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禧過境與河內的第一印象


這次的北越行選擇了北部出發的團,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主要是行程輕鬆及吃住有一定的水準,再加上隔天的早班機7:30越南航空,所以就跟老媽提前一晚先上桃園。
之前住過海霸王的城市商旅,感覺還算不錯,這次就選擇桃禧,搭配早班機方案,可以省掉高鐵及機場接送的錢,但卻得晚餐自費。

這家旅館的住宿品質具有一定的水準,光看浴室內的盥洗用具排成這家最具代表性的婚禮場地-玻璃教堂(位在餐廳挑高的二樓),就知道極具巧思!

第二天一大早,一切順利的搭上航班前往河內,看看時間到達時大概是台灣時間上午11時30左右,越南當地10時30分,結果光出境就大排長龍,折磨了我近1個多小時,或許就如同領隊所說社會主義制度下的長態,但接著等行李時,卻發生了其他後到班機行李先到,反而是本班機延遲了近2個小時,不耐的情緒在機場內上演,眼看別家旅行社團員喧囂情況愈演愈烈,我不悅的心情竟意外轉為平靜,就在本團最後一個行李(就是我)領到之後,我們跟著地陪開始了一連五天的北越行。

河內街道上車流似乎沒有停下來過,在這裡大車小車機車,甚至於行人,都必需練就一番好功夫,才能驚險的過馬路,因為幾乎沒有紅綠燈,你只能靠自己的眼力及腳力。

至於河內名稱的由來,可從西元1009年時李朝太祖皇帝李公蘊遷都於此,當時傳說他看見有一條龍在河內的紅河裡,所以命名這裡為「昇龍」,後來又根據河內城被紅河所圍繞,於是在西元1831年再改為「河內」,而南北越對抗期間,河內還是北越的首府,直到西元1975年南北越統一後,河內被定為國都至今。所以,城內高架陸橋旁的馬賽克拼貼藝術,就是為了紀念李朝建城至今而設置的。


車行在河內的大馬路上,車流擁現,但走進巷弄之間,可見這裡生活步調的緩慢,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頭頂上到處可見的電纜線,甚至是一根柱子上繞著無以數計的黑壓壓一片,這或許是發展中城市所呈現的過渡時期,但還是讓人有著許多的安全顧慮。

由於長期受社會主義所控制,河內受到西方資本主義的
影響並不深,所以展現越南傳統風韻的建築和西方浪漫華麗風情,在城市的一隅隨處可見,特別是在巷弄間的這家Madame Hien越式料理,更能表現出融和西方特色的法式風情。

就位在三十六街外圍,靠近大教堂附近的Madame Hien,主打的是越式私房菜,說到這家店的主廚Didier Corlou名氣可不小,他是是法國美食烹飪學院的學員,還是榮獲米其林勛章的大廚。他於1991年來到越南,先是在2008年開了Verticale法式餐廳,後來想將越南妻子的母親料理發揚光大,又在河內開了這家Madame Hien,所以有些文章會翻譯成「賢女士私房餐廳」

裡頭有個小小的庭園,不大但有著東方慣有的精緻小巧,而Madame Hien空氣中濔漫著家的感覺,所以用餐或是隨處走走,很容易讓人放鬆。

餐廳裡的調味料,你分得出來哪個是鹽巴哪個是胡椒嗎?還是得用舌頭嘗一下吧!

料理會一道一道上來,除了青木瓜牛肉沙拉及Le Corlou這道像是香草冰淇淋的甜點必嘗外,這道不起眼的香蕉甜點,可是老媽的最愛,不過還是得告訴大家這裡是吃氣氛的,想要有飽足感,Madame Hien是不太適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