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之南的原鄉咖啡輕旅行-- 吾拉魯茲部落(下)

第二日的清晨,聽聞即將要開放的琉璃吊橋就在旅社旁邊,大夥便興高彩烈地前往,果然十分壯麗,只是並沒有看到甚麼琉璃珠,有點小失望...

此橋的建造緣由

 
 
 回程的路上正好看到所住旅館的外觀,旅社也名為琉璃珠

旅館正門口的對面綠草如茵,兩旁枝葉繁茂,真美! 

從琉璃珠風情旅店到今天的目的地吾拉魯滋部落車行約三十分鐘,一下車,便看到一位全副武裝的原住民青年站在門口迎接我們。

 
迎賓儀式包括了請五位來賓一起喝小米酒,聽說冰冰涼涼蠻好喝的。

 
接下來帥哥美女以吉他和鼓聲,唱誦了迎賓的組曲。

接下來我們被邀請到咖啡館的二樓,有專人要做咖啡的介紹,二樓的牆上有一整排有關此地咖啡的介紹:



這張說明要特別澄清一下,雖然北大武山標高3092公尺,但是咖啡豆可不是長在那麼高海拔的地方,這裡的咖啡豆主要是生長在大約1200公尺左右的地方。

接下來是專人的介紹,內容主要是簡介最近舉辦過的屏東咖啡烘焙大賽,不過從頭到尾就只有這麼一張PPT,有點吃驚。


接下來盛裝的魯凱族帥哥帶著我們參觀吾拉魯滋部落,這是排灣族的部落,圖中是咖啡館旁的圓環。

帥哥告訴我們: 只有頭目的家門口才會有這樣巨大矗立的石板,原因是頭目對眾人說話的時候,必須背靠著這面石板,才不致於被人暗算。

而我們要拜訪的這間傳統石板屋,屬於這個阿拉依樣部落

進去之後這五位加起來超過三百歲的老嬤嬤們,用自己的語言唱了迎賓的歌曲歡迎我們,甚是感動! 很喜歡他們的藍染裙子,好有味道! 
 
 房中的櫥櫃裡陳列著排灣族的傳統服飾,都是純手工,非常精美!
 



這些都是水鹿的角

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這張床在一進門的右手邊,是一家之主所睡的位置,為什麼要睡在這裡呢? 是因為可以在敵人一進來的時候就可以削下對方的頭,天呀! 

之前在霧台鄉時看過黑熊爪子的頭冠,這是山豬獠牙的頭冠,比較之下就可看出明顯的差別
 

屋內的墓穴,據說排灣族是蹲著直立葬,而且一層一層放下去,好特別的風俗!

這是放臍帶的肚臍穴,真的是生老病死都在同一個房子之內啊! 

 翻拍了一張老照片,古老的傳統服飾真的超精美! 
 
接著逛了整個部落一圈,直到看到這阿拉一樣部落大頭目的家,證實剛才所說為真,整個部落只有大頭目的家才有這一巨大的石板,剛才我們參觀的是樣板屋,這才是大頭目真正居住的房子。

這是莫拉克風災之後新建的永久屋,由紅十字會的捐款所建設的,可說是建築與文化語言的混搭風。


逛玩了一圈也到了吃中餐的時刻,中午是吃自助餐,也是很類似的菜色:
 
 飯後是咖啡手烘的DIY體驗課程,平常此咖啡館的咖啡都是由這台咖啡機所烘焙而成
 
而我們呢,則是要土法煉鋼,用陶壺來烘焙咖啡
 
 
戴上手套,把咖啡豆倒進陶壺中,打開瓦斯爐,然後就一直畫圓狀地搖晃壺身,聽到第一聲明顯的爆裂聲之後,還要再聽到嗶嗶啵啵的小爆裂聲才是烘焙完成,但是究竟是烘焙到多深,就看各人的手感了,下圖是我的作品,應該算是中焙吧! 
 

 烘好之後從陶壺的把手端倒出豆子,用這粗大的風管吹冷風降溫,順便把殼吹掉。

 
從這塊色板上來看,我烘的咖啡還算是淺焙呢! 
 
之後工作人員再把我們烘好的咖啡豆用這台機器磨成粉

裝入濾掛包中,就成了濾掛咖啡
 
在臨行前,我們受邀到部落中的小學旁的咖啡屋喝咖啡,這杯咖啡又是完全不同的風味,非常溫和順口,我帶了半磅的咖啡豆回來要讓家人品嚐。
 

咖啡店的老闆,告訴我們他已經取得咖啡豆的有機認證,看來台灣的泰武鄉咖啡,遲早會是台灣咖啡的明日之星!

 
傍晚六點左右,縱使有千百個不願意,我們仍是踏上了歸程,這次的咖啡之旅,讓我們學習到太多精采的咖啡知識,也讓我徹底改變了對咖啡的看法,之前喝咖啡總會心悸失眠,這次雖嘗試了好多家咖啡,卻完全沒有心悸的感覺,而咖啡的生產,製造,烘焙,沖泡的每一個步驟,都有可能影響到最後喝到的咖啡風味,而這次的體驗,也讓我發現咖啡的風味真的可以是千變萬化,如果大家有機會到屏東,不僅可以造訪這些部落,更別忘了品嚐台灣土生土長的咖啡,並和親友分享這國土之南的咖啡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