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複製的旅行

當我在巴黎羅浮宮參觀時,見著一群大陸觀光客,一進來就四處嚷嚷著:「蒙娜麗莎在哪個館啊?先去看那畫吧!」
 
排了好長好久的隊,終於見著了那聞名的畫像,趕緊擠到畫前一站,拍張照片留念,然後發現離集合時間只剩下一點點,又急忙衝出去紀念品店血拼一番,於此大功告成,羅浮宮到此一遊。

我當然也知道,在極有限時間內,要逛遍整個羅浮宮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走馬看花當健行運動,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但是,一定要看到Mona Lisa才算是到過羅浮宮嗎?如果把排隊的時間拿來看看漢摩拉比法典跟勝利女神雕像,看看匿名畫家畫的「推測為《加布莉埃爾•德斯特蕾和姐妹維拉公爵夫人》肖像」,甚至只是整個羅浮宮的建築之美,或欣賞那些坐在地上、「斗膽」拿這些名家真品來臨摹的美術系學生作品,難道就得不到相同份量的感動?
我永遠記得,在羅浮宮裡印象最深刻的部份,是在埃及館裡看到的木乃伊。這具沒有名字的木乃伊,那彎曲的臂膀,依然清楚呈現清楚的弧度,保留著肌肉的緊實度;雙手交錯放在胸前,像是期待醒來的那一刻。數千年來,時間似乎沒有在這具木乃伊上留下痕跡,而我們,竟能透過薄薄一片玻璃,就能跨越時空,與數千年前的古人如此近距離地對望著。
 
後來我真正到了埃及,在開羅博物館觀賞到更多具法老王的木乃伊,但是由於已經將繃帶綁布拆開,受到空氣與時間的影響,屍體已經乾化縮小成人體肉乾的模樣,那樣的震撼與時空交錯的衝擊,就遠不如我在羅浮宮時的強烈了。
 
--
我去印度之前,每個朋友都警告我:印度很髒很亂很苦,千萬要小心會被性騷擾、絕對不能吃路邊食物、買東西注意會被騙錢、甚至還準備了乾淨的針筒,以防我因為生病打針時感染超級病毒…
 
結果我在印度,過著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奢華的生活體驗:連續住在五星級飯店豪華套房60天、每天用礦泉水刷牙、白天有私人司機供我使喚、出去旅行搭火車坐AC1(頭等艙)、搭國內線飛機被自動升等到商務艙、每個月光晚餐的花費,就比我在台灣一個月的薪水還高…
 
我也吃了路邊的食物,沒有拉肚子過;男人看到我,都得乖乖讓出空位,所以從來沒有被性騷擾過;自己一個人出去玩,不但一路平安,還到處被年輕小女生包圍搶著合照,甚至還有當地的家庭,主動幫我擋掉過濾那些想噱觀光客的小販。
 
這樣的印度,跟我其他朋友經驗中的大不相同,但是我不會告訴其他還沒有去過的人,印度就是絕對的安全或危險。就像我唯一一次在旅行裡遇到暴露狂變態,還有唯一一次掉錢包的經驗,竟然都在治安最好的新加坡一樣,安全不安全,真的沒人說得準。
 
因為,旅行是無法被複製的。

 
別人遇過的危險,你不見得遇得到;相對的,別人安然順利的旅行,也不代表你也能一路平安。也因此,就算別人說這個地方不好玩,難道就真的這麼不值得走走看看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旅行與回憶?
 
所以當我們選擇了自助旅行,就可以不必再去複製別人的行程;所謂的必去景點、必吃餐廳,決定權也應該在於自己,而不是別人說了算。看不到泰姬瑪哈陵,真的就會遺憾終生嗎?就算不小心吃到地雷菜又如何?旅行中遇到狗屁倒灶的鳥事又怎樣?相信我,就是其他這些阿里不達的小事,在10年、20年後,當你都忘記了其他地方的餐廳口味如何的時候,你依然會深深記得這一趟旅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