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我在沙巴的仙本那


去年到沙巴玩的感覺不錯(請參考2010七月的沙巴小遊),所以今年出遊目的地,就又選定沙巴。
農曆年前要回中部老家打掃,加上刻意挑選機票比較便宜的時段,因此這次的沙巴之行,只有六天的長度,這對我來說,時間是短了些,但難得有長假回家陪母親,也只得如此。
在臺灣先不要換太多馬幣,在馬來西亞換,匯率會好很多
在出發前,L問我要不要先在臺灣換馬幣,我說明,在沙巴本地換,匯率會好很多(之後會再提到換幣的經驗),我還留有上次剩下的馬幣,要他暫不要在臺灣換。
從機場搭計程車到巿區,要卅元馬幣
上次找不到接駁公車的經驗,讓我們打定主意,這次要搭計程車。一到沙巴機場,我們就到計程車服務櫃檯,櫃檯開單後就直接上車。機場到飯店,費用是卅元馬幣。
這次搭的計程車,給我們的感覺不是很好,因為司機很沒禮貌,雖然會講華語,但一直是一臉酷樣。
住HOSTEL,讓一個人的旅行也可以很節省
這次因為L要求一定住飯店,我只得答應,老實講我比較喜歡住HOSTEL,尤其上次住的那家HOSTELKINANALU BACKPACKERS LODGE」,讓我感到很滿意。住HOSTEL,讓一個人旅行的負擔變得很輕鬆,所以對於對經營這一類型住宿的朋友們,心存感激。
還不錯的平價飯店Myne Hotel
這次我們住的飯店Myne Hotel鬧中取靜,附近有著連綿不絕的商家,上次住在加雅街附近,本來以為亞庇巿就那樣程度的熱鬧,但Myne Hotel附近熱鬧的商業氣息,改變了我的看法。
在馬來西亞,一般是不用給小費的
一到Myne Hotel,我就偷問櫃檯,要給幫我們服務的服務生多少小費才不失禮?櫃檯說大約五馬幣吧!我有點訝異,因為這個價格有點高吔!尤其是在不盛行收小費的馬來西亞,這個金額真的很出乎人意料。後來服務生收到我的五馬幣時,也是一臉不可置信。因為我們,服務生會不會以為臺灣人都很凱呢?
飯店附近是重要的公車轉運站---旺旺山公車站
因為很早就到沙巴,所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在巿區逛逛。我們住的Myne Hotel就在旺旺山巴士站附近。旺旺山站是機場接駁公車及巿內公車的轉運站,留在亞庇巿的當天,我竟沒有發現,直到回程,在仙本那巧遇的臺灣人張大哥帶我們搭機場接駁公車,才發現Myne Hotel的地點,交通非常方便。
到沙巴當地商場換幣,比在臺灣換,好得太多(沙巴換錢攻略)
一入住Myne Hote後,安置好行李後,馬上出門。Myne Hote附近雖然熱鬧,但我們並沒有在這個區塊好好逛,因為當下最重要的事,是去兌換馬幣,所以我們直接往加雅街附近的商場WISMA MERDEKA前去。
WISMA MERDEKA裏,多次比較後,挑了一家EXCHANGE CENTRE
對於能換多少,一開始我們是看不懂、搞不清楚,最後詢問下才知道---兌換表上「WE BUY」這部份,如寫的是「105」,代表的意思就是:你用1000元的臺幣,可以換到1000×0.105,也就是105馬幣,這個匯率,比在臺灣換時,好得太多了,還記得上次我在臺灣用一萬臺幣,只能換到九百多馬幣,而在沙巴當地換,則以五千臺幣換到五百多馬幣呢! 
