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披著黃金甲的馬特洪峰日出

 
馬特洪峰之美,少有山峰可以匹敵,只要早起運氣好便可以沐浴在晨光動人景象中
 7月16日

策馬特->馬特洪峰冰川天堂
過去的馬特洪峰是高不可攀,然而,這樣的情形卻在1898年得到改變,康納葛德登山鐵道的開通,讓馬特洪峰也從此平易近人多了,雖然登頂仍然是體力與登山技巧的考驗,但是若僅是追求馬特洪峰壯麗山形的形象,那麼,輕鬆跳上火車就能完成願望!

經過到達瑞士後第一個遺憾的教訓,因為天氣不好就放棄去戶外走走的感觸,對自己說今天一定要爬起來去看日出!
在台灣,我是不會這麼"鼓辣",這種小事給查理去搞定就可以了,但是到了瑞士,我的衝勁竟然比查理更棒耶!昨晚我很早就上床睡覺了,沒辦法查理還要裝備保養,要充電....所以早上四點多我起來後,竟然發現查理還在賴床,他說他明天早上才要去拍日出~~
厚!這次我不當笨蛋了,不願意再當甚麼都說明日才要做的人,既然查理還要繼續睡,那我就自己去看黃金甲馬特洪峰的日出,以往的我會跟著他繼續睡大覺,不過換算一下到瑞士幾乎一天要折合新台幣一萬元,拿來睡覺似乎太奢侈了點......
我的堅持,說到做到,自己去~~

一路上都沒甚麼人??天色有點發白
到了最佳拍照點的橋上才發現有一群人已經早在那兒等候了~~~
咦?都沒有台灣人耶?全是日本人溜...更別說看到我們的團員,一隻都迷有
這時的馬特洪峰孤傲挺立如同即將登場的主角,冰河則隱於山谷的暗影之中,仍未甦醒!

10分鐘後,晨曦漸披覆整個山區,斑斑雪壁開始變色,馬特洪峰如自體發光般閃耀粉紅光芒,周遭頓時響起一片驚嘆聲 
雪白綿延的山頭映著淡淡紅光,日出方向一大片雲朵有如燃燒火燄,面積越來越大越廣....這時眼睛都不想扎一下,怕突然看不到這驚世之美












漸漸的整座馬特洪峰都要變成黃金甲了,實在太壯觀了
只可惜查理沒跟我一起見證這美好的一刻........
這場日出彷彿為變裝戲碼,光影為之的變化瞬息萬變,馬特洪峰絕美的日出景象,我終於親眼ˋ親身見識到了
看完日出,我在策馬特的早晨四處閒逛,對於這裡有太多好奇
沒有吵雜的聲音沒有人群的擾嚷........一天有個美麗的清晨開始


山村裡有各種欣賞名峰的方式及角度,到處都有絕佳的取景好位置

位於班霍夫大街尾端的這座天主教堂,建於西元1913年,至今都仍是策馬特鎮上重要活動中心
策馬特由於擁有全球知名的馬特洪峰,從19世紀初就是登山客憧憬的登山據點,一群群的登山客,前仆後繼前來登頂,雖然馬特洪峰終於在1865年7月14日,由英國的登山家溫帕(Whymper)率先由東稜登頂成功,但卻也有不少生命,就是葬送在這險峻山崖之間

教堂的後方,也有一個小巧的紀念墓園,用石碑追悼遭遇山難的殉山者,此外也有許多過去知名的登山健將長眠於此,這墓園整理的非常乾淨也種了許多花,一點都感受不到這會恐怖,反而感到這些長眠者都很棒
新特朵夫老屋區
一排排古舊的木造房舍,建於17~18世紀間,德文舊名為「gādi」,是瓦萊州特殊的高床式建築,過去是用來囤放物品與畜養牲畜的房舍

因為馬特洪峰,所以策馬特人潮不斷,造就了這裡蓋了很多風情不同的民宿

















創始於1855年的羅莎飯店(HOTEL MONTE ROSA)為策馬特最古老的飯店,經過細心整修後,將傳統古老氛圍與現代舒適的設備完美結合
1865年馬特洪峰首次成功登頂隊伍中的愛華德˙威姆佩爾(Edward Whymper)停留策馬特期間幾乎都住在這
一早的商店都沒開市,我都在瀏覽窗內的商品



造型有點詭異的貓,不過妝扮很前衛
旅遊手冊葵花寶典上說:策馬特物價較高,除非與馬特洪峰有關之紀念品,其它如鐘錶 瑞士刀 巧克力及紀念品建議不在此購買~~~
下圖是代表馬特洪峰三角形的巧克力,應該可以買來當紀念,順便吃掉......不過,看看標價,我傻了,算了~~~


太陽漸漸高掛天空上,我該回去準備吃早餐了
順便驕傲的分享我拍的日出


今早太操了,一口氣先吃兩個牛角可頌再說






這家民宿的早餐乏善可陳,東西很少又簡單,沒甚麼東西可以吃........
查理發噱因為他最不愛吃麵包,撂下狠話,說他要回房間去煮泡麵吃............
這時,我好懷念東南亞ˋ日本那些國家,餐廳有吃不完的美味自助式早餐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