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 擁抱檳城 Part 4 街頭藝術

  如果,認為檳城立陶宛藝術家Ernest Zacharevic的壁畫,那就大錯特錯了。

   不過,當然還是以立陶宛藝術家的影響力最大。(自打嘴巴:-P)
 

 2012年的7月正是喬治市申遺成功的紀念月,於是才會研發出(Marking George Town)和(Mirrors Geogetown)系列作品。

  Marking George Town系列作品較為被冷落,但卻是由曾慶華及鄧文建組成的團隊,以鐵支勾勒出漫畫圖案描述著老檳城的故事,坐落在較為偏僻的小巷,但我覺得這樣也很好,這些作品就不受遊客的直接侵害可以更為耐久。


 

 這幅出軌的丈夫,拍攝的時候,剛好有個人經過,想機還沒準備就亂按下快門,心裡就已經設想了丈夫離家妻子漫罵的畫面,結果在網路搜尋此圖的名字,竟和構想中的對白一樣不謀而合,非常訝異這些漫畫簡單易明,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慢慢地欣賞,就可以體會到製作團的用心和創意,從中也不小心知道了老故事,絕對能讓自己更貼近檳城。

  據說,這些鐵畫有50多幅,目前只完成了一半而已,如果想用想機收集這些鐵畫的照片,就要常去檳城了。可惜我們這次只有兩天一夜的時間,大家還是意猶未盡的,彷彿有個遺憾似的,心裡好不舒服。
  而且,製作團隊的出發點是以不破壞檳城建築為出發點,鐵畫都是離開建築本身,這點用心可以看出他們對檳城鄉土根深蒂固的愛,我很尊敬他們。
(我真的拍很少,而且都不美,把分享圖片分享在這。)

相關報導連接: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97264

 

網友鐵畫地點:
1.海墘(Weld Quay)《太熱辣》
2.海墘新路(Victoria Street)《產業》
3.吉灵万山(Chowrasta Market)《从勞工到商人》
4.爱情巷(Love Lane)《出軌的丈夫》
5.调和路(Transfer Road)《五脚基先生》
6.印度街(Lorong Pasar)《椰树》
7.汕头街(Kimberly Street)《咖啡文化》
8.莲花河路(Leith Street)《鞋王周仰杰》
9.南华医院街(Muntri Street)《双赢》
10.南华医院街(Muntri Street)《一脚踢》
11.石泉路(Kek Chuan Road)《叮叮糖》
12.观音亭后巷(Stewart Lane)《最狭窄的五脚基》
13.椰脚街(Pitt Street)《牛车轮》
14.椰脚街(Pitt Street)《TokTok面》
15.咸鱼仔巷(Malay Street)《牛与鱼》
16.咸鱼埕(Prangin Lane)《无塑胶袋》
17.大伯公街(King Street)《未受过訓練的鹦鹉》
18.打石街(Acheen Street)《逃脱》
19.四方巷(Soo Hong Lane)《太窄了》
20.本头公巷(Armenian Lane)《游行》
21.大顺街(Rope Walk)《辫子》
22.胡椒埕(Jalan Sungai Ujung)《三代同堂》
23.甘光内(Carnorvon Lane)《轎車》
24.红灯角(Prangin Ghaut)《水路》

(~未完~)

  再來就是火紅的壁畫,至今仍有源源不絕的遊客只為立陶宛藝術家的壁畫來到了檳城,同樣也有許多人批評他的畫作破壞了世界遺產古蹟,我們可以好好思考裝置藝術與保護古蹟的課題。雖然,也覺得不應該畫在古蹟上,但我最這些壁畫看了,就產生了對美的嚮往,我想許多人也是如此,從中感受到了檳城內在卻無法言喻的美,持反對意見的人是不是也能夠去體會這位畫家對於檳城的喜愛呢?


共騎腳踏車姐弟

  這幅腳踏車上的姊弟,仔細看,那是剛被人潑了咖哩,有個好心人馬上清洗了一番。當然,這些壁畫不至一次被人蓄意破壞,這不也是一種破壞古蹟的行為嗎。這些壁畫主角的本身就是來自檳城的小人物小事情,就好像這畫其實就是Ernest Zacharevic牽了一輛老式腳踏車,這兩姊弟就騎上了立起的腳踏車,裝模作樣地玩了起來,於是Ernest就拍了下來,成了壁畫靈感的來源之一。

篆刻師傅

  這幅是我一年之前拍的,臉部的細節依稀可見,這次我們到達的時候,在這幅畫下的涼茶檔閒聊了很久,都沒有發現,直到untie提醒我們,才發現就在我們的頭上,不得不感慨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臉,因雨水太陽風的侵蝕下,顏色線條已經剝落了許多,其實不用蓄意人為破壞,這樣短暫的美好正以始料未及的速度消失眼前,退到我們的記憶中,在許多人遺忘的時候,卻在我們這些曾經參與這些畫作仍在時的過客,屬於它們短暫的美好,卻在腦海起了漣漪,浮現了上來,這是不是裝置藝術的價值,它們就如此引發了人們心中的美好。



這次拍攝時,畫作已漸漸淡化

 

  騎車少年原本只有紅色門的部分,後來有人惡搞,在騎車少年的背後畫了一隻恐龍,貌似要追咬少年,畫家就加了一個少年用繩子綁著恐龍的脖子。這樣看起來就像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非常好玩幽默。

追風少年

 

  
功夫女孩

  這幅畫就在月樹47的牆面上,十分巨大的壁畫,走過的人可能都能深深感受到巨大的壓力感,女孩隨時隨地都在俯視人們。大家在追捧這些藝術的時候,是不是也能注意到附近的文化建築呢?看到檳城如此成功地爭取了人們對於古蹟建築的重視,不能不感慨茨場街的建築卻要被新興發展而遭遇拆除。


爬牆小孩

 爬牆小孩原就自成一格,許多人湊過去拍照的時候,總是顯得那麼不協調,所以,我一直坐在對面的陰涼處乘涼,看著別人以詭異的姿勢派kuso照,也是一種樂趣。


蘇門答臘小孩

  這同樣也是去年Family trip的時候拍下的,如今在許多報導中得知,該畫已經禁不起自然的侵蝕,嚴重地剝落,並隨時消失,許多人呼籲作家重新修復,但畫家表示並不會再修復。這些壁畫的壽命也只有兩年而已,有些已經過了一年了,大家快爭取時間了,莫待無花空折枝。而蘇門答臘小孩不過在2012年完工後至今不過半年的時間,就快跟我們說再見了。

相關報導: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82314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48412?tid=2#.UHj1DBuZy7Y.facebook


三輪車夫(摘自網路照片)

 

  至於,這幅三輪車夫,我則沒有拍下,只記得自己當初很懶惰過馬路,於是就沒有拍下了。這是立陶宛藝術家在檳城最大的壁畫,大家若去檳城無所事事,不如就跟著這些壁畫來一趟藝術文化之旅,相信也別具一番風味。

  這一年多陸續到檳城,每次都發現這迷人的壁畫,兩三年後,就像風吹過,沒有留下什麼的惆悵也已經在醞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