沙巴的雨季,及在當地買不太堅固的傘
離開臺北前,刻意找傘,卻發現又不知道把傘丟到哪邊去了?只好到沙巴再買一把,果然不久後,沙巴就下起了大雨,但沙巴的雨傘畢竟不能跟臺灣的比啊,一個疏失,傘骨就「骨折」了。
買白咖啡當伴手禮
沙巴好像沒什麼特產---這是我之前的感覺,初次來到沙巴的L也有同樣的想法,不過愛好送禮的L,還是買了本地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伴手禮「白咖啡」。據說馬來西亞最有名的咖啡產地在「怡保」,下次有機會,一定要拜訪一下。
同志氣息還是很濃厚
馬來西亞雖是保守的回教國家,但嚴謹的教條下,馬來人活潑的個性還是偶而會不小心顯現出來,甚至我們飯店附近,可以看到行為舉止很明顯的同志朋友,這倒是很令人訝異。
在沙巴感受中國新年的熱鬧氣氛
在亞庇巿的這一下午,我們到處逛逛,從Myne Hote沿海邊走,不用搭巿內公車,大約廿分鍾就到了加雅街附近。亞庇巿近海,一小段距離,就可以看見海天一色。沿海公園裏,遊人三三兩兩,悠閒舒適。看得出來,L也覺得滿舒服的,這讓我這個「領路人」,鬆了一口氣。
在沙巴有不少的華人,適逢中國新年將至,大街小巷都是歡樂熱鬧的年節氣氛,甚至比臺灣的年味重些。
下次想拜訪沙打根的海龜島
在沙巴的這一個下午,沒有目的的打處亂走,在與當地人接觸中,我們探詢到,在沙巴,不只西巴丹島上有海龜可以欣賞,擔說山打根的烏龜島,更是海龜的聚集地,於是,我暗下決定,下次一定要造訪山打根這個都巿。
新記的肉骨茶藥味,比佑記的淡,價位也比較高
後來,我們刻意走到加雅街,為的就是吃當地的美食,不過我忘了上次吃的是哪一家的肉骨茶,一看到「新記肉骨茶」,兩人就進去點了兩人份的肉骨茶。兩人份的肉骨茶要18馬幣,我問服務生,飯與飲料是不是內含,服務生說是的,但後來卻又另收費用,總共24馬幣,這錢讓我們給得真不開心,真不知是我講的英文很糟,還是馬來服務人的英文程度差?
上次吃的是一小碟一小碟菜色,但這次卻來一大鍋的肉骨茶,後來我們吃完後,到處走走,看到「佑記肉骨茶」,才發現走錯家了。據後來認識的張大哥說明,新記的肉骨茶味藥味較淡,沒佑記那麼可口。
在新記吃的那一餐,並不是很有飽足感,之後我們又到了「馮業」吃了點東西。馮業裏的電視又播放著臺灣的電視節目,讓我們有一種好像沒有離開臺灣的錯覺。 
SAN FRANSICO COFFEE是當地著名的咖啡連鎖店?
第二天一早,我們又到處逛逛,看到了好幾家SAN FRANSICO COFFEE,數量多的就像是臺灣的85°C一樣,基於好奇,滿想去嘗嘗的,不過最後我們沒有進去,改到一家氣氛很好的麥當勞喝咖啡。
吃了早餐,逛了沿海公園,也到了該往仙本那出發的時候了。我們請旅館幫我們叫到機場的計程車,這一程也是卅馬幣。
巧遇臺灣來的張大哥,共搭九十五馬幣的計程車到仙本那
不到一小時,飛機就到了斗湖機場,我不死心的想找找看有沒有直接到仙本那的公車,記得上次回程的時候,有公車直達斗湖機場,但我問了一些人,他們都說沒有直達仙本那的公車,看來是非搭計程車不可了,剛好,一位也是來自臺灣的張大哥也要到仙本那,於是我們三人就一起搭一輛計程車到仙本那的
SINGAMATA的接待所。
從斗湖機場到仙打那的計程車,共花了九十五馬幣,張大哥拿給了我四十馬幣,我卻只給他四馬幣,我心底想:「吃虧就是佔便宜!」
沒想到最後張大哥終於忍不住問我,找給他的錢數目對嗎?我這才發現自己算數有問題,找的錢短少了,真是不好意思,同時我也感謝張大哥有話直說,沒有這個錯鋘放在心中,而造成心中的疙瘩。
只有仙本那直達斗湖機場的公車,卻沒有斗湖機場直達仙本那的車子
至於有沒有直達仙本那的公車?SINGAMATA的服務人員VIKI說,有仙本那直達斗湖機場的公車,但卻沒有機場直達仙本那的車程,她仔細說明,公車的路途是:斗湖機場→斗湖巿(轉車後) →仙本那→斗湖機場→斗湖巿(轉車) →仙本那…….依此類推,所以沒有從斗湖機場直達仙本那的公車可以搭,這……真是個壞消息啊!
