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即生活,生活是旅行:拉薩二三事

 在拉薩生活了短短一星期,發生了幾件圍繞著我,你,她以及這城市的事。現在想用依稀的記憶和殘餘的體溫,把這幾件事以文字呈現眼前。

拉薩日落


 位於布宮對面西南側的藥王山,可以說是拍攝布宮全景的地方。要上藥王山必須要給兩元過路費,而且拍攝的地方只是藥王山的一個小小觀景台,但卻擠滿了無數遊客和名貴的相機。我本來並不打算上去,但因為要到觀景台找雷昕的緣故就順便拍了幾張照片。其實從這個角度拍布宮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網路上亦有很多照片都從這個角度取景,加上三腳架壞了導致我對於拍攝布宮更為乏趣。於是我別過頭,轉向觀景台的另一邊,就在這刻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美麗的日落。這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快9點,天邊才慢慢黯淡下來,遠處山巒披上晚霞的彩衣,天空上潔白的雲朵也變得火帶一般鮮紅。暮色暗淡,殘陽如血,山邊上如鑲金邊的日落此時正圓,光芒四射。最後一絲殘陽打在布達拉宮的紅白外牆上,反射著我的視網膜,教人如夢似幻,彷彿是場遙遠、朦朧的白日夢。

瑪吉阿米
(網路圖片)
  對我來說這是一間典型以愛情故事吸引客人的餐廳。傳說中的瑪吉阿米是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情人,而當年他們相遇的地方便是現在的黃色小土樓"瑪吉阿米"的所在地。來西藏之前我早對這間餐廳略有所聞,但我亦沒有要去的打算。在拉薩認識的青海土族(不是土家族喔)女孩曉楠她告訴我她有意想去拜訪一下這家餐廳,於是我們便在某個晚上一起去。 瑪吉阿米座落於八廓街的東南角的一棟黃色小土樓內,以印度,尼泊爾,藏餐等為主的餐廳。一進去便知道食物價錢肯定不便宜,室內坐滿遊人,除了服務員外一個藏人都沒有。這種專為遊客而設的餐廳有幾個特點;食物不地道,雖說是當地風味餐但為了迎合不同旅客的口味肯定會經過多番改良而失去了原有的韻味;價錢當然不會便宜到哪里去,因為專賺遊客錢。我們點了最餐廳最便宜的咖哩牛肉飯也要RMB21元(這個價錢在拉薩來說實在太不合理),平均一個蓋澆飯要RMB30元左右,而且飯上來是涼的,味道也不及其他餐館一個10元的澆飯來的好吃;還有就是整體感嬌柔做作,為了吸引客人把餐廳包裝成一個浪漫且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對於我來說實在無法接受。

  但儘管吐糟了這麼多我還是一粒不剩的把飯吃光光。最令人滿意的還是留言本,這餐廳設有留言本讓每個曾到這里的過客可以把不同故事寫下,而且留言本是以省級行政區來劃分的,十分方便而且便於瀏覽。

炸土豆

  土豆成為了我在旅途中最主要的糧食之一,它不但便宜、飽肚而且能做出許多不同款式的小炒。拉薩有很多賣炸土豆的街邊攤檔,但不是太咸,就是份量相對較小。這天我們在八廓街的小巷中隨意打轉,結果就發現這檔令人回味無窮的炸土豆攤。那時土豆剛賣完,我們就要等她重新再做一次。從洗土豆,切成塊狀,煮熟,油炸,再拌上各種調味料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的時間。

  檔主是個有著黝黑皮膚的藏族女孩,雖然帶著口罩但仍遮掩不住她身上散出的絲絲獨特氣息。拌著孜然粉和些許辣椒粉的土豆,不太咸也不太辣,外層炸至金黃鬆脆,內層則溫熱柔軟。一袋RMB二元的炸土豆就成為了我在拉薩最愛的小吃。

拉薩河畔

  在拉薩的最後一天,我和大、白菜一起去了這條孕育了拉薩人民的拉薩河。這條河發源於念青唐古拉山脈,最後流入雅魯藏布江。河上建著拉薩橋,這條橋是進入拉薩市的必經之路。我們在江蘇東路的家庭旅館出發,在路上吃了一份熱干面,然後一直走到拉薩河,大概用了半個小時。
 
  看著碧綠的河水在流動,感覺源遠流長。河堤上亦有人在晾衣服、曬太陽、或睡覺、或游泳。但水流太急,根本無法逆流而上。這時我想起幾天前看到一則新聞說有人在拉薩河里淹死......五彩經幡滿天飄揚,我不禁嗟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在大自然的敬畏下,人類究竟是何其渺少。
 
  我們躺在河堤上,任由陽光肆意灑燙著皮膚,讓思緒隨著白雲飄到不知名的遠方,就這樣渡過了我在拉薩最後的一天。

最後的最後--六個人,以及關於這城市的記憶

  左起:白菜、大霖、我、曉楠、雷昕、小黑
  晚上的布宮有一種莊嚴美,聚光燈從下往上射,照著屹立了數百年的布達拉宮。每天我們都會過布達拉宮,再從布宮慢慢走回家庭旅館。經過八廓街、大昭寺;誦經聲傳遍每家每戶,人們除了轉動經筒外還有三步一磕頭,每當肌膚接觸大地時都代表了他們的虔誠。拉薩的晚上總下著無情的雨,毫不留情地沖刷著斑駁的紅白牆,洗淨了本屬於城市的煩囂。我總是努力地尋找著每個城市給我的不同感覺,努力地回憶著,但似乎這一切在信仰的包圍下都顯得徒勞無功--因為它就活生生地呈現在你的眼前。無須回憶,不用描述,只要你願意掏出熱血跳動的心臟感受,它將赤裸裸毫不保留地呈現眼前。  

  雖然下著滂沱大雨,但仍無阻我們要喝甜茶的決心!下雨的石板路特別難走,大大小小的水潌夾在石板的裂縫中,一不小心便會一腳泡在水中。拉薩的甜茶館就好比城市的咖啡館般普遍、常見。很多甜茶館都會營業至凌晨時分,這天我們就是凌晨兩點多冒著寒冷的雨天去的。一個暖水壺的甜茶賣RMB8元,但已經足夠我們六個每人喝上好幾杯。溫熱甜茶滑進喉嚨,口腔傳來陣陣濃郁的奶騷味,幾個人邊蹭磨著手腳取暖邊聊天。
  
  偶爾在晴朗的夜空我們喜歡買幾枝啤酒、幾棵菜、幾罐罐頭紅燒豬肉在旅館露台自製火煱。雷昕帶了一個小鍋,大林帶了固體燃料,就幾樣簡陋材料足以讓我們樂上一個夜晚。頭上頂著一片繁星,仰望星空對於一個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是一件何等奢侈的事啊!今晚,我願意化作一顆流星殞落大地;我願意用生命燃燒空氣和塵埃,劃過平靜的星空,轟轟烈烈地擁吻著袮,直到我燃燒殆盡,直至袮埋葬了我。

  關於拉薩,該醒了,該走了。你終於完成了這個夢想,你永遠會記得每晚走過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記得旅館格桑大哥滔滔不絕地訴說著年輕的事跡和他的藏獒妞妞,記得虔誠地祈禱的藏人,記得那個在拉薩熱淚盈眶的你。
  終究我們都得要回歸平淡的生活,回到那個潮濕悶熱的澳門。再度重拾時間,再為自己為夢想而好好打拼。你知道的,無論這里還是哪里永遠都不是終點。永遠年輕,永遠在路上,永遠熱淚盈眶。

http://www.facebook.com/dreamsandthoughts夢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