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不枉此行,噶丹松贊林。

以禪為體、以密為用、以淨土為歸
二月之行
來到雲南香格里拉

我非佛教徒,連宗教徒都沾不上。
但卻因為黃玠和魏如萱的一首香格里拉對這地方有莫名的憧憬,聽起來或許有點蠢,但這大抵是一種無謂卻對自己的堅持。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聽聞香格里拉大火,和好友聊著聊著話題圍繞於「我們都還沒去過,也太可惜了。」惆悵之餘,竟和朋友說終有一日我會踏上香巴拉王國,這耳語中的人間樂土。

今年二月冬季。
一頓年夜飯吃完在拜完年,拿著機票就急赴香格里拉。
只為了看那傳說中的紅屋頂,又或是為了松贊寺轉經,轉出那身厄運。原本這次的旅程應該是不會寫出來了,辭職後整理照片翻出香格里拉的照片,不寫又覺得可惜。畢竟我吃了這輩子第一口青稞餅,喝了幾杯酥油茶,還在火車的臥鋪睡了一夜,直到今日,我似乎都還有靈魂留至於松贊林寺的感覺。

幸好平時有收集門票與紙張的習慣,那張松贊林寺的票卷才沒被我丟掉。
一張門票一百一十五元人民幣,依照現在匯率算大概將近六百台幣,包含車費與導遊解說。

票卷上寫的那麼行字「香格里拉神靈的棲地-噶丹松贊林寺」,神靈的棲地啊,讓我想起過年時刻宮廟裡擠滿了人只為了拜神,大抵上是因為那顆信仰的心吧。而我想最接近神靈的莫過於在吳哥窟時,行走的石頭上,與千年樹洞。





香格里拉松贊林景區由藏區十三林之一,號稱小布達拉宮,藏區著名的聖女寄魂湖-拉姆央措湖,香格里拉的母親河-奶子河溼地,以及茶馬古道重要驛站-崩熱村四大景點構成。松贊林寺是雲南境內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由五世達賴於一六七四年奏請康熙帝批准後親自選址,賜名"噶丹松贊林寺"



曾經在看過網友問「為什麼有人到寺院會哭的一塌糊塗?」
有個網友回答可以參考「庭前柏樹子」,若是以往悟性還沒那麼高肯定是得看且過吧。其實現在也沒有什麼悟性可言,就算還小時參加幾次誦經班,小學時睡不著午覺被老師逼著到後面看心經,參加過三次佛教葬禮,外婆、外公、祖父,念過上百次經,卻沒有一句記於腦海中。
或許我早已被佛給拒於門外了吧。

這次的旅途,行於高原之上,氧氣缺薄卻有利於腦海思考。看著信仰藏教的信徒,三跪九叩來到松贊林寺的樣子。讓我想起某人跟我說過他行至耶路撒冷哭牆時,未有哭泣聲,大多是觀光客的湊熱鬧,身穿正裝的猶太人人手一本聖經與頭戴卡巴。手不時的撫上石牆,低聲禱告專注的模樣。

或許趙州禪師的「庭前柏樹子」就是這個理,對那些真切從心中信仰的信徒來說,佛心潛藏於四周。










 

 

 

 

 

 

 

 

 

 

我與松贊林寺的合照,比「耶」是觀光客的態度。
這趟旅行最適合聽的歌就是好妹妹樂隊與宋冬野了。



除去寺廟,其他錯落有致的房屋都是僧人或藏民的房屋。
香格里拉的藍天,漂亮的一塌糊塗。soulmate來自上海,我來自台中。他上學時期呆過天津、北京這些地方,她說沒看過這麼藍的天空,縱使這位朋友被該死的高原反應纏著。但並不影響對這片藍天的讚美。
寺院與藍天,是平和的風景。







大火確實無情,獨克藏宗被焚燒後,松贊林寺更成為香格里拉最值得旅遊的景點。雖然寒冷,但溫暖的陽光野帶來了稍微的暖意。
藍天與白煙,和傳來的鼓聲,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原,物換星移、物事人非,卻依然獨特。



這些階梯真的會害死都市軟腳蝦。
但我畢竟為了美景與良辰怎樣也要咬牙爬上去,在往上爬的途中,看見身穿紅袍的僧侶,健步如飛的往下走。
雖無武俠劇中所謂輕功那麼誇張但對於氣喘如牛的觀光客眼裡,儘是欣羨。









那寺,那僧,那狗。
燃柴火,院落門口寫著女賓禁行。這裡是寺院的炊房,有趣的是女賓禁行這四字,我呆在門口著看寺院的人加柴。而旁邊的階梯上,一隻狗正悠然的睡著。
內殿是沒辦法照相的,只能以一派莊嚴來評點。
一進內殿,不可著短裙,禁止大聲喧嘩。幽暗的空間,稀微的燈光來自祈求的燭火。添加香油錢可以帶走佛珠或是幸運練。全依個人喜好,又或是純粹參觀也行。
在吳哥窟錯失過帶紅繩的機會,這次因為自己內心的苦悶,點了燈,念了祈語,只求心想事成。





松贊林寺也八大康參,分寺之意。
八個不同的康參,組成松贊林寺。

藏傳佛教雙鹿朝聖,象徵佛子隨佛聞法修學。



由上往下拍去拉姆央錯湖與佛塔。











覆蓋山頭的白雪還是可見
只願貪圖一派悠閒







想起犧牲於此的自拍桿,覺得蠻好笑的,拍一拍的途中自拍桿的頭就斷了。
本來這趟不想帶相機的,因為太高又要大量走路還要夜宿臥鋪,但就這片美景只覺得值了啊,值了。







等我弄清我這趟花費多少後再來寫個攻略吧,雖然我總覺得我們此趟跟別人走的是反方向。
至於松贊林寺到底有多美,留給你們去判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