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沙巴,戀戀神山(2)

4月27日 晴轉陰 有雨

要求了酒店Morning Call,在晨光中吃了酒店的自助早餐。酒店面朝大海,景色不錯,只是心向神山,無暇看景,背上背包,去Merdeka Feild的長途車站搭車上山。

酒店離長途車站不遠,7點40分到達的時候,剛開走了一輛車,只能等待乘客滿員才能再出發。20RM的價格,比打車150RM便宜不少,畢竟神山總部離市區有88公裏,行駛時間約2小時。據說公園大門中午11點就禁止通行了,之所以這麽做是為了確保登山客在傍晚之前抵達,所以,無論如何我必須在九點前離開市區。

好在不一會來了許多歐美的背包客,大夥開心的上路,一路歌聲不斷。

記得,搭車一定是開往Ranau方向,非此行終點站,必須對司機說清楚去神山的總部登山。


抵達總部,先在大門入口購買公園維護費15RM,然後在總部出示事前預定的單子,交登山允許費100RM,保險7RM,再進入另一屋子購買從總部到Timpohon Gate的車費,雙程16.5RM,強制雇傭向導,每天42.50RM,加上之前購買的山上LABAN RATA Resthouse住宿行程,登這座神山可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林林總總,名目繁多啊。

在總部邊的餐館領取了中午的飯盒,等不來向導。工作人員抱歉的表示,他會持續聯系,讓我和朋友先搭車到Timpohon Gate等待。

Timpohon Gate整理好行裝,遲遲等不來向導,此時已經中午11點30分,看到門前的每年舉辦的國際登山比賽紀錄,真讓人瞠目結舌。21公裏的路程,不僅需要攀高,還要持續奔跑,這哪裏是人能做到了,2個半小時的紀錄,我的媽啊,神人啊。


左右等不來向導,我一聲令下,上路。此時,11點30分。

先走一段下坡路,然後從海拔1866.4米一路爬升,起先的路段還好走,只是林子裏起了霧,告訴我天氣正在變化當中,我不得不加快步伐向上邁進。


公園登山步道的設備算較完善,每隔一段距離就有標誌海拔以及距離,並提供休息的亭子與飲用水。12點48分,我在一處休息亭等待同行的山友,開始午餐。這就是公園餐廳發給我的午餐,雖簡單,卻不無能量。沒敢吃完,吃太飽,便走不動路了。


熱帶山林裏的植被多以闊葉林為主,潮濕的環境寄生出多樣性的植物。在林子裏走,常可見蘭花般的葉子生長在樹幹上,而隨著我一路的上攀,花色也不盡相同。白色,黃色,紫色的花競相開放,蕨類植物也含羞般孕育,等待舒展的日子。

豬籠草據說是吃蟲子的,我看到的這株應屬幼苗,遠未長到面目可憎的模樣。植物,吃小動物,讓我另眼相看。我用手指輕觸,對她說,難道你的生命必需吃葷才能長大,你不能算植物吧,碰觸了你,有感覺嗎?



Pondok Kandis(1981米),Pondok Ubah(2082米),Pondok Lowii(2267米),Pondok Mempening(2518米),Layang Layang Staff Quater(2702米),Pondok Villosa(2960米),Pondok Paka(3080米),Laban Rata Resthouse(3272米),這麽一路走來,越往上攀,路越不像路,也越難走。常常大誇步的邁腳才能上攀。隨著海拔的上升,身體也有了些微的反應,肚子悄悄的膨脹,不斷孕育著氣體。見後無來者,偷偷輕放一些,一身的爽快。

海拔漸高,環境顯露猙獰,從樹枝幹的形狀便可見端倪。

偶爾,雲開日出,風卷雲舒,片刻又陰沈下來。陽光透過樹林,灑下淒慘的光,透著點神秘,一點關懷。


路上偶見奇怪的蟲子,觀它們的爬行;植物,賞它們的舞姿。。。。

等待同伴的時間久了,覺得背包上肩,再上路很累,於是,一鼓作氣走到今日之目的地Laban Rata Resthouse。

Check in之後,拿到房子的鑰匙,不敢洗澡,怕同伴到了找不到我,便在門前等候。

休息大廳裏早已人頭攢動,人聲鼎沸。已到了晚餐時間,大夥在等待自助晚餐的開始。

不知什麽時候屋外下起了瓢潑大雨,在門外等候的我望望天,望望雨,感覺到空氣的微涼,也開始擔心同伴雨中行的難度。忽然發覺,今天一路上攀至此,居然還沒有和自己的向導照面,這向導當的,情何以堪?。


