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線] 嶺腳站下車徒步

►出乎意料的嶺腳車站徒步,或許總會期待在某個陌生卻神秘的小鎮會有等待自己的秘境。

  踏上許久不曾到訪的平溪線,不是因為不喜歡,而是單純的畏懼慕名的人潮。從平溪線的路線中隨意選了一個小站「嶺腳」,沒有過多的期待,也沒有太多的準備,就著一路的人聲鼎沸,在焦躁裡抵達。老實說,已經許久不曾在密閉的空間裡包圍在百家爭鳴的聲浪中,不習慣裡帶有幾些忿忿。

  假日人潮眾多,卻也沒有想到在嶺腳下車的人屈指可數,看著獸籠似的車廂,有點投奔自由的喜悅。嶺腳,具有弧形的月台,平溪線的火車完美地在這裡度過一個轉彎,月台簡單得靜謐的光影襯著隔壁雜貨店老闆娘的電視聲響,是午間重播的八點檔。兩間比鄰的雜貨店供應了這條老街的居民生活簡便,牆面以復古的藍白色對比漆上環境標語,還是嶄新的,安靜的小鎮合該有老派卻不失嚴謹的拼圖。

►從車站出來,在老街的第一個清晰的照面就是這排貼心標示的路標。
 
►距離蔡家小洋房不遠,是一座看來年代久遠的福安宮,祭祀著書寫福德正神的石刻。

►蔡家小洋樓,外觀保持良好,矗立在靜謐的嶺腳村幾乎忘了老宅過去的光輝。

►隨著主人的遷徙,老宅依舊在原址靜候,偶而幾些旅人的步履驚動了附近的遊犬。

►沿著老街直行而過,會先看到福興宮,小小的廟裡有一尊面容因歲月而模糊的土地神像。


▲傳說中的觀世音碑謁,就在路邊的山壁上頗有氣勢,卻需要抬頭仔細尋找就是了。


▲終於抵達靈巖寺,更接近滴水觀音一些了。


▲拾階而上,在廟宇的頂樓可以看見後方山壁的滴水觀音仙洞,據說是鐘乳石。


▲偌大的仙洞裡,要看見觀音還真需要拼點緣份。


▲面前坐擁大氣勢的山林,若沒有登高的付出大概也無法收攏一這一片視野。


▲離開廟宇時,被路旁的豔紅的鹿子百合所吸引,是回程最美的回憶。
 
  我們首先在街屋右轉,進入一片小徑,迎接觸目的是一小座簡樸的土地廟,以一種原始型態的信仰崇祀膜拜刻有福德正神的石刻,座前插了兩束豔麗的塑膠人造花,稍稍點綴了樸實的廟宇。面對廟宇往左拐,就是蔡家小洋樓。老實說洋樓不若西部所觀察到的奢華典雅,但出現在小鎮也夠驚人的了,何況外觀建築保存良好,橘色的磚在一片綠蔭中顯得發亮。故事中奮發拚下基礎的主人已往,開支散葉的後人各自在不同的國度發展新的故事,於是老宅成了故事的休止符,默默在原址記憶著故事原有的榮光。

  折回老街,繼續沿著街屋直行,尋找這裡有名的滴水觀音。在一座老橋先看見了另一座土地廟,這座小廟祭祀著一尊歲月淘洗的土地神像,逐漸模糊的面容為這份信仰做了長久的見證,也固守了此處人與土地的連結。逐漸往山裡走去,除了前來看守作物的本地農人,這裡已經幾乎不見觀光客的身影,只剩下啁啾的鳥鳴。走了許久其實充滿不踏實,沿途的指標總是忽略了叉路的細節,碰賭運氣總算捱到山下的山門,靈巖寺。

  沿著第一登山步道前進,兩旁的林蔭偶而勾了幾條蛛絲,在幾度提氣健走之後,終於看見依山而建的廟院,距離滴水觀音更貼近了些。靜謐的小鎮,悄然無聲的廟院,空間朗誦著佛語,連狗兒都慵懶地漠視來人。觀音端坐正殿,前有彌勒、三寶佛,左右各是阿彌陀佛與地藏王菩薩,還有文昌閣與萬善殿,算是交融過的信仰陳設。

  滴水觀音在廟院的頂樓,貼近後方的山壁裡,是一個天然的岩洞,山壁滲水而生成一座貌似觀音的石像,自然引起了信徒的注意與膜拜。在頂樓參拜時,還有兩三位遊人席地閉目,貌似正心神馳騁,快意如仙。回身,在仙人的洞府前俯瞰全景,山勢奔走,隱沒了來時的山徑,一片綠意裡時有微風,倒也自在。

  臨走前,在廟寺前的花圃裡看見了豔紅的鹿子百合,豔麗招展,蜷曲的花瓣已經延展了最狂妄的生命力,成為此行最美麗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