚他是否是需要資助金錢來為人祈福,否則給錯了還會有些尷尬!而在八角北街24號,也就是瑪吉雅米出來,繼續前進,你會看到一座白色的香塔,小白塔過去是專門為財神爺燒香的,也就是在此地做生意的商家必拜的。另外,推薦一家古樹酸奶,裡頭的人參菓酸奶讓我大為驚艷,完全沒有酸奶的嗆鼻味道,甜而不膩。

札基財神廟很小,但在拉薩本地人眼裡它卻絕是跟其他他寺院不同,因為這是全拉薩唯一的一座財神廟。進入札基寺朝拜需準備三件東西,桑枝、青稞酒和哈達,首先是到一旁的火爐旁先煨桑燒桑枝,然後在殿內敬獻青稞酒,最後敬獻哈達,由於札基寺的神嗜酒,所以前來朝聖的香客必是人手一瓶酒,進入主殿由順時針走向左側的佛像,喇嘛先把香客敬上的酒打開,並將所有酒統統倒入佛像前面的金色法器中,於是,整個札基寺殿堂除了其他寺院慣有的酥油香味外,還會瀰漫著濃濃的酒香,至於準備的三件東西,不必怕忘了帶,因為當你車子一停下來,門口的小販就會主動向你兜售。

離開財神廟後往色拉寺,西元1419年,宗咯巴的弟子絳欽卻傑在拉薩北方的烏孜山南麓創建寺院,命名為「秦清林」(藏語意思為大乘洲),又因附近多「色拉」(藏語意為野玫瑰),所以這裡又稱色拉寺。色拉寺的規模宏大,依山就勢而建,建築以措欽(集會)大殿、麥扎倉、吉扎倉、阿巴扎倉等為中心,還能看到數十座僧舍村落,房屋均為石木結構,統一的藏式建築風格。

色拉寺裡頭的僧人均被編排在各個扎倉所管轄的康村和米村中學習,僧人學經內容和步驟跟另外拉薩的甘丹寺和哲蚌寺都相同,也就是入寺後先學顯宗,然後再學習密宗,學習顯宗主要以格魯派規定的五部大論為主,辯經是佛學用於,是出家人為加強對佛經的深刻了解,採用答辯的形式來交流心得,頓悟佛法。這也是我們這次在色拉寺最重要的目的~看辯經大會。小小的亭院裡,傳來此起彼落的擊掌聲、辯論聲,看著僧人面露殺氣,或是動作誇大氣勢凌人,雖然不懂他們辯經的內容,但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僧侶們有的坐有的站,滔滔不絕地說著,每次的發問和回答前都會強力的擊掌,炯炯目光注視著對方,突如其來的跺腳和尖叫,令人印象深刻。


阿巴扎倉是色拉寺內唯一的密宗扎倉,建於1419年,原為措欽大殿,後來大殿建成後,這裡便改為扎倉。主體建築高2層,由經堂和4座佛殿組成,外觀看起來是長方形,裡頭的佛台正中供奉絳欽卻傑和色拉寺第2任主持的靈塔。只是,角落旁的小狗卻成了鏡頭下的風景主角,一雙無辜的眼神,靜靜的望我們這群遠道而來的客人,彷彿在訴說著那些過往的時光,悄然離去。

色拉寺裡最大的大殿是位於東北部的措欽大殿,建於1710年,平面為方形,由殿前廣場、經堂和五座小佛殿所組成,經堂高2層,站在大廳裡頭,可以看到中部用長柱頂起的天窗,殿頂是漢式風格,四周以短柱所構成的空間用來供奉佛像。裡頭最著名的是在經堂後部供奉高6公尺的強巴佛,也就是彌勒佛金銅像,肅穆而莊嚴。或許是拉薩的寺院連走了密集式的兩天了,也或許是色拉寺的午後,特別是今天的雨後悶熱空氣所致,大殿的參觀說明我只約莫聽了一下,就跟朋友步出大殿,坐在石階上,朋友玩著手機遊戲,我倒是看著遠處山腰上的石頭空想,一種不同於剛到拉薩時的興奮之情,心中難得的平靜,直到大殿上的黃金塔被陽光照得發亮,我才明白這就是旅行之中的小確幸~與自己的對話。

回到拉薩用羊肉火鍋晚餐,天空竟然飄起了傾盆大雨,雨勢來得又急又猛,搞得路上行人措手不及。我跟友人接著昨天買不到手機讀卡機,今天不死心,在布達拉宮外臨時下車逛電器百貨,賭賭運氣,沒想到大部份的商店都已在晚間7:00關門歇業,後來才想到可以用我的相機wi-fi傳輸至手機,陰錯陽差解決了問題,卻多買了延長線,但這次的奇遇記,認識了兩名從四川到拉薩打工的年輕人,也在街頭體驗了攬計程車的辛苦,因為沒有順路且司機喜歡共乘制,我們還幸運的遇到遠從東北來此且第一天開計程車的司機,他的好心成就了我們今晚的命運。回到飯店,第一次看到裡頭的商店開業,走進去看看,買了幾張明信片和郵票,只是,想在西藏買佛珠當紀念品的心願,竟在這裡成交了!我對佛珠並不了解,純綷就以第一眼去瞧,這串本來是友人要買的,自己卻成了另一個掏錢者,冥冥中註定了我跟這串佛珠的緣份,怪得是,從那次之後,以及後來再度回到天樹,禮品店的大門就再沒有打開過了。
是該走的時候了,拉薩
大昭寺廣場有著最純綷的信仰,
八廓街熙來人往中有著安靜沉著的世故,
最純綷的信仰就在最簡單的平凡裡,
而沉著的世故就隱身在一張張閃過的面容裡,
或許札基寺的酒器中,
飄散著流金歲月裡的歌舞昇平,
但拉薩
我還是對禪意與哲思辯證的色拉寺,
情有獨鐘,
因為
我即將遠行,
而我的心早已把時間遺留給那朵野玫瑰
所以
是該走的時候了,拉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