PS:回程的計程車大約一百馬幣,因為是單程車,價格當然比較高。
背包客中的高手---可以買到很便宜機票的張大哥
在搭車的路上我們跟張大哥聊了很多,對於自助旅行,張大哥的經驗比我更豐富,更誇張的是,這次他來沙巴,來回機票加稅,只要二千多元臺幣,讓我們聽了,好忌妒。
「我大約在一年前就訂機票了,如果後來不能成行,這種價錢也不太讓人心痛!」」
張大哥的遊玩模式是:提早購買最便宜的機票;每次出遊都利用週休二日,外延二天,玩短期的行程。張大哥是我這次旅程中第一個讓我懾服的人,他連錫亞高島這種偏僻的據點都玩得比我熟絡,真讓人佩服。
張大哥跟我們比較過各個廉價航空的優劣:亞洲航空飛機的品質還不錯;宿霧航空的飛機可能會有問題,但服務最好;捷星航空的位子最小。除了內部消息的「宿霧航空的安檢問題」,我不曉得外,其它看法我大多認同。當時L提出,坐兩次亞航的航班,都有重著陸的情形,張大哥笑著說:
「重著陸不一定不好,太過和緩的著陸行動需要更長的跑道,這不一定是好事!」
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又是那家網路訊號很強的小吃店
到了仙本那之後,開始下起大雨,接待VIKI要我們先到附近用餐,這次跟上次一樣,要搭五點半的接駁船,於是我帶領大家又到了我上次吃午餐的馬來小吃店,店裏的網路訊號強到讓我們驚豔,連張大哥也不得不佩服。
當時我上網留言,表示到了海中小屋就不能跟大家保持聯絡了,因為海中小屋沒有可以上網的網路,但結果卻出乎我意料之外……。
現在,到海中小屋的接駁船也要另外交錢,還有……住通舖的不再能吃到飽
吃完點心後,我們又回到SINGAMATA的接待處,VIKI跟我們說明,現在SINGAMATA的規定有改,比如說接駁船要另外付費,之後上了海中小屋,背包也不能再吃自助餐,餐廳會提供套餐,吃完了就沒有了,這對食量大的人來說,是一項很糟的改變,但對要減肥的人來說,倒是很好的一項強制手段。
我與L訂的是私人兩人房,所以三餐可以吃得盡興,但這新規定卻苦了張大哥這些自助客,海上又買不到什麼東西可以吃的,張大哥在肚子餓時,只好猛喝「練乳泡水」。
一個人住雙人房,要一百五十馬幣
張大哥問VIKI,一個人住雙人房,要多少錢?VIKI回答回答十五馬幣,張大哥聽了無法接受這個價位,只好摸摸鼻子,勉強住背包客通舖。
後來我們在海上小屋發現,空房其實還很多,張大哥忍不住抱怨:
「空著也是空著,為什麼不以一百馬幣成交?好多賺一些錢?」
…….我也不明所以,上次來,VIKI就建議我,用一百馬幣入住的私人小房,這一次張大哥卻不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長得太可愛,還是張大哥不得人疼的關係?」
就算是陰天,SINGAMATA的環境還是教我覺得很舒服
在碼頭淅淅瀝瀝的小雨讓人覺得悶,加上有點累,我的眼睛幾乎快要睜不開了,但一旦上了船,海風徐來,就舒服多了。
終於到了SINGAMATA,雖然還是陰天,但我們三個人的心情都特別好,看看海天相接,雖然不像上次跟阿妮及克麗絲汀一起抵達時,有著金碧輝煌的黃昏美景,但我的心情仍好到爆,尤其是天色漸暗,小屋群的燈火亮起時,黃色的燈光,照得小屋一片溫暖。
這一晚是「臺灣之夜」
很奇妙的是,這次同時居住在海上小屋的,當中竟有五個臺灣人,除我、L及張大哥外,還有六十多歲的「現代俠盜」大哥,及一位邱先生。俠盜大哥滿頭白髮,一身仙風道骨,看到我們,他好開心喔!並說:
「昨天是大陸之夜,今天是臺灣之夜!」
原來昨住在SINGAMATA的,大陸人居多,今天我們三人,讓臺灣人勢力大增。
去年來的時候,SINGAMATA內住有不少的白種人,但這次來,華人多了,白種人卻相對少了,不知道這彼此之間是否有「互相排擠」的狀況存在?
