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尚尼亞]讓人想一輩子的微笑。



在暗黑魔王的舌燦蓮花之下
我們放棄了賽倫蓋提
或許有些人覺得可惜
覺得我們傻
覺得我們被騙了
的確
我們是傻了
我們是被騙了
直到我遇見她
一切都值得了

 那天晚上導遊攤開地圖,用了他肥厚手指頭指著我們要前往的餓夜叢林(誤),這段路,開得很辛苦。我們已經習慣了只要主要幹道才有柏油路的非洲,當我們轉進紅土大地,我相信我們再度跟世界失聯,跟文明(稱得上嗎?)脫鉤。沿途,馬賽族人趕著他的牛群、羊隻在吃草。如果不是牛糞屋的偽裝技術太好,或者該說他們個個都是健人,腳勤快的每天走好幾公里牧牛羊。

圖片 : 住水泥屋算是很不錯的了

在坦尚尼亞,有半數的人每天收入不到45元台幣,在如此窮困的生活條件下,小朋友要的是我們喝過剩下的水、小朋友跟我說他要去學校,有筆可以給他嗎?(註)。當下,如果是在動漫裡,這一格的畫面應該就是這樣了↓


進入蠻荒地區前,會經過一個類似發展協會的辦公室,應該是要在這繳交一些贊助費用與登記。說實在其實沒有很多觀光客會來,在等待的同時,附近的小朋友也開始聚集過來。車上還剩下一些台灣帶來的餅乾,我們知道其實不應該給小朋友吃糖果的(因為他們不刷牙),但是你看著她們似乎在期待著什麼,心軟了。
 

圖片 : 實在事太混亂了..小陸的臉都歪了

當你把餅乾放在其中一個小朋友手上,就如同被丟進池塘裡的吐司,小朋友像極了那張大嘴的錦鯉開始圍住我們搶食。趕緊我們把零食拿給當地的村長(也是即將帶領我們參觀部落的導遊),只見他講了幾句話,小朋友馬上安靜下來的一個一個排好隊領餅乾。
 




我一直很想去當志工,但目前的我真的完全做不到,才總是募集物資(多背一公斤)
,借用大家的愛心。在我們的社會裡,接收到了非洲有多少多少的疾病,這些疾病又是多麼多麼的恐怖。小朋友臉上掛著黃色與白色的鼻涕,全身髒髒的,外加他們有時後會打野味,當他們靦腆的伸出手要與我們握手的時後,心裡頭是會掙扎一下的。想了1秒,我接受了這個招呼,也伸出手與他們say hi、say thank you。非洲給我們的死板印象太強了,這是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我也為我自己有這樣的念頭感到丟臉。
 
我忘記我們去哪裡了,又再一次的視線所及房子裡的小朋友又團團把我們圍住。大部分的大型小朋友靠著手長腳長把餅乾都搶走,就算我們怎麼找細縫要塞給跑比較慢的小型小朋友,都徒勞無功。此時,遠遠的看到一個小朋友背著一個小小朋友朝著我們的方向奔跑,排除萬難,把兩包餅乾放在他手上,看著她的笑容,再看著她開心的把其中一包餅乾拿給後面的小小朋友(我想他應該還沒有牙齒可以吃吧)
 


我們討論著,這輩子他們能不能夠離開這片荒野,這輩子他們有沒有機會離開自己的國家,這輩子他們會不會知道有著跟他們完完全全不一樣的世界。如果是我,如果我這輩子沒有機會離開這片荒漠,就讓我一輩子都生活在我所看到的世界裡吧!否則我應該會變成艾倫或者是愛爾敏(進擊的巨人),冒死都要衝出50公尺高的壁外世界。
 
每一次的每一次,每當我開始懊惱為什麼我們這麼傻會被騙,但這位小朋友的笑臉出現在腦海裡的時後,我真的覺得一切都值得了,這是一個會讓我想一輩子的微笑。
 
圖片 : 讓人想一輩子的微笑

後記 : 原來小小孩背小小小孩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