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馬特,要你知道的馬特洪峰

策馬特,只因馬特洪峰而起的觀光城市。城市並不大,同樣地任何角度都可見遠處那一頭像是富士山般的金字塔高山,主要的街道班赫夫大道,擠滿人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到此,說是為了瑞士Zermatt而來,倒不如說是受到Matterhorn精神招喚。
 

出了策馬特的車站,往右走到教堂的500多公尺路程是主要的大街,飯店跟商店到處林立,由於禁止車輛進入,行人走在街道上根本是橫行無阻,只有觀光客用的響著噹噹聲馬車和電動車會搶路,夏天跟冬天是這裡的旺季,所以,人滿出來的感覺隨處可見。今天在策馬特的重點只有兩個,一個是看金字塔灑上金黃色,另一個重點是買紀念品。從班赫夫大道直直走即可看見馬特洪峰,不想人擠人的話,博物角落的馬摩特之泉是個觀看據點,另一個就是跟著人群走,從Katholische教堂走去,左手邊會經過馬特洪峰遇難的登山家長眠墓地,往下走到穿越Mattervispa河的橋樑,便是最佳人氣觀賞點,我是下午到達,建議上午起個大早會更有fu,畢竟晚上8點多陽光都幾乎快下山了,可細細品味馬特洪峰的美景實在是有限。
在瑞士幾天下來,購物並非是此行的目的,但感覺出來就必需要對親朋好友有所交待,旅程也都過了一半,因此抓住機會來選定策馬特限定商品,時間多可以在巷弄裡穿梭打點,若要趕時間建議直接就去超市一次買足,這裡的Coop賣的東西算是最陽春及是最便宜的,但如果你預算夠,建議是可以在此買支高級瑞士鐘表,好好犒賞自己。另外,大道上傍晚17:00-17:30會有牧羊人家往返於村莊下方的牧草地,其中還有小小牧羊人扛起小羊的畫面,光看這種陣仗真是有趣,不過我想對於牧羊人家來說,這應該是早已司空見慣的場景了。

■葛納特觀景台

上午搭乘登山火車上到葛納特展望台,展望台標高3089公尺,可以見到馬特洪峰高山群及高納冰河的壯觀全景,視野十分遼闊。老天爺似乎對我們很厚愛,連著幾天的晴朗天氣,山上雖是溫度只有個位數,但短袖衣服就足以應付這涼爽的氣候了。車站外是個小型商店,一旁就可以感受馬特洪峰及高納冰川的魅力,只是沒有那清晨與傍晚陽光灑在岩石上的美麗光影,呈現的是結結實實的粗獷感受,還有一群睜大雙眼的遊客,發出的陣陣驚嘆聲。另一頭的高納冰川,鑲有藍色冰晶的紋理,把山的稜線織成一條條光束,將壁面上的光影潛移足跡,封印在歲月緩慢流逝的美好之中。
持續往山的一隅走去,視野多了些許的點綴陪襯,遠眺盡頭,除了白色籠罩大地的荒蕪,看不見的思緒漫延,著實令人念天地之悠悠之慨,或許是旅人的心無所遁形,也或許是空氣中多了風的折騰,重重迷茫的雲霧已無法紀錄這場我與馬特洪峰的對話,敲打著被冰封千年的孤寂,徒留手絡印在雪地裡的深刻記憶,一聲聲,撼動心扉,非墨非幻。
離開展望台,我選擇步行到利菲爾湖畔再回到城裡,一路上,海拔高再加上樹木不生的岩石世界,更能讓人感受大自然的氣息,展望台下方的湖泊方向走去,其實是兩座大小不一的湖泊組成的,先見到的是大的利菲爾湖,建議直接走下去拍照,因為第二座小湖的倒影會被石頭擋住,晴朗的天氣下湖面的倒映清晰可見,造物者最神奇的就是一體兩面的合諧美感,上方的真實透明,略帶嚴謹的排列組合,一筆一線,把景物刻印在既定的位置上,反倒是下方的幻影模糊,導引旅人想像的虛幻憧憬,一圈一點,把整個空間空打破,眼睛所見景物因人而異,你的心也隨之盪漾而激起陣陣漣漪,這就是我喜歡的思緒放空時刻。
過了湖邊會走到沒有道路指標的岔路,往左走一小段平坦的山路,接著就會看到一條直直的山路往Riffelberg,沿路除了陽光陪伴外,就只剩下輕風吹拂著馬特洪峰的清新,還有好像走不完的山路,上坡下坡,岩石承戴著旅人鞋印,也成了感受登山步道的絕佳景點,走累了,坐下來,喝口水,讓眼睛去描繪馬特洪峰的千姿百媚,讓耳朵去傾聽風吹過馬特洪峰的音符旋律,也讓自己的心釋放這一季的煩悶與哀愁,撫平思緒。起身往下繼續我的健行路程,腳下的岩石坡似乎愈來愈多,相對的也開如感受到有Riffelberg的蹤跡,繞過整修的舊站,沿著鐵道的軌跡,綠色隧道圍起了對抗陽光的防御線,讓炙熱的情緒得已得到短暫的抒解,等待車子的到來,等待另一場追逐馬特洪峰的倩影,我回到了策馬特,最初的起點。