大約七點左右,開飯了,幾個臺灣人就坐在一起享受晚餐,大陸人則另外聚在一桌,臺灣人與大陸人雖然是同文同種,但彼此之間卻又存著一種奇妙的「隔閡」,兩組人馬對彼此都很和善,但卻不太會坐在一起聊天。
「我沒看過你吔!」
這一次到SINGAMATA,經理Jimmy熱情的招待我們,他說我又來了,可是我卻很殘忍的說:
「我印象中,沒看過你吔!」---又是失憶症做怪吧?
這話很直接,但應該沒有「傷」了他的心吧?把心思留給在吉隆坡的女朋友,對Jimmy來說,比較重要吧?
開飯了---令人不快的改變
雖然到SINGAMATA時,天氣還是一片陰霾,但隨著小屋群燈光的亮起來,天色逐漸轉深沈的「藍」,配上橘黃色的燈光,為每個人的心頭染上了一片溫暖。
七點左右,開飯了,因為人多,所以菜色還算豐富,幾個臺灣人都覺得好吃。其實住在這種地方,就算是「一單食、一瓢飲」的簡單菜色,伴上「海天一色」這道「美食」也就夠了。
改變中的SINGAMATA
才半年的時間,SINGAMATA的規定變好多,像背包客不能再享用吃到飽的自助餐,改吃套餐,俠盜大哥對此很不滿,他說稍早的一個白種人背包客就覺得這是對背包客的一種「不尊重」,我也有同感,我素來敬重背包客,所以對於SINGAMATA的新規定,非常不解。
住私人房可以免費到大水族箱玩和參加廿馬幣的短程外海浮潛
SINGAMATA的供餐制度讓人無法接受外,有些方面的改變就還不錯,像到裏面的「大水族箱」玩,原本每個人要十塊馬幣,但現在改成:住私人房的,可以免費下去玩,Jimmy說:
「只要在下水前,知會一下服務人員就好了!」
另外搭船到附近的海域浮潛,價格在廿馬幣的行程,住私人房的都也是免費。
關於這種廿元馬幣行程,我們曾被放一次鴿子,大概是我們稍早表示的意願不夠強烈,Jimmy因而未放在心上,到了約定的時間,他就帶一群學深潛的大陸客到其它地方上課了,留我們一臉錯愕。
後來老闆親臨SINGAMATA,熱情的邀大家一起去浮潛,結果連背包客的張大哥、現代俠盜大哥都可以免費出遊,L問我要不要也參加,我認為可看性不高,所以沒有參加,L也跟我留在SINGAMATA悠閒的度過一個下午。張大哥回來後表示,沒什麼好看的,這就跟我想的一樣:
「上次花八十馬幣到軍艦島(SIBUAN島),到處垃圾,讓人覺得花錢花得不值得,而這廿馬幣的行程,又能多吸引人?」
早上在SINGAMATA附近就可以看到「透抽」
其實在SINGAMATA附近就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海中生物,Jimmy跟我們說,早上六七點左右,海上棧道通往員工宿舍的附近海域,可以看到「透抽」,因此我與L連續兩個早上,都特別早起,結果都沒看到,兩人只好在早起後又回去繼續我們的大頭覺。
豐富的生態
雖然說看不到透抽,但我們住的小屋旁,就可以看到尖頭尖尾的漂亮魚群,而接待客人的交誼廳附近海裏,有一些中型的硨磲貝,讓人很容易「一親芳澤」。當退潮的時候,由大廳旁的平臺就可以看到一些魚類,真是美啊!尤其是水退到一定程度時,清澈的海水加上微微發光的砂,就會呈現一種寶石的光澤,真是迷人!
