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旅遊之一 ~ 2009/09/30 ~10/01

好友Corrine要結婚了,她的婚禮訂在10/03中秋節取其月圓人圓的好兆頭,並在新加坡舉行。她很貼心地告訴我景氣不好不必為了她的婚禮花錢飛一趟,但這一趟我是非去不可的,因為三年前她可是遠從溫哥華飛了半個地球來當我的伴娘,如今要結婚了,再怎麼樣我一定要親眼看著她踏上紅毯,我可不想將來後悔錯過她人生重要的一刻。不過我從沒去過新加坡也不知道新加坡婚禮會是個什麼樣,更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幫上忙的,所以力邀Frank跟我一道去,多個人多份力,在喜宴上也不會怕沒有人可聊天。
09/30 星期三

到達新加坡約莫晚間六點鐘,過關非常輕鬆簡單,跟回台灣過桃園機場海關的感覺很像。星期三的傍晚交通壅塞,Corrine和她的未婚夫Ron塞在路上遲到了一會兒,見到她滿臉抱歉的樣子真覺得不捨,本來想自己搭車去旅館的,可她就是堅持要來接機,看著這準新娘又是工作又是婚禮準備還要照顧身體不適的媽媽,似乎我和Frank的到訪又增加了她的負擔,覺得抱歉的應該是我吧!

上了Ron的車一行人到了一棟約三層樓高的老舊建築,建築內全是小吃攤,很像是美食廣場和夜市的綜合體。Corrine和Ron倆人找了個位置就去買了他們認為我們一定要試試的沙爹肉串、羊腿大骨、羊肉湯、長麵包和甘蔗汁。沙爹肉串旁邊除了沾醬外還有馬來米糕、洋蔥和小黃瓜,馬來米糕的口感很特別,真要找一樣食物比擬的話,跟蘿蔔糕相似但口感更密實,肉串的味道跟台灣不太一樣,判斷應該是烤醬不同的關係,但一樣好吃。紅通通的羊腿大骨其實並不辣,嚴格說起來肉不多,它的樂趣在於啃骨和吃大骨內的骨髓,讓人吃到無所謂吃相。再來就是我最愛的羊肉湯,湯濃羊肉多,超好喝!長麵包就是拿來沾著湯一起吃的。在這裡吃這一類的食物得用手,可能因為這樣,旁邊就有洗手台,非常方便。而甘蔗汁可就是Frank的最愛了,這加了酸梅的甘蔗汁降低了甘蔗那種膩人的甜,非常清爽好喝,也因為這樣,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幾乎天天喝一杯,只是並不是大家都賣甘蔗汁加酸梅,更多賣的是甘蔗汁加檸檬,兩樣我都覺得好喝,不過Frank就偏愛今晚的甘蔗加酸梅。
Hotel 81 Tristar是我們在新加坡的落腳處。Hotel 81是連鎖企業,光一條街上就有三、四家,我們住的這一家相對老舊,但價格也便宜很多,一晚約NT$2300左右。房間寬敞乾淨,不過設備老舊無可避免會看到小螞蟻,但不是那種螞蟻行軍的陣仗,是零星一兩隻會在浴室內或書桌上竄,而體型之小不仔細看還不會注意到牠的存在。比較困擾我的是浴室蓮蓬頭是固定式且裝置點低,我這個小矮人洗個頭都得後仰練腰力,就不知道親愛的Frank是不是要練蹲馬步,詢問他也不說,就只是微笑說「還可以啦!」

