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阿朗壹

照片整理好幾天了,一直沒好好回憶。距離上次到阿朗壹古道旅行,已經將近半年了,很多旅途拍的照片,我都擱著,一點也不急著整理,但阿朗壹卻總讓我掛心著,甚至夢到他,說不上來什麼原因。

行前,我依舊沒準備周全,但幾次這樣的旅行,卻總在照片與回憶裡留下深刻的印記。

其實這兩天的天氣預報都相當不樂觀,但我一點也不想打退堂鼓,夥伴也是。果然,一到墾丁就下起雨。這讓我想起大學時,每次墾丁行都遇上壞天氣,大概是颱風季節的關係。

下雨,還有海生館可以走走。我們到達時,正巧遇上工作人員清理珊瑚。


我喜歡在這裡呆坐著看魚群游來游去,雖然被禁錮在大水缸裡,不斷循著熟悉的路線轉圈,但這種沒有言語紛擾的空間,卻讓我羨慕起來。


沒想到這麼一待,也過了整個下午,晚餐在杜德偉爸爸開的餐廳-『院子』用餐,接著我們往出火去。


我不喜歡這個地方,原來是由地下天然氣冒出的火苗所呈現的景觀,但卻因為過多遊客總帶著爆米花、生蛋、地瓜……來這裡「借火」,從此野地垃圾遍佈。我想,只剩自然的火焰會美麗許多。


當晚,我們在民宿裡玩「傳統」大富翁、大老二,完全以王者之聲的姿態打遍無敵手。

第二天,竟然出了大大的太陽,民宿旁的小教堂在這裡像幅畫。這個時間,並沒有很多人上教堂,是我們起得晚了嗎?


我捨不得離開,在教堂周圍逗留許久。


一專一瓦襯著教堂的友善可愛。


難得的好天氣,是該踏浪的,但潮間帶這兒沒浪,水面安靜得讓人感到安心,潮間帶的呼喚卻清脆響亮!


不知道這個釣客有沒收穫,我的相機卻因為他收穫不錯。


海兔,我其實很怕她,但多看幾眼,兩隻可愛的觸角真的有點像兔子。別小看牠,牠前進的速度可快哩!
 

水蛇?無論如何我都不想靠近。


陽燧足,跟海星一樣是棘皮動物,據說它的嘴巴在下面,肛門在上方哩~




其實還有許多潮間帶的生物,我們在海生館就先「上過課」了,不過實際看到還是覺得特別可愛,這些活生生的動物在這才是真自由啊!


傍晚,我們往旭海去。該說幸運嗎?即便氣象預報著壞天氣,在搖晃的車上,恍恍惚惚,我好像夢到了夕陽西下的曠野。


到的時候,我看見熟悉、棉花朵朵的天空。


旭海到了。


旭海這有一間公共浴池,在旭海國小旁,可惜當晚我沒興致,澡堂沒有門,又沒任何旅客,讓我決心放棄~~~下回再來吧!

因為凌晨四點就得起床出發,吃過附近不太好入口的晚餐,我們就上床休息了。

清晨,我們沿著海邊走,天空從黑到亮,沒看見日出,這羞澀的天色,還是讓我無法移開視線。


我好喜歡好喜歡這海邊的小店,據說是相當有名的海鮮小吃,但昨晚我們拖著疲憊的身體前往,早已埋入沈沈的夜裡。無論如何,我喜歡它這樣,靜靜躺在美麗的景色裡,不要醒來。


往阿朗壹的起點,濕漉漉的小徑。


牽牛花上的露水,像剛撒上的顏料。


鵝卵石遍佈,礫石灘的迎接。


傾斜的石子路,走起來特別辛苦,卻也讓我更清楚記得腳步的聲音。


枯木,平躺在海邊石礫上,特別絕望。


觀音鼻,其實是觀音山延伸與海相連的部份,這段海灘從海到山壁只有數公尺,古人經過這裡必需趁海浪退去時快步通過,可能會有被海浪捲走的危險。如今海岸退縮了,以前的陸路已經沒入海中,因此有人在這裡搭起麻繩往山上攀爬,改從觀音山的半山腰高繞而過。


遠眺太平洋。


也許因為不是假日,這兒不見其他遊客,倒是我們遇見了單車客,一個人在顛頗的石子與岩石高低起伏間,拆裝著自己的腳踏車。過客的緣份,就該這麼短暫而美麗。




古道,就在水泥地處告一段落。


再見了,阿朗壹,希望下次來,能再見妳美麗的身影。


+ 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