對大石斑「性騷擾」
既然大水箱已經不用再另行付費,我們就大方的下去玩了好幾次。
以前就在算是在大水族箱裏,要親近魚也不容易,每次一靠近,魚兒們就一溜煙的「滑」走,但這次大概是剛好遇到大石斑的求偶季吧?兩隻魚你濃我濃,眼中只有彼此,根本無視於我對牠們上下其手,任我性騷擾,真是難得的經驗啊!曾有朋友跟我說過,大石斑魚就像是小狗一樣,只要有食物,就會跟你撒嬌,真是可愛。
可愛的小丑魚
當然囉!水族箱當中,最可愛的還是那一窩小丑魚,隔開外海與大水族箱的網子其實困不住小丑魚的,但這窩小丑魚就是捨不得離開,這或許是為了有朝一日的與我相遇,而特地定居在這裏吧?(小丑魚:噁!)


焚琴煮鶴的張大哥
雖然說水族箱裏的魚都很可愛,但張大哥只要看某種魚,就會說該種魚有多好吃,這話說得我們啞然,我們在內心裏吶喊著,到了這種海上仙境!
「張大哥,您就別再想著吃的事情啊!」
我們在仙本那盡情的跳水
我們在SINGAMATA的這段日子裏,閒來沒事都去跳跳水、或是在海裏漫游。海上小屋的那個跳水臺是我最鍾愛SINGAMATA的主要原因之一。記得第一次在這種高度跳水,是在澳洲的克里芙蘭,我與一群小朋友在離水面大約三公尺的木橋上往下跳,採用正向跳水,結果..….與水面的撞擊,打得我臉好痛,也讓我飽受驚嚇!第二次在巴拉望時,玩跳水還是玩得膽顫心驚,只敢用背跳式入水,但去年在SINGAMATA,變得不畏懼正向跳水了,這大概是因為我在這兒,從漲潮跳到退潮,可以慢慢的適應水位高度變化的關係吧?


SINGAMATA現在也可以上網了
在出發往SINGAMATA前,特別在馬來小吃店,上網跟大家報告,上了SINGAMATA的海上小屋,就沒辦法報告我的旅遊行程了,可是人真的到了小屋後,才發現小屋除了制度、建築外觀有改變外,大廳也架設了無線網路---不過速度很慢。SINGAMATA有了網路後,每到晚上,大廳大約會有五個人同時上網,結果使得網路的速度變得更慢。
能上網雖然好,但最後卻變成急著要跟大家報告自己的行蹤,加上網速度路非常的慢,上傳照片往往花了很多的時間,讓放鬆的行程變得不再悠閒,後來發覺這樣的作法有點笨,我才稍微收斂。
一定要隨身攜帶的醫療用品
在深不可測的海玩,看起來雖然很可怕,但只要不是在狂暴的海域裏戲水,事實上,海是安全的,以衝浪與滑板來舉例吧,衝浪時,水就像個很大的防護墊,人摔下去了,安全無虞的啦!但玩滑板時的水泥地可沒這麼可親了,撞擊到堅硬的水泥地,輕則破皮,重則「皮剥骨拆」(有那麼慘嗎?)。
不過儘管海水緩和衝擊力的效果比較好,但一旦有小傷口,泡在海水總是不好,上次到臺東衝浪,讓傷口泡在海水一段不短的時間,結果回到臺北後,傷口就發炎了,所以往沙巴之前,我買了防水透氣膠膜及一罐凡士林,傷口大的,用防水透氣膠膜;傷口小的,用凡士林塗蓋。後來現代俠盜大哥受了傷,我趕緊奉上棉花棒、碘酒及防水膠膜,為的就是怕他跟我一樣,傷口發炎,他老人家還有環走沙巴的壯舉要完成呢!可不要為了一個小小的傷口而作罷啊!