■蘇加內天堂

回到城裡用完午餐,在冰淇淋店小弟的指引下,來到了前往蘇內加天堂的電纜車搭乘處,不同於葛納特登山纜車,蘇內加纜車是地下式的,往標高2288公尺的展望台行駛,一出展望台除了在餐館前喝咖啡外,繞到另一端還可以再往羅特洪峰冰河天堂展望台,一開始我沒注意到自己只買一小段,索性搭上戶外的纜車到達轉運站時就得折返下來,不過到是讓我多了一段坐纜車欣賞群山的壯麗風光。

來到蘇加內的目標就是要來看一座萊伊湖,瑞士人在纜車出口還設置了一座上下電梯,方便旅人節省一小段路程,當然對我這個喜愛健行的旅人來說,用走的才能體驗這一草一木的生命力。從纜車出口咖啡餐廳的露台左下方就可以看見藍色的湖泊,之後再朝著湖泊方向前進。只是有點讓我傻眼的事情發生了,心中所想的湖泊此時變成了一座小型的戶外游泳池,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有的人在曬日光浴,有的在水中玩起滑板,更是令人莞薾的是還增加了一條人力渡河繩索,把美麗的萊伊湖裝扮得俗不可耐,讓我大失所望。於是,立馬往下走去另一條策馬特的健行步道,除了沿路欣賞風景外,遠處的馬特洪峰也是讓人忘卻疲勞的所在,健行需2個多小時,算一算回程的時間有點趕,再加上早上已在葛納特步行許久,於是在到達Mossjisee湖泊後便折返回到纜車處。
如果你問我兩處展望台如何取捨,我想時間決定了最重要的條件,一般來說上午的光影最美也最好,下午就只能看著逆光及雲霧環繞而望山興嘆了。但或許是蘇加內纜車較接近萊伊湖,人工設施有點影響到湖面原始的美感,大自然的藝術之美可是容不下人為破壞的,所以我還是若只能擇一,就是葛納特為首選,可以看的景點及欣賞的地景變化較多,被人為破壞也較少。
陽光灑落夏日微醺的午後,空氣中瀰漫著塵埃煩悶的不安,穿過緩慢流轉的步覆闌珊,遠處是逃避的小停頓,馬特洪峰給了旅人是出走,也是一種生活上的舒緩,須臾片刻的靜謐,只有光線在稜線訴說的漫漫過往,時而柔和,時而銳利,道盡這空氣中凝結的厚重深幽,桀驁不馴的冷冽,是寂滅夜裡的悲歌,唯有那澄淨無波的湖水,才能洗去人們在塵世的不堪與夢魘,渲洩出一道道記憶的美好與良善。過往雲煙躲進杯觥交錯的夜夜笙歌,成了淡忘情怯的最佳寫照,當陽光再次乘風而來,我將會明白,遺留在金字塔上的策馬特,時光荏苒,我心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