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的溫根,伯恩匆匆,記憶圖恩與布里茲

■遺忘的溫根

再次回想這座小城,此行瑞士最愁悵的心情油然而生,原因無他,我的iphone遺留在這座被綠意環繞的悠閒村莊,著實也讓我的心情七上八下一整晚。旅行中,偶爾發生的小插曲,最是令人記憶深刻。失去,你才會記起他的美好;擁有,你只會忘記他的存在。旅行亦如人生變化,不同的決定,結局竟是如此地南轅北轍,冷暖自知,唯有走過,你才能明白,也開始學會如何笑看這場世間遊戲,畢竟,未來還有一大段路要走,重點是你心裡的那一顆棋子如何選擇。連待兩個晚上的溫根Wengen,小鎮不大,光用走路可能不需半個小時就逛完了,但是得天獨厚的是,坐在小鎮的任何一個角落,你都可以看到頭頂上的那道光影,少女峰就在你眼前,如此地清晰,卻有著好不真實的美感。

村莊只有一條多爾夫主街,延伸到可以坐著看少女峰的車站坡道,是小城最美的一隅,望著遠處的白雪皚皚,風在這裡只是個配角,偶爾迎面而來的是涼風徐徐,反倒是陽光與雲成了左右小城美景的主導者,陽光一露臉,小城活脫是成了光的魔術師,隨著時間挪移著良辰美景,只有雲霧籠罩的時節,小城頓時成了隱士,與世獨立。

■布里茲湖與基斯霸瀑布

從上一篇的琉森湖到今天的布里茲湖,布里恩茲湖是瑞士伯爾尼州阿爾卑斯山北麓的一個湖泊,布里茲湖比起下面要介紹的圖恩湖略小,沒有什麼特別好說的,就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坐在船上享受湖面上的負離子洗禮,陽光在藍與綠的不同折射角度下,幻化成充滿律動與歡愉的視覺能量。船行來到了小瀑布旁的碼頭,下了船再轉搭歐洲最古老的階梯式纜車,前往觀賞高達約300公尺的基斯霸瀑布。

纜車建於1879年,是歐洲最古老的階梯式纜車,不同於之前在瑞奇峰,階梯式纜車並沒有太好的視野,但可以感受的是山上的森林步道應該是十分地令人期待。下了纜車後步行至一旁的旅館,從這兒就可以清楚看到高達300公尺的基斯霸瀑布。步行一小段路後,就會到第一層瀑布,可以往回看,旅館座落在群山環繞之境,剎是壯觀。再往前走,一條通往林間的路叉開了我們到達第二層的機會,我跟友人踩著期待的心情往前走,雖是清新的芬多精振奮著前進的步履,但走了許久來到農家旁,想想得回頭才行,這時已過了30分鐘,回到第一層瀑布的起點,才驚覺原來咫尺天涯,第二層水濂洞瀑布美景,稍稍減輕了我的懊悔,青苔布滿了前行的小路,側身而過,再往第三層走去,攻頂的路不好走,除非有著攀岩的絕佳功力,不然是難以嘗試爭服的快感。
 

■匆匆的伯恩
匆匆的伯恩半日行,這個美麗的瑞士首都,我只待了兩個地方,一個是搭巴士到舊市區的玫瑰公園,另一個就是尋找8座市區噴泉。或許是半山腰看城市美景似乎成了一種習慣,習慣成自然,自然卻成了一種生活,對我這個異鄉人來說,你無法拒絕玫瑰公園往下見的一磚一瓦,曾有過的驚喜與不可置信,但城牆上的風景更是吸引我,男男女女,午後的時光,白雲藍天,相映成趣,人生的故事串起了許許多的底片,此情此景,玫瑰公園成了訴說伯恩城市最美的詩篇,不言而喻。
市區噴泉吹風笛噴泉到正義女神噴泉,沿著Spital一直到Gereshtigkeits路上,逛街很容易,只是要好好去欣賞這8座噴泉是有些難度,除非你肯在伯恩待上一整天,而且不受shopping的誘惑才行,更重要的是保持一顆慢活的心,沿著阿勒河圍繞的石板小徑走,搭電車、步行,體會這座城市的現代與過去,或許一個轉彎,或許是路人駐足的凝望,總有不一樣的旅行感受,至少你曾有過的悸動。