這家飯店的好處是樓下就是一堆小吃,有的小吃還把桌椅設在人行道上,不過排列非常整齊,並不會阻礙過路人,讓我覺得挺新奇的。

10/01 星期四

早上醒來懶洋洋的,跟前一晚立下雄心大志要早早起床做個稱職的觀光客大相逕庭,喜歡慢遊的Frank絕不會挖我起床,他出遊的宗旨就是輕輕鬆鬆想玩就玩想睡就睡,不必趕行程,所以走出旅館時都快九點半了 。旅館不包早餐,空腹往捷運走了兩三百公尺看到小吃聚集的廣場,決定先吃點東西再說。這個廣場的小吃很多元化,有華人各色料理,也有馬來和印度料理,讓我驚訝的是這廣場雖看起來一體但分類上壁壘分明,華人料理一邊,馬來和印度料理一邊,或許新加坡人覺得這樣只是為了方便尋找餐點種類,但新加坡是個擁有多種膚色民族的國家,所以這樣的分類無可避免的造成黃色人種在華人料理區用餐,棕色人種在馬來與印度料理區用餐,這感覺是和台灣微風美食廣場的餐點分類很不一樣,所以我並不欣賞這樣的分法。

Frank和我想來點不一樣的,所以決定闖入馬來印度區。東張西望後,選了有照片輔助的小吃攤,點了印度煎餅Tissue Prata和Egg Prata 。Tissue Prata就是薄餅皮經油炸後再淋上巧克力醬,而Egg Prata就很像台灣餅皮較厚的蛋餅,本身沒啥味道,須沾附上的咖哩醬吃。我們也跟另一攤點了咖啡和奶茶,味道還不錯。
搭上捷運MRT轉公車再走15分鐘的路終於到了Corrine強力推薦可是Ron卻覺得太遠的Sungei Buloh Wetland Nature Reserve - 双溪布洛沼澤保護區。週一到週五免費入園,我和Frank拿了櫃台上的園區地圖便大搖大擺地開始溼地慢遊。Sungei Buloh分為短中長三個路線,園內的遊客設施做得很不錯,比如說有多處的生物觀察站和小屋,偶有高塔可以登高望遠。我們看到了不少的魚和水鳥,以及讓我們受到驚嚇的長得像鱷魚的巨蜥,還以為會受到攻擊,但實際上巨蜥很溫馴,根本懶得理我們。一路上看到不少巨蜥逛大街,挺有趣的。
最後來到紅樹林區,我們倆人可是睜大眼睛努力在溼地上找那和泥土色一樣的各色生物,花了一翻功夫讓眼睛適應泥土色後,終於可以快速地對焦在溼地上的螃蟹和彈塗魚,有泥色螃蟹相互鬥毆也有泥色彈塗魚隱身在水窪裡露出半顆頭,看似平靜的溼地可是生氣勃勃呢!
下午兩點多肚子餓得不得了,就到入口處的餐廳部點餐,點了炸魚塊和三明治後就到戶外區坐。那裡有個小池塘,池子裡有隻巨蜥悠閒地游向對岸。池水混濁看不出有什麼特色,此時兩個遊客拿了魚飼料往池裡灑,一群大魚和烏龜紛紛冒出頭來搶食,其中還出現了一尾紅龍,可惜池水不夠清澈無法拍出清楚的身影。
這裡的餐點品質普通卻昂貴。魚塊是魚漿而非我期待的鮮魚肉所製成,飲料包裝超小,讓我這常要求Frank幫忙喝飲料的人兩口就喝完了,真讓人懷念昨晚的甘蔗汁啊!
接著我們決定去魚尾獅公園(Merlion Park)。MRT坐到Raffles Place站,出了站步行約一百公尺就到了美麗河畔,河上有多座橋連結兩岸,河岸邊有家知名的古式建築大飯店The Fullerton Hotel,在Frank的帶領下進入Fullerton,想穿越飯店走捷徑去Merlion Park,沒想到找不到後門出去,只好乖乖沿著Fullerton繞一圈。
繞到Fullerton的後面,過了馬路依著路牌指示終於看到了魚尾獅,這裡有一大一小兩座魚尾獅。來拍照的遊客不少,跟之前的Sungei Buloh溼地的冷清場面真是大異其趣。
我們接著來到附近早期華人聚集的老街,在商業大樓林立環繞下,這被保留下來的老街建物顯得隔外矮小老舊,兩者前後比鄰所構成的畫面相當有趣。本想走了一天的路後在河畔露天座喝杯啤酒,可Frank不想喝酒,就只想著昨晚的甘蔗汁,我只好悻悻然離開老街坐上MRT回飯店附近的那個美食廣場找甘蔗汁,後來發現印度裔所賣的甘蔗汁是加擰檬片,似乎只有華裔賣的甘蔗汁才會加酸梅。不過不論是加酸梅還是檸檬,我們都覺得很好喝,只是Frank偏愛酸梅,我則比較喜歡檸檬。
解渴後,也許是走了一天的路,我又喊著肚子餓,兩人便路過飯店而不入,直接往書上介紹的娘惹餐廳「辣椒香」走去。這家餐廳離Hotel 81 Tristar大約10~15分鐘的路程,它的門口燈光與裝潢在幽暗的巷子裡特別起眼。我們進去的時間差不多快七點了,可裡面沒什麼人。坐定位置後,服務生先送上一盤小菜和沾醬,小菜是以小黃瓜、紅蘿蔔和四季豆等蔬菜醃製而成,帶有辣味。沾醬也是以辣椒為基底調製,還附了半顆金桔。我們點了娘惹炒飯、雜菜﹝就是滷白菜﹞、高麗菜捲和肉丸湯。本想點著名的花蘭餅,可看它一份六個就只好縮手。後來才知道花蘭餅小小的,六個餅兩個人來分應不成問題,讓我很是懊惱!來新加坡前我一直搞不清什麼是「娘惹」,現在終於了解娘惹就是在馬來半島的華人受到當地馬來文化的影響而產生出來的另一種文化,所以辣椒香的每道菜餚都帶有濃濃的中式料理味道卻因為使用香料的不同而別有風味。除了雜菜的味道覺得怪怪外,炒飯的香氣濃郁,高麗菜捲的高麗菜脆甜,而肉丸湯的肉丸口感細綿柔軟,是一家有機會我會想再去的餐廳。

