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尚尼亞]海明威的Lovely~Lake Manyana

 
“the loveliest I had seen in Africa” 這句話是酷愛冒險的大文豪厄尼斯特‧米勒‧海明威對Lake Manyara的評價。熟悉的【老人與海】,因為非洲行才知道的【乞力馬札羅的雪】,原來 “Safari” 源自非洲斯瓦西利語的一詞,因為他的創作,現在被廣泛使用。在一場黑暗中的拐騙(註),我們也隔著時空與海明威一起同遊了讓人驚喜連連的Lake Manyara

圖片 : 這個小鎮名為Mto wa Mbu ,意思是蚊子河


 
這個小巧可愛的國家公園,由於水源充足,我們看到的景象不再是一片無邊際的大草原,我們看到了樹叢。也因為多了水、多了樹,這裡可以看到好幾種猴子,可以看到好多色彩鮮艷的鳥類。我們一直想要尋找的動物當然也不會少,尤其是當我們看到一群長頸鹿向我們快步走來、玩起123木頭人,還有那不知何時會爆衝的野生象群,我們的距離近到連象媽媽的奶頭都看到了(羞)。
 
除了這些可愛的動物們,我在這裡也看到了我最愛的猴麵包樹,雖然不像馬達加斯加那~~~~麼高大,不過他們真的好可愛呦。

 

圖片 : 好高級的帳篷喔..


廢話後面再說,我們先來看照片嚕。



圖片 : Blue Monkey




圖片
: 長尾黑顎猴 Vervet Monkey。這款猴子在非洲算是很常見,但是他卻因為人類的交易可能面臨危機。這些猴子被賣到國外,被科學家拿來當生化武器的試驗品,或者被醫學界拿來注射疫苗,總之只要被賣掉了,下場很可能就是在實驗室裡痛苦殘忍的死去。說點開心的,他的蛋蛋怎麼是這麼夢幻的淡藍色呀!


 

圖片 : 非洲禿鸛
Marabou stork。喉嚨上的那個囊是裝食物的。




圖片 : 非洲白背兀鷲
African White-backed Vulture。兀鷲是禿鷹的一種,專門吃腐肉,別以為吃腐肉的兀鷲嗅覺很好喔,他們是靠超強的視力在空中盤旋尋找食物的。


圖片 : 東非狒狒Olive Baboon


圖片 : 灰頭翡翠 Grey-headed Kingfisher


圖片 : 紅黃擬啄木 Red-and-yellow barbet


圖片
: 栗頭麗椋 Superb starling


圖片 : 冠鶴 Crowned Crane。冠鶴是最古老的鶴類。導遊說這對冠鶴是從烏干達飛過來的,我想他們應該是東非冠鶴,老實說,西非冠鶴與東非冠鶴到底差在哪裡?我分不出來。關於他那美麗的羽冠,在非洲也是有傳說的。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國王在沙漠迷路了,就在他絕望之際,天空飛來了鶴,並把國王引領回到綠洲。國王為了感謝救命之恩,把頭上的王冠次給了鶴。然而這卻開始帶來災難,因為貪心的人們想要搶奪頭上的王冠,國王知道之後,請巫師把頭上的王冠變成羽冠,結束這場災難。

在這裡我們遇到了非常靠近的象群...

圖片 : 很豐沛的一泡尿







圖片 :這次的非洲行證明了大象身體的重量是會站到腳酸的







圖片 : 這個站姿讓我好想幫他點支菸喔(這是犯罪的行為,不可以喔)







除此之外,我們也遇到長頸鹿群跟我們玩123木頭人






由於奈洛比是個非常危險的城市,即使第一晚旅館對面有超大的動姿動姿聲,只要過個馬路跳針跳針,就可以讓非洲人大喊一聲姐姐。此刻身在坦尚尼亞某位在市區的露營區裡的我們,終於可以在導遊(忘記名字了)
的陪同之下,我們終於體驗到非洲超LOCAL的NIGHT CLUB。這裡的啤酒真的是太便宜了,除了有吉力馬札羅牌,還有賽倫蓋堤牌…總之就是琳瑯滿目。