離開伯恩前走到鐘塔這座伯恩最古老的建築,機會時鐘的鐘琴會在每天的中午12時前4分鐘開始鳴響,搭配鐘響還陸續會有公雞報時、小熊遊行等表演,值得駐足欣賞這有趣的一幕。不過,伯恩舊市區的石造拱廊商店街裡,最特別的是半地下室的店家,大多是個性風的文創精品或是小劇場、畫廊等場地,不曉得是否因為租金較便宜的緣故,但場景換來台灣,大概就有可能直接面臨到潮溼淹水的問題吧!

■圖恩湖遊船

圖恩湖算是瑞士湖泊中人氣最高的,湖畔的美麗風景倒映在綠寶石般的湖面上,教人不心醉神迷也難,船行經過不同的建築城堡和一些湖岸居民的住宅、船屋,包含沙稻古堡(Castle Schadau)等,我們在奧伯霍芬古堡(Castle Oberhofen)碼頭下船,相對於伯恩,坐落在圖恩湖南方的圖恩小成,是個幽靜和諧的別致小鎮,被少女峰(Mt. Jungfrau)、艾格峰(Eiger)環抱,或許是建立在12世紀時期的那段繁華歲月,據說當時富有人家都會在圖恩興建別墅,只是風光不再,現在這裡只剩下一派的寧靜與時光緩緩。

■奧伯霍芬堡漫走

Oberhofen 城堡(Schloss Oberhofen),這座城堡曾被華航首航瑞士時拿來當廣告照片,最美的是城堡外的碉樓,進去是個小型的廣場,感覺有著城中堡的樣子,裡頭是室內歷史博物館,是12世紀時奧伯霍芬的領主館改建,到後來這裡變成了圖恩城的防護要塞。圖書室、土耳其式吸煙室,廚房等處的裝飾反映出不同時期的風格,小小的博物館裡頭卻有著哥德式、復興式、巴洛克式等室內裝飾風格,走在其間,辜且不論陳列物的精細與否,光是以一種走馬看花,遁入時光隧道感受中古時期的生活,就足以讓人流連一陣子了。

由湖畔獨自沉思的碉樓,往城堡旁的湖畔走去,美輪美奐的城堡花園,是另外一個供人感受當時遠望少女峰,近探圖恩湖的憑吊之處,這天天有些陰,對旅人來說是種想像的煎熬,我拿著寶特瓶裝著清冽的泉水,喝一口是解渴,不過還是難以化開鬱悶之氣,這是我說心情的拉拒戰,昨日的種種不愉快,想著明日上少女峰的忐忑,我還是選擇步行在花園,把情感順著水坡滑向碉樓下的行單影隻。花園並不大,但從刻意栽植的花木來看,城堡是有規律地保有那段奢華的紙醉金迷。迷人的是閱讀一種時光流逝後的美好,順手摘下雲沒入藍天的灰,盛起層層湖水盪漾的心情轉折,閉上眼,風在耳邊的唏窣之語,一句句拉近了回憶,一聲聲喚醒了過往,人來人往,潮去潮落,留下的就成了明天的想念。

我喜歡搭著船,享受著莫名的穿越時空之感;我也喜歡漫步城市,品味著微醺的漫遊老城之美。時間跳躍的音符,吹奏著湖面吹來的浪漫戀曲,撫平了那千瘡百孔的夜裡輾轉難眠,將旅人的心隨著湖水悠悠,緩緩地輕輕地,指尖撥弄著溫柔的耳語呢喃,生活的平凡,就在陽光裡;城牆隱藏的情事,訴說著過客遺留的雪泥鴻爪,隔絕著那現實殘酷的狂想夢囈,融合了五味雜陳的氣味滾動翻騰,將旅人的心隨著城裡月光,層層地疊疊地,足履印證著記憶的流轉不息,生命的璀燦,就在星空裡。走走停停,這一頁有我的熱烈與靜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