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中壢】國旗屋米干店-20121226



 日期:101年12月26日(三)
時間:AM10:31~AM10:51
成員:老爺和叮咚

國旗屋米干店 桃園縣中壢市前龍街73巷19-1號
星期1~5下午3~5時休息

前言,打從10月10日那一天吃不到國旗屋的米干後,叮咚就一直懸念著這件事。
一直到今年底的今天,呵~老爺總算要帶我出門吃米干啦!
但,出門前叮咚就"破病"(台語=生病)了,好像得到了最新流行的"諾爾病毒"。
光是出門前的短短一至二個鐘頭,叮咚就己經跑了三次厠所,而且還拉哦~!
只好吃米干前,先到診所報到一下。並且打個針,才能早點恢復體力。
沒想到打完針吃個藥後,準備換汽車出門時,汽車卻怎麼都發不動啊?!昏倒~
一波三折,最後還是冒著陰雨天可能會下雨騎著機車出門。
是好不容易出門了,但還沒有到達桃園,叮咚都快要餓昏了~。
(雖然有稍微吃個早餐,但也都拉肚子而拉掉了~)



↑坐了快一個小時的機車吧?!叮咚直覺得:『