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尋找多良駅

 
 

過年前尋找多良駅

將近十個小時路程,在搖晃的列車上看到第一道曙光。
有點恍惚的是,前幾個小時我才剛下班,才在台中市文心路上麥當勞與同事大吐苦水。一直秉持著「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的五迷生活態度,於是我們在二十四小時以內往返台東於台東。
是的,像瘋子一樣。
 

「倘若能回到火車行駛時,那我的志願,是成為多良駅駐站人員。在最靠近海的車站,日日觀測海像。」

我敢說那台小RX在公路上兩人精神絕對的恍惚。
從台東火車站經過太麻里,來到多良需要五十六分鐘,這是谷歌說的,實際的時間或許可以更短才是。畢竟谷歌有個功能,就是帶你走郵差會走的路阿。

不知從哪年開始,搭起圍籬,阻擋遊客魚貫湧入車站。
於是海天一色的風景要往更上頭去才會有那種驚艷的感覺,紅欄杆與海,恰巧成為多良的獨特風景。


只有活在夢想中,人才能真正的自由。
死亡詩社裡基丁老師的一句台詞。雖然把尋找多良成為夢想是挺可笑的,但卻讓我想了三個月卻遲遲無法動身的微不足道的夢想。無處安放的情緒,怒放的抱怨頻率,終究在這樣的美景裡得到安放。




太平洋的藍與台灣海峽的灰,成為強烈對比。
台灣海峽若擬人總是有種悲情之感,或許是因為黑水溝這樣的名字,又或是因為冷烈的東北季風的關係吧。
不管怎麼說,各有風情。




 


與其花費唇舌論述他在哪,不如給現代人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