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青春的步伐~新阿溪縱走

溪阿縱走,是位於臺灣中部山區的1條知名健行路線,起點為南投縣鹿谷鄉的溪頭,終點為嘉義縣阿里山鄉的阿里山國家森林遊樂區,由於沿途風景秀麗,步道平緩,成為許多年青年男女聯誼熱門路線,昔日只要救國團開團據說都以秒殺速度結團。民國88年921大地震後,因沿線多處路基崩塌損毀而中斷;97年12月,國軍特戰指揮部通信區隊17人曾由阿里山出發,經奮起湖後,再接上昔日路線成功到達溪頭;由於途中需經明隧道坍塌地,及匯流口大乾溪溝,危險性極高,不適合一般登山客通行。

現在的溪阿縱走係從杉林溪仁亭登山口開始,途經杉林溪工寮、亞杉坪林林道、好漢坡,下切水漾森林後,接著經眠月神木,上繞松山、石猴、眠月站、塔山站後到阿里山,全程約29.5公里,這次即為逆走溪阿,由阿里山至杉林溪。

行程規劃
時間:106年3月11日至3月13日
第一天(10.5KM,上坡 692M,下坡 459M)
阿里山森林遊樂區(1030)-眠月線鐵道-塔山車站(1330午餐)-眠月車站(1500)-石猴車站(1530露營)

第二天(8.6KM,上坡 649M,下坡 716M)
起床(0500)-出發(0630) -松山(H2,551M、0840)-眠月神木岔路(1330)-眠月神木(1430)-水漾森林(1530露營)

第三天(10.4KM,上坡 655M,下坡 813M)
起床(0600)-出發(0800)-鹿屈山登山口(1015)-杉林溪仁亭登山口(1420)-賦歸。

3月11月上午6點,我與來自新竹15名夥伴會合後,往嘉義阿里山出發,行前數日天氣不佳,接連下了幾場大雨,所幸昨日已開始轉晴,越往南行天氣越好,接協作上車後於上午10點30分抵達阿里山森林遊樂區,適逢賞櫻季首日,今年雖因暖冬櫻花遲開花況不如預期,仍舊吸引大批遊客前來,整裝完畢後,在遊客的注目之下(他們大概在想怎有人揹著大背包賞櫻?),我們浩浩蕩蕩往沼平車站出發。

自沼平車站旁祝山線鐵道進入,沿著鐵軌走兩旁盡是高聳入雲的柳杉,林中也會有些檜木,花期較早的山櫻花仍未完全凋謝,溫暖陽光自林隙間灑落,景色令人心曠神怡,鐵路筆直平行延伸,路旁偶爾柠立著里程數及通行燈號誌,訴說森林鐵道百年悠悠歷史,行經十字分道,我們捨右邊祝山線,取行左邊眠月線,歷經921大地震、72水災及88風災等災害,眠月線鐵道早已柔腸寸斷,年久失修的鐵道埋沒於荒煙蔓草之中,部分得仔細看才找得到,聽著嚮導Joe講述二十幾年前帶團走溪阿縱走趣事,今昔對照很難想像早期溪阿(阿溪)縱走人們搭火車或步行時的歡樂景象。

祝山線與眠月線十字分道

往眠月線續行,過了片刻,感嘆之餘視野豁然開朗,能看、聽見對面阿里山森林遊樂區及服務臺廣播,同時前方因坍塌而鋼筋水泥裸露的明隧道亦在雲霧中顯得猙獰恐怖,該明隧道是我們此行挑戰之一,前些年數次天災引發塔山大規模土石崩落將明隧道硬生生沖成2截,中間沖毀處我們必須貼著岩壁小心緩慢橫渡過去,踩著拉著善心人士架設的鐵梯與繩索,任由從溪谷湧上來的雲霧掩沒自己,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一旦失足那真成「騰雲駕霧」了!

