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絕美祕境喀納斯:森林之月協奏曲

階梯終點是月亮灣,寧靜的河面泛著一層薄薄的水煙,看著這片天地之氣,頓時感到無比輕鬆。煙波矇矓下月亮灣倒出奇的靜,天空飛鳥樹林走獸都不知到那去了,一點聲響也沒有,在萬籟俱寂下心也跟著沉澱下來。突然後面跟來的夥伴腳步聲劃破這份寧靜,小銘重拾心緒前行。

澄碧清澈的月亮灣將山光水色融為一體,像面光彩奪目晶瑩剔透的巨大翡翠,此時此刻再多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呈現其十之一二。請容小銘用最通俗的青山綠水來稱呼吧。

湍急的喀納斯河水在月亮灣都安靜下來,水煙隨著太陽升高淡去不少。小銘忽然瞭解所謂『玻璃似的河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當你倒轉了頭 看河,它像一條最精細的薄紗張掛在山谷之上,襯著遠處的松林而發光,把大氣的一層和另外的一層隔開。你會覺得你可以從它下面走過去, 走到對面的山上而身體還是乾的。你覺得掠過水面的飛鳥很可以停在水面上。是的,有時它們氽水到水平線之下,好像這是偶然的錯誤,繼而恍然大悟。

月亮灣是森林一面十全十美的明鏡,再沒有什麼像這一個躺臥在大地表面的月灣這樣美,這樣純潔。這一面明鏡石子敲不碎它,它的水銀永遠擦不掉,它的外表裝飾,大自然經常在那裡彌補;沒有風暴沒有塵垢,能使它常新的表面黯淡無光。

在群山之中,月亮灣旁,望著水邊直立而起的那些山上的森林,這些森林不能再有更好的背景,也不能更美麗,因為森林已經反映在河水中, 這不僅是形成了最美的前景,而且那彎彎曲曲的河岸,恰又給它做了最自然又最愉悅的邊界線。

步道兩旁滿是白色樹皮的疣枝樺,喀納斯的秋季,令許多人想到樺樹的美,那種美是真正秋季的標誌,走在樺林中,腳下鋪滿赤黃色的落葉與銀白的樹幹,金黃的葉子,湛藍的天空交相輝映,儼然一幅歐洲風格的油畫。

月亮灣是喀納斯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魔鏡;望著它的人可以測出自己天性的深淺。灣邊樹木是天鵝絨般的裝飾,而四周蓊郁的群 山是鑲嵌在上面的寶石。

拐過兩個灣後河水又漸轉急。明朝沈節甫曾在八歲時對出『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的佳句,人的心性本就是自由 自在無憂無愁的,哪來的煩惱啊?為的是外在的風呀雪呀!

走了一公里多後也快來到終點臥龍灣,喀納斯河河水在此從臥龍灣西北角注入,高低有些落差所以進水處玉珠飛濺激浪拍石。小銘在這段追上拍寫真的大陸情侶,田師傅說他曾接待過拍裸體寫真的客人。

步道接著開始上升,月亮灣慢慢消失在森林裡。漫步在這段與月亮灣近距離接觸的步道,宛如聆聽一首悠揚澄淨的協奏曲,在朦朧中輕柔的月光偷偷地流進心坎,一會兒又不知蹤影,只遺留暖暖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