雨下的更大了,擔心同伴雨中是否安然,也擔心明天是否會封山。擡頭看看雨霧中有人慢慢在向上行走,原來,此處的山屋不止一處。

50多分鐘後,等來同伴。同伴說,路上向導趕上了他,一路伴行。終於讓我舒了口氣。

自助餐後,沒敢洗澡,同屋的三個美國人用Freezing來形容水的溫度,讓我怕怕。

早早的爬上了床,卻難以入眠。出外的我總是睡不好。翻來覆去,聽著同屋人沈沈的呼嚕聲,數著時刻一分一秒的過。

4月28日

夜半一點20分,我起床了,摸摸索索的穿上登山衣,叫醒了同伴準備吃飯,而樓下大廳裏已有比我更性急的人早早就起床等候了。出門看看天,暗夜中點綴著星星點點。放心了,可以上路了。

向導領著我和同伴,一路超越前行者。風很大,夜很冷,拿著相機的我小心的在頭燈的引導下前行。從海拔3272米的高度行到3929米的八公裏處,向導和同伴都被我遠遠的拋在了身後。偶爾,我把相機放在巖石上,長時間曝光,盲拍山色。15秒的曝光,怕山風吹動了相機,寒冷中護著相機。

不知不覺中登上了山峰,4095米的Low's Peak,此刻,5點10分,太陽還沒升起。望著山下山友們的點點頭燈發出的亮光,輝映著天上的點點星光,有一絲的感動在心底流動。




資料介紹:神山的地質始於900萬年前.其花崗巖的核心部分在地殼下面凝固。約100多萬年前花崗巖群峰突破地殼,經過侵蝕,沖走千萬尺厚的泥沙,碎石而漸漸暴露出來。在冰河時代,約一萬至十萬年前,山峰被冰雪封住,其中一條主要的冰河向北流下羅氏壑谷,其它的小冰河則向東、南、西流下,逐漸磨滑山峰高原。周圍的鋸齒型山峰群則在冰雪表面之上,未受影響。約一萬年前,冰雪融化了,冰河的跡象至今仍然可以在山峰高處見到。此處布滿不到二公分的溝痕,較深的溝痕是冰河內的石塊留下割裂的跡象.。冰河時代過後的風化磨平這些痕跡,正如羅氏峰受嚴寒震裂的磐石塊和花崗巖上各類石堆和石堤,有些石層脫落成石板.這是日曬膨脹、夜間嚴寒收縮所致.。

日出時分,在寒風中等待,只為見證大自然給予我們美的回饋。那些寒冷,辛苦,掙紮在日出的瞬間都被溫暖融化,除卻幸福,什麽也沒有了。


拍照的時候我幾乎將整個身體探出圍欄之外,忘記了危險,向導及時地提醒讓我恢復了理智。

有時候,面對大自然的美景,沖動間是會忘卻自我的,那是一種血液中奔騰的河流撞擊胸膛的澎湃感覺,很享受。

初升的朝陽照在身前的巖石山,投射山的影子在遠處的雲海。很奇幻的感覺。

山的形狀如漏鬥般,似乎稍不留意,便墜入深淵,被海浪卷走。



七點了,該下山了,今天還有更長的路要走。戀戀不舍的離開,一步三回頭。這便是山的魅力吧。

回頭看看羅氏峰,不起眼的碎石堆。今晨,我曾於其之上,和天地共處,享受了一段最美的時光。


景色太美,還是情太濃,讓人無法動身。天亮後,望著眼前的山色美景,一步三回頭,如告別的戀人,心牽情繞。

時而,如行在雲之上,時而,如墜入海之谷。羅氏峰漸行漸遠,依然難舍,而山屋漸漸清晰,登山客的加油驛站,一座雲之上的美麗山屋。


山屋近了,回身望望剛剛走過的路,依然有不少的山友在山巖上小心的下行。

等來了同伴,山屋裏吃了早餐,簡單整理了背包之後,10點鐘開始下山。

其實說真的,上山我不怕,卻怕下山。下山時雙腿的肌肉如若控制不好的話對膝蓋的沖擊力也比上山來的高,且很容易摔倒。一路上我水沒喝一口,幹糧沒有吃一點,更沒有休息片刻,從山屋一路下行到登山步道口才坐下休息。此時,約中午12點多。

山色美景,如同一張網,將我網在其中。我樂此不彼,依然開心的走在山路上。

旅行社的三天兩夜行程,下山後是要在公園裏再住一晚的。也好,便於恢復疲勞。於是,先交了10RM,隨向導領了登頂證書,再進入餐廳吃午餐,之後被車載到離餐廳不遠的Rock Hostel休息。

Hostel被熱帶綠色植物包圍,被鳥聲蟲鳴圍繞,真是幽靜至極,情不自禁的讓我想到了“禪”這個字。能在此閉目養神,聽聽蟲鳥禪鳴,幸福的不能自己。

下午洗個熱水澡,小憩了一會,起床後,沿著林間小道漫步,悠悠然的晃到餐廳。BBQ自助餐,清閑的品嘗著東南亞食物與烤肉。在一番肌肉掙紮的登山運動過後,還有什麽能比這樣的閑適時光來的愜意呢。

一夜在鳥蟲的歡暢聲中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