圖片 : 小朋友喝的~~~

我們來到路邊的一家似乎是只賣酒的雜貨店,如果沒記錯,裡面的昏黃的光線不是油燈就是燭光,雖然正面的牆開了一個大窗戶及一扇門,屋裡依舊瀰漫著一種悶熱的空氣。

 
我們在這裡看到了許多在超市裡沒看到的啤酒品牌,不管有多少種啤酒,我們只想要知道有冰啤酒嗎?老闆可是很得意的說有,但是我沒看到冰箱,而且我有點懷疑你們有冰箱嗎?只見老闆娘彎下腰打開一個桶子,冰啤酒來了。原來他們是用冰桶來當她們的冰箱冰啤酒,只是都已經晚上了,冰塊早就融化了,這只能說是涼啤酒。

如果大家還記得我們第一天抵達奈洛比,在黑暗的辦公室裡,錢一直拿出來,但是團費總是算錯,不夠。還有在馬賽部落的黑暗牛糞屋裡,被軟禁事件。




選好啤酒飲料之後,老闆娘說到隔壁坐。我的近視很深有夜盲,我還真看不到椅子在哪裡。原來棚子底下放了一張矮矮的大圓桌跟幾張椅子,完全沒有燈。我們只好戴上頭燈充當霓虹燈,就在這時後,導遊跟我們說我們的行程很趕,也看不到很多動物。他建議了Lake Manyara以及BUSHMAN村落探訪,我們就在闇黑魔王的迷幻大絕招之下,點頭同意更改行程。然而,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嗎?
 
是事出有因 ? 是非善惡的因果循環, 還是天意作弄?
到底是情愛的糾葛 ; 命運的糾纏 , 金錢的誘惑 ; 還是利益的衝突
是否種下日後一切糾葛的種子 , 因而埋下了詐機?
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待續)

幕後花絮 : 補充一下我們從肯亞前近坦尚尼亞的小插曲。
肯亞奈洛比到坦尚尼亞的ARUSHA有固定的SHUTTLE可以坐,車程包含過海關的時間約為6個小時。建議大家如果搭乘這個SHUTTLE小巴,一定要提早到去搶位子。
 
不管哪一間車公司,都是只賣票不劃位。我們這五個呆子,旅行社的人送我們到車站之後,眼睛喵一下行李有沒有上車,就開始跟路邊的小販討價還價的買紀念品。
 
等我們心滿意足的要上車找位子的時後,車上根本就坐滿了啊,當然旅行社的人早就走了。我跟司機說,沒位子了,司機說別擔心,我們去另外一台。上了第二台車,只剩下兩個位子,我又跑去跟司機說。司機拍拍我的肩,一副老神在在的跟我說,HAKUNA MATATA。我心裡想,你娘的哩~~我們這種都市來的實事求是,講求快狠準的急性子,遇到你們這些POLE POLE慢慢來的個性,真的是只能攤手。
 
後來我們終於知道,為什麼司機可以這樣無所謂了,因為他真的變出最座位來給我們,這讓我想到以前很小的時候去參加進香團…


飯糰包阿基師解密 :


圖片 : ARUSHA的鐘樓
當我們開車經過這個鐘樓時,導遊說這是非洲的中心,雅如好不容易搶拍到了,但還是被挑剔的假攝影師我抱怨,我要拍的是整各景,不是ZOOM IN的鐘樓。
 
如果你的腦海中有非洲地圖的樣子,剛好你又知道坦尚尼亞的位置,你應該會覺得很奇怪,非洲的中心絕對不會是這裡。我這個好奇寶寶一回到台灣,馬上又去找阿基師解密嚕。
 



圖片 : 從這張圖片來看,粉紅色的部分為當時大英帝國殖民的地區。由於當時英國在東非與南非的勝利,加上之前為了保護蘇伊士運河軍事占領埃及,所以那時後有人提出建造「從開羅到開普敦」的英國殖民帝國。他們可以建造鐵路,利用蘇伊士運河來連接南非的礦區。
 
可惜卻因為那時後的紫色(坦尚尼亞)由德國統治,雖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英國取得坦尚尼亞的統治權,不過也來不及了,最後只完成了電報線路。
 
ARUSHA鐘樓的位置所指的就是當初大英帝國從開羅到開普敦的中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