與硨磲貝的接觸
在海中玩耍,一臺可以防水的相機是免不了的,但我的前兩臺防水相機讓我傷心透了(請看「最近買的東西測試」),所以這次我改買沒有防水功能相機,另外再買一個平價的防水盒,「尋常相機加防水盒」在水中使用的狀況尚可,所以在海裏,我拍到了一些可愛的生物,尤其是那些不能移動,任我擺佈的硨磲貝,更是任我「調戲」。我時常潛入海中,輕碰硨磲貝,接著硨磲貝就像含羞草一樣,馬上把蚌瞉合了起來---我「不厭其煩」的撥弄、硨磲貝則「不勝其煩」的閉起瞉來,直到我想到,不該對生態造成衝擊,調皮的動作才結束。
SIBUAN島,很漂亮的「垃圾島」
SINGAMATA的第二天晚上,櫃臺的大姊就問我要不要參加八十馬幣的浮潛行程,因為上次的經驗不是很好,我們上次去的島,有好多的垃圾,我擔心會再去同樣的地方。我先問大姊,到去的是哪個島,她表示還不確定,又一些時間後,大姊跑來跟我說是SIBUAN島(軍艦島),我回答再考慮。
上次去的島叫什麼名字,我並不清楚,上網查看照片,才發現這次要去的島嶼就是上次去的垃圾島,不是我想去、可以看到海龜的地方,所以就作罷了。
時間過得好慢
SINGAMATA這三天,感覺時間過得好慢,在這裏,做不外乎看書、游泳、曬太陽、發呆,像我這種不太喜歡到處亂躺的人,也會隨處找個躺椅、板凳,甚至地板,人就躺上去,邊睡覺、邊曬太陽。
「便便」哪裏去?
一直很好奇,SINGAMATA廁所裏的排洩物都往哪裏去?上次來這裏,一位新認識的臺灣朋友,認為可能直接排入海裏:
「上次我聽到有廁所裏的排水聲,接著魚群就往附近集中,我懷疑…..。」
對此我們感到有點頭皮發麻,不過還是決定眼不見為淨,後來張大哥潛入海中檢查,發現排放糞便的管子是直接插入海底的砂堆中,至少不會有「東西」隨便亂竄,所以我們「放心」了些。
來自菲律賓三寶顏的工作人員
SINGAMATA住的時間不用太長,大概住四天三夜就差不多了,不過,來這的人好像都沒有確定要住幾天,每個人都是「不小心的闖進」,然後又「臨時起義」的決定離開,很少人跟我們一樣,行程都確定得好好的(大陸客好像比較會有確切的行間表。),我們在SINGAMATA住三個晚上,第四天一大早就搭船往岸上去,張大哥也跟我們同行。
如果是要搭八點公車回斗湖的話,就要搭六點卅分左右的接駁小船,但因為我們打定主意,一起分攤計程車的費用,所以可以搭晚一點的船班------說實在的,這裏慵懶的氣氛太過迷人,我實在不想離開。
要離開之前,那些大部份來自菲律賓三寶顏的服務生,很熱情的要求我們一起合照,好幾個女孩子還大方的跟我們抱在一起,做出各種俏皮的動作,這讓我想起了以前在菲律賓旅行時,遇到的可愛人們。
最後,我們還是搭了小船,往岸上前去,SINGAMATA就在我們的眼前,慢慢的愈變愈小,直到看不見。
該買張當地的電話預付卡
到了SINGAMATA在港口的接待處後,VIKI跟我們說,JIMMY正好要到城裏去,問我們要不要搭他的車,一來他們可以多賺一筆錢,而我們也不用再到大馬路上去叫車,我們想了想,覺得這樣比較方便,所以就答應了她。
到了斗湖機場,跟JIMMY道了別,一會兒後,L才發現有些東西遺留在JIMMY車上,張大哥只得打電話,請VIKI打電話給JIMMYJIMMY才把東西幫我們送了回來。
張大哥說,可以在馬來西亞當地買電話預付卡,不貴又方便,打回國內也便宜,說得我也心動,下次也許可以試試看。
我們搭飛機回到亞庇後,張大哥先去我上次住的BORNEO BEACHOUSE投宿這個地點很好,離機場近,價格又價宜(唯一缺點,就是蚊子多了些。)。張大哥誤以為他知道我們這次訂的飯店地點,給了錯誤的方向,害我們往反方向走去,最後只得花15馬幣,請華人計程車司機載我們到這一夜要住的地方。
到飯店的距離明明不遠,可是司機還是要了不少的錢,後來張大哥聽了這番經歷,跟我們說,儘量不要搭華人的車---以上的事,使我想起了上次在餐飲中心吃華人阿嬤煮的空心菜加白飯,外加一個椰子水,竟要十五馬幣---可見「同文同種」並沒什麼優勢啊!
