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角堂─不在梅邊在柳邊

提到六角堂,都會想起牡丹亭。
傳說有一夜,嵯峨天皇就寢時,聽見簾外有人聲響動,拉開簾帳卻空無一人,正覺得懷疑時,聽見耳邊有人低語。
「六角堂外,柳樹下見。」
就這麼地,嵯峨天皇就醒了。
那夜的夢讓嵯峨天皇思念許久,最後起駕來到了六角堂,只見六角堂柳樹下,美麗的人兒如柳枝搖曳,回眸淺笑。
就這麼,嵯峨天皇找到他的夢中情人,這使得六角堂添加了一絲愛情故事。



當回想起這則愛情故事,總想到那一夜驚夢的杜麗娘,留下卷軸和「不在梅邊在柳邊」的詩句,就這麼因傷春而亡。直到柳夢梅啟棺,才悠悠復甦。那天嵯峨天皇所看到的,是否也是某位在柳邊的傷春女子?這可能是永遠的謎團。
這則尋夢,讓六角堂本來就很興盛的名氣又增添了幾許俗世色彩,讓人不禁想起,佛教所說既出世又入世,或許就是如此。


六角堂,全稱稱為紫雲山頂法寺,是日本佛教之父聖德太子在京都還算是郊外的情況下開創的。


聖德太子之所以這麼有名,是因為他不但訂定日本的十七條憲法,也將隋唐的律令制度引來日本,為日本開創新的時代。因此,對於聖德太子的遺跡,乃至聖德太子的沐浴地,無不盡全力保持,能不破壞就盡量不破壞。這也是為什麼當桓武天皇遷都京都時,所遭遇的第一個難題。
當初桓武天皇決定遷都平安京時,就決定仿照隋唐洛陽的棋盤格的工整都市,只是就這麼巧的,六角堂剛好擋住城市藍圖,但是聖德太子建造的誰也不敢動,最後桓武天皇只好去祈求六角堂內的觀音幫忙。
說也奇怪,在天皇祈禱沒多久後,六角堂居然後退了十五公尺,並且露出了基石。大家都猜是觀音顯靈,所以才後退露出京都的肚臍,因此這個基石也被稱為肚臍石。


或許是如此,即使六角堂在京都最繁華的烏丸御池站附近,至今仍舊維持典雅莊嚴的六角,當我們仰望六角堂的六角建築時,只覺得雍容靜默,即使在最繁華的都市中,也仍然不變。
六角堂像是一個結界,短暫隔絕外在的繁華,留下沉靜與美麗的一面,卻不阻絕所有前往此地的善信,祈求愛情圓滿安好。因此步入六角堂內,即使四周都是高達十層樓的高樓,但寧靜的聲響仍然不曾斷絕。
都市內的寺廟,給人的感覺或許是嘈雜,但六角堂像是都市內的水榭樓台,在水榭樓台中,任何的現代化都顯得突兀。只有靜靜的合掌,才能消融這種被隔絕的衝突感。


這或許是六角堂美麗的地方吧。即使這裡有不用擔心吃不飽、飛都飛不動的鴿子,卻讓這裡更像安穩國土,只有在本堂內的如意輪觀音靜靜的看著,偏著頭,笑著。
或許是因為高樓內的水榭樓台,這種衝突太強烈,因此在本堂感受衝擊後,會下意識的急忙走出來,看看四周景色。
看到一整排的鴿子籤,覺得這兒果真是善信祈求愛情的地方,而鴿子鈴所藏的籤詩是否真的讓善信真的祈求到良緣呢?鴿子鈴與鴿子鈴之間,或許是每個善信對於愛情的盼望,期待能夠找出命中注定那一個人。


只是在一整排的鴿子鈴中,卻有個魚目混珠的羊鈴,看到時還真的忍不住失笑。
而六角堂外,有電梯可以直上樓頂,看著六角堂的六角型,或者在一旁的星巴克配著咖啡,欣賞六角堂的側景。而登上樓頂看見六角型、如塔一般的六角堂時。在看到灰瓦鄉間的六角型建築時,會想起我們在京都的中心點,也在京都愛情的起始點。


來到朱印所納朱印時,執事淺淺的微笑,也十分類似六角堂內的如意輪觀音。或許執事來到這裡這麼多年,看到太多的善信寫朱印的同時,祈求著自己愛情圓滿,也都是這般看透的表情。
這時需要淡淡的微笑,並請求賜予一體愛情御守,才是回應這笑容的最好方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