吃飽喝足回到飯店休息了一下,大約十點左右接到Corrine的電話邀吃宵夜,雖然一點都不餓,可是今晚應該是她婚禮前的最後一次私下聚會,明天的她要忙婚禮,而我們要去聖陶沙(Sentosa),根本碰不到面,且婚禮當天肯定說不上話,再說婚禮的隔天我們就要回台了,所以即使不餓,這宵夜是吃定了,況且Corrine早就警告我們晚餐不要吃太多了呀!

一樣由Ron駕著車載著分不清東西南北的我們到一處黑漆漆的地方,昏暗中看得出來是個廣場,廣場週遭有各式小吃,Corrine介紹多種小吃,看起來都很不錯,想著反正是四個人吃,她推薦我便答好,就這樣買了新加坡式的蚵仔煎、烤雞翅、以葉片包裹的烤魚片和兩份新加坡式的剉冰Chandol(特點是加了黑糖和椰奶)和kachang(特點是加了玫瑰糖漿),當然加酸梅的甘蔗汁必不可少。所點的小吃味道都很不錯,尤其是烤雞翅和烤魚,美味極了。但Corrine以新娘子不可以發福為由幾乎沒吃,就我們三人努力的嗑,而那兩碗冰和烤魚竟是專屬於我和Frank的,瞬間我有中大獎的感覺,只能深深呼吸努力把眼前的美食吃完。不過這次的重點並不在吃,而在於可以和Corrine好好聊聊,畢竟眼前可是難得見上一面的好姊妹哪!
 
再一次吃飽喝足回到飯店,眼看就要十二點了,挺著圓滾滾的小腹的我一點睡意也沒有,和Frank兩個只好東聊西扯地直到快三點才就寢。
 
更多照片請參閱好看的相簿

觀看新加坡旅遊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