忘記名字的二星級飯店
這一夜住的飯店叫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本來想說,把飯店的小瓶沐浴用品帶回來,上面就會有名字的,只是沒想到這些沐浴用品好像是由當地觀光局統一製作、分售給規模較小的飯店使用,所以上面沒有我要的資訊。
L講,我們住的飯店是二星級的,裏面還附有一個小泳池,不過池水藍中帶綠,往好處想,應該是當中含的氯少了些。
我們沒有在飯店裏面待多久,就馬上出去跟張大哥會合。
搭十六A公車到巿區的旺旺山站
張大哥帶我們搭公車到巿區,公車的站牌就在我上次久候公車不至的地點從機場前面的大馬路直走,遇到垂直的大馬路右轉(靠左邊那一側),不久就可以看到橘色的公車站,等十六A公車一來,就可以直搭到旺旺山公車站。
後來張大哥又說,他問過其它背包客,他們表示,機場外就可以搭到十六A公車,不過我們都沒有實驗過,因而不知道是否屬實。
搭了十六A的公車,三人就往亞庇巿區方向前去,車子先開到絨丹亞路廣場附近停留,接另一批乘客,這時司機趁機跟我們收一塊馬幣的車費。
說到絨丹亞路廣場,就不得不提到附近的夜巿,一到晚上,夜巿裏人聲鼎沸,可能是因為人潮被夜巿拉去了,絨丹亞路廣場冷冷清清,店面也不多。
車子在廣場附稍事停留後,便又往巿區前進,最後到終點站---旺旺山車站。我們在旺旺山車站改搭巿內公車,其實從這裏用走的,大約二十分鐘就會到加雅街附近,不用搭車也沒關係,更何況沿著海邊走,景致頗美,走走看看也不錯!
不能說人家的「後壁話」
搭上了巿內公車,不久,就看到兩個女孩子也上了車,張大哥一見,就開始品頭論足:
「這兩個女孩子應該來自日本吧!沒戴帽子的那位還好,有戴帽子的,就長得實在不怎樣了!」
張大哥以為兩人聽不懂,所以一連串的批評馬上開始了,但後來女孩用中文問了我們一些問題,機靈的張大哥馬上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
「還好沒說妳們半句壞話,不然就被妳們聽到了!」
其實也是啦!張大哥是沒說過半句批評的話,因為他一說就是十幾句以上,當然不會有「半句」的。
佑記肉骨茶
坐車到加雅街附近,接下來就是徒步到處逛逛,想到上次到吃的「新記肉骨茶」,雖然覺得還不錯,但L並不滿意。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會覺得「佑記肉骨茶」比新記的好吃吧?我們一行三個人,這次特別到佑記吃肉骨茶,一小碟一小碟的菜色,真是美味,價格也比新記的實惠,難怪佑記的聲名比較響亮。
平實的OLD TOMN
吃完了佑記肉骨茶,張大哥建議我們到當地著名的咖啡連鎖店OLD TOMN喝咖啡。OLD TOMN在馬來西亞營運已久,業績興旺,就跟臺灣的85°C一樣,只是其歷史遠久,更有文化底蘊。OLD TOMN提供的食物好吃不貴,咖啡館裏的氣氛又好得很,就像我一直推崇的「老派紳士」氣質一樣,令人著迷。
帶些南洋咖啡回去吧!