待眾人一一通過明隧道,續往前行,過了一個又一個隧道,眠月線特色就是隧道多,有的長達數百公尺、有的則三五步即可通過,有的僅鑿開岩壁即成、有的則還要以水泥、混擬土及架設木樑支撐,部分隧道內部還有坍塌得手腳並用,看著每座隧道標示牌,想像帶著頭燈的自己就如火車過山洞一樣。

穿越最長的2號隧道(414公尺,海拔2,344公尺)後,抵達塔山站,於平坦的木造月臺上午餐曬著太陽令人昏昏欲睡,但時間無法允許我們久待,塔山站之後除隧道外尚且有數座鐵道橋樑,Joe說早期眠月線尚未停駛前走在橋樑上要事先計算火車行駛時間,免得火車都來了人還在橋上得跳橋,踩著橋樑上軌道與軌道之間木板前行,偶爾還要避開腐蝕已久的部分以免踩空,不經意往橋下瞄一眼,慶幸自己沒有懼高症,不然真的會軟腳。

眠月站
離開眠月站,約30分鐘路程即抵達石猴站,這也是我們今日露宿地點,大型木造建物、遊憩區觀景臺訴說當年遊客如織景象,見時間尚早,大夥放妥行囊在嚮導的帶領下至觀景步道看看當初熱門景點-石猴究竟長怎麼樣,穿梭於比人高的芒草中,四處尋找石猴蹤跡,最後找到石猴時發現頭部早已斷裂,沒有猴子形象,一群人難免失望,只好發揮想像力想像眼前巨石與猴子相像之處。

石猴站露營(以下部分照片來源:Joe Joe Huang

在森林圍繞中的石猴車站一夜好眠,翌日依舊是好天氣,據說百年前倡議阿里山開發的琴山河合博士地勘時曾夜宿這一帶,在森林中聽著溪水潺潺伴隨皎潔的月光與閃爍的星光心中感動無法成眠,眠月之名由此而來,少了火車帶來的人潮,靜謐的林間時有不知名動物叫聲,大家笑說只要不是黑熊就好;位於石猴車站下方、昔日溪阿縱走路途中最陡的一段好漢坡(阿溪是下坡)因嚴重塌陷,第2天我們與過往乘載無數男女回憶道路分別,走新路線即往車站右方、高繞松山經眠月神木、水漾森林後再接林道;異於昨日輕鬆愜意,今日總算有爬山之感,在原始罕無人跡的路徑中,邊跟著嚮導邊留意路旁是否有友團標示路徑的布條,一會兒爬上坡一會兒又下坡,隊友們沒了嬉鬧,集中精神深怕踩空滑倒,約2小時後抵達松山。

海拔2,551公尺的松山係此行最高點,我見此處非屬熱門區域,玩興一起拿出手機把玩,嗯……,再次證明中華電信真是登山客的好朋友,網路訊號良好,隊友中有重度網路使用者怎能放過此良機,一時間紛紛打卡、拍照;自松山之後,我們必須下切700公尺至水漾森林,除了滿布松針柔軟步道外,因地處凹谷,處處可見乾溪溝,光想像從昨日崩塌的明隧道、腐蝕的木板及今日的乾溪溝遇到下雨天的場景,心中再次感謝上天給我們好天氣,也許經常受到水氣滋潤,乾溪溝大石表面滿布翠綠的青苔,當陽光從林隙灑落,我突然覺得自己身處於電影魔法公主森林內,誰說臺灣沒有美景的?當然有,只是我們周遭環境都已過度開發,需要用雙腳走入山林裡罷了。

魔法森林
抵達眠月神木岔路口已是午後1點左右,林間逐漸被霧氣圍繞,天色亦轉為陰黑,為避免被霧氣遮蔽路徑,大家匆匆忙忙趕到眠月神木,短短相處時間內感受一下全臺第2大、樹齡逾4,000歲神木,趁天尚未黑前趕回岔路口然後往水樣森林方向走,或許是上天不忍讓我們於迷霧中行走因而迷失方向或滑倒,突然間雲霧散開直至水樣森林為止,於水漾森林再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淹沒森林,僅留下我們的讚嘆。

眠月神木
水漾森林乃921大地震落石將當地石鼓盤溪的水道形成1個長約1公里,寬約200公尺的堰塞湖,而生長在石鼓盤溪上游平緩谷地為數眾多的柳杉森林,則因堰塞湖而浸泡在湖水中,原本綠意盎然的柳杉森林隨時間逐漸凋零、腐敗,只剩下形同枯骨的枝幹,呈現出另一種特殊淒涼的美;這次已是我第3次來水漾森林了,相隔數年水漾美雖美矣,但隨柳杉枯枝相繼倒塌及過多人潮所造成環境問題已不如以往,唏噓長嘆之餘也希望這般美景別太早消逝;隔日看了一眼晴空下的水漾美景,再循當初好漢坡、亞杉坪林道、廢棄工寮及鹿屈山等我所熟悉的路徑下山,10公里路程亦花了不少時間,於南投竹山慶功宴後結束這次旅程。

謝謝Joe幫我們拍美美團體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