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火飄香的唐宮蒙古烤肉



說我們家是唐宮的常客, 應該不為過.
歐巴桑已經記不得第一次走進唐宮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總之是在遙遠以前的年輕歲月.....

小時候, 台北市有好幾間蒙古烤肉餐聽, 包括當時中泰賓館的陶然亭,
小小的身子擠在大人中間, 踮起腳跟看著師傅們在超大的爐子前表演炒肉,
總是一件讓孩子們開心的事情, 即使現在已完全想不起陶然亭餐廳的樣貌,
對那大爐大火, 仍是印象深刻.

到了大學時代, 餐飲界忽然流行起蒙古烤肉, 還加上了吃到飽的沙拉吧.
那個時期, 蒙古烤肉老店如成吉思汗、唐宮, 都因為市場競爭硬是推出沙拉吧,
但是這樣的老店,  只有生菜沙拉的沙拉吧, 總是比不上新店家動輒幾十項菜色那般吸引人,
歐巴桑當然也在流行風潮中跟著同學、朋友去過幾間那樣的店,
發現廚師都是外勞, 炒出來的那碗肉總是和記憶中的蒙古烤肉相去甚遠.
當時唯一一間讓我重複光顧的, 只有天母西路的大可汗, 印象中那兒的豆沙餅甚是好吃,
大可汗也是新式蒙古烤肉餐廳中壽命較長的一間.

漸漸的, 那些裝潢華麗、菜色豐富的新式蒙古烤肉餐聽全部不見了, 又只剩下唐宮和成吉思汗這樣的老店.
這樣的結果, 似乎說明了譁眾取寵不能長久, 只有扎實的工夫, 才能禁得起考驗.

或許是因為經營壓力, 有幾年唐宮開始接日本和韓國旅行團 ,
有團客的餐廳, 總是比較吵雜, 加上一團人數眾多, 每次烤肉都要排很久.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在唐宮進出的客人年齡層變低了, 這裡不再是只有"老"饕知道的地方,
唐宮也不再接團客, 因為光是散客就已經把餐廳擠爆了, 冬天時更是一位難求.

歐巴桑的父親是唐宮的大粉絲, 尤其愛吃涮羊肉, 雖然唐宮人擠人, 環境不甚舒服, 但仍成為娘家聚餐的幾個固定餐廳之一, 我的兩個小孩也愛上了唐宮的蒙古烤肉, 自己配菜配料、自己調味, 來個兩大碗不是問題. 

先不論環境, 歐巴桑挺喜歡這兒的味道. 蒙古烤肉在炭火高溫快炒之下的油香醬香, 讓每一碗肉都充滿鍋氣. 我始終很佩服那些老師傅們, 站在高溫的大爐前不停工作幾個小時, 完全沒有休息, 利用一雙超長的筷子翻動著客人自行搭配且調味的食材, 每一碗的內容和比例都不一樣, 卻都能將肉片的嫩度控制得宜, 這要多少年的經驗才做得到呢? 觀察好幾年了, 那個廚房裡沒有新面孔, 將來這些老師傅是否後繼有人? 吃得了苦的年輕人若願意學會這個工夫, 月收入想必在80K甚至100K以上.
 



星期天的晚餐時間, 放在檯前排隊的碗, 始終沒有少過
 


鹹香到位的牛肉蔬菜炒好了!  歐巴桑的搭配總是菜比肉多, 調味料也依照自己的喜愛: 醬油3匙、香油3匙、料酒3匙、檸檬水3匙、薑汁3匙、辣椒大蒜隨喜.



一定要搭配熱熱的燒餅

以歐巴桑的年紀來說, 這一碗下肚已經半飽, 10年前都可以吃兩碗呢.

相較於蒙古烤肉那香氣十足的豪氣奔放, 酸菜火鍋含蓄的溫潤韻味, 更是深得我心. 說也奇怪, 以前總是愛烤肉多一些, 隨著年紀增加, 越來越懂得欣賞這鍋的香味.

燒著木炭的紫銅鍋
 



唐宮自製的酸高麗菜, 酸味適中.


不同於其他火鍋餐廳, 火鍋料不多, 只有魚餃魚丸蝦丸, 口味也不出色.



凍豆腐


大白菜

綠色青菜, 今天是空心菜



接著來看主角吧, 這裡的羊肉沒有羶味, 平時不吃羊肉的歐巴桑也能大口大口的吃.


布滿油花的牛肉

吃涮羊肉, 當然要搭配以芝麻醬、豆腐乳為基底的醬料

沙拉吧, 我從沒吃過就是了

挫冰也沒吃過, 這一區我只吃過水果和燒仙草

我也沒吃過這裡的冰淇淋



每次去都是高朋滿座, 蒙古烤肉區大排長龍



以現代餐廳的標準來說, 這裡的環境實在不佳, 也會對衛生條件打個小問號, 這也是我沒吃過這裡沙拉吧和挫冰的原因. 不過烤肉和火鍋都經過高溫烹煮, 是不會有問題的. 再說, 這裡吸引饕客的, 本就是蒙古烤肉和酸菜鍋, 有沒有沙拉吧, 實在不重要.

每回走出唐宮, 衣服頭髮全都沾滿了木炭的味道, 這兒迷人的, 不就是那堅持傳統作法的老味道嗎?

(記得喔, 自備環保筷, 這裡生意太好, 來不及洗筷子, 只提供免洗筷)
==============================================================================

唐宮蒙古烤肉涮羊肉餐廳
台北市松江路283號2樓 (行天宮捷運站3號出口)
02-2505-1029
平日午餐360, 晚餐&假日500 (吃到飽, 飲料另計, 外加一成服務費)
店內可以刷卡
 

 **朋友們, 若覺得歐巴桑的PO文還可以, 麻煩動動滑鼠按個讚, 並分享到您的FB或其他社群網站, 也請您點點左邊BloggerAds 的廣告欄位, 算是給歐巴桑添加一些小小的鼓勵性收入喔!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