除了在咖啡館裏喝咖啡外,張大哥又買了一大箱袋裝沖泡咖啡,準備回去臺灣饋贈親友。回到臺灣後,L把他買的別家品牌咖啡要我轉交給我母親,當作新年禮物。咖啡交到我母親手上後,被我喝了三包,加上其它家人的「努力」,咖啡很快的被一掃而光。咖啡喝完了,我還是念念不忘那香香甜甜的南洋咖啡味,這時才開始後悔當初為什麼沒買一些呢?
磅礡大雨伴我們走到機場
一天又是這麼輕輕鬆鬆的結束,正當我們走回旺旺山車站時,竟看到了在海中小屋認識的邱先生,先我們一天離開的他,在一天舟車勞頓後,從山打根回到亞庇,聽他講述辛苦的歷程,教我們以後的長程交通,都不敢搭公車了。
回到飯店,便宣告這次的假期結束,該是收心的時候了。
第二天一大早,只見窗外雨水旺盛的直直落下,看來又是一如往常,旅行的地方總是用「豐盛的雨水」跟我道別,於是我跟L就在大雨磅礴中,離開了飯店,往機場前去了。
後記:
我們的餐點呢?
我們這次搭的依然是亞洲航空,但感覺上,這次的服務品質差了些,如果不是我提醒服務人員,我們有訂餐點,空服員絕對忘記供餐。還有,我的餐點中有附咖啡,結果空務員給咖啡前,我還問費是不是包括在餐點中,空服員答是,但後來卻是跟我要五馬幣,接著才又提供一杯附加的免費咖啡,因此我自嘲:
「真是英語溝通能力太差而誤事!」
但張大哥卻覺得不合理,而把我的五馬幣要回。張大哥的據理力爭更教導了我,人啊!
「要極力爭取自己的權益才對!」
沙巴人對待客人的「中庸之道」
兩次到沙巴,給我一個很強烈的感覺---在馬來西亞,我不用擔心當地人會亂哄抬各項費用。記得在菲律賓遇到一位嫁給外國人的本地女士,她就忿忿不平的說:
「我只不過嫁給一個外國人而已,憑什麼我買東西的價格是一般人的三倍!」
嫁給外國人的本地人都這樣了,我們這些非本國人就更不用說了!在菲律賓買東西時,免不了任人宰割----除非是熟門熟路,態度強硬的人。
同屬於馬來人種的馬來西亞,對待觀光客的態度與菲律賓人截然不同,馬來西亞人不刻意討好客人,也不亂哄抬,所以在沙巴我們通常不會擔心當了冤大頭,張大哥甚至很誇張的說:
「馬來西亞對我來說,挑戰性太低!」
的確,馬來西亞的確是「合理」到讓喜歡挑戰的人,興趣缺缺,但如果在國外出遊的每一天都要在爾虞我詐之中度過,未免累人!
去年還沒到沙巴之前,我還擔心這個回教國家是怎樣的一個國度?在不少美國電影中,回教徒被形容得十惡不赦,但之前閱讀「經典」雜誌,才知道在回教教義中,有一則要「要對朋友好」的教義,因為這個訊息,加上亞洲航空在臺灣的開通,讓我決定要去沙巴試試看。果然,馬來西亞是一個讓人覺得舒服的國度,對待客人的中庸態度,讓人覺得沒什麼壓力!
在世人眼中,新加坡的經濟狀況比馬來西亞好,但真正深入接觸,才發現,馬來西亞的文化底蘊實在新加坡厚實得多,所以在兩次遊賞馬來西亞後,我愈來愈喜歡馬來西亞,雖然說我看的是這個國度的一部份,但至少這個國家有一部是我所喜歡的。
今年臺灣遭遇了數十年來最寒冷的一個冬天,天氣陰霾冷峻,讓我的手腳冰冷,很不舒服,直到造訪仙本那後,才開始覺得舒坦。相較於臺北陰溼的氣候,我開始懷念起沙巴的溫暖天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