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臨柱狀玄武岩的威嚇 澎湖虎井嶼單車遊

軼聞這裡有口「好井」,台語「好」音似「虎」,相傳後來有小孩掉入井中,像被老虎吃掉般,為給予後人警惕,改稱「虎井」,虎井嶼的名稱據說由此而來。

位於澎湖南海系統裡的虎井嶼,距離馬公港的船程時間約15分鐘,是澎湖群島的第七大島,分為東山與西山,但因東山為軍事管制區,能前往的地方就只有西山,且只有一條路,從碼頭出發到軍事管制點僅2公里之餘,所以說,不足一時半刻的距離,別再用摩托車的聲音與廢氣強姦人去樓空的虎井嶼了,單車剛好。

船緩緩駛入碼頭,代表澎湖的柱狀玄武岩像是古希臘神殿般開閘,若不說西山上的是觀音像,陽光下還比較像宙斯,而前排的十八羅漢,彷彿希臘眾神。下船後,單車出發沿著依偎柱狀玄武岩的上坡而去,這裡除了旅客的歡笑外,似乎只剩工築挖土機的叩叩聲。

所謂人無法與大自然得鬼斧神工相比,緊鄰陣列般的柱狀玄武岩,恰似御林軍般威嚇著你,跳下去吧!往深墬的藍寶石擁抱吧!

而虎井嶼不愧為當年唯一的澎湖進士蔡廷蘭所留情的八景之一,想像的比看得多,耳聞在東山的海岸,當風和日麗時,往海面望去,能看見類似古城牆的建物景象,也就是蔡廷蘭說的「虎井澄清」,1983年曾有潛水專家謝新曦帶領潛水團隊調查,但關於這古城的傳說眾說紛紜。

若不說這裡的人口數還有664人,還以為遊客比居民多,玄武岩與珊瑚礁石傍山而築的聚落,住的除了被光陰烙痕的老嫗外,便是林投與海岸植被,在玄武岩的保護色下,這聚落似乎成了虎井嶼的軀體,而先人的故居怎能被遺忘在掉落海中的玄武岩裡。

上午9點30分的交通船從馬公出發可抵虎井嶼,中午11點的船回馬公,若是在旺季前往七美或望安住一晚,可順道搭乘隔天跳島遊程的快艇前往虎井,再從虎井回到馬公。(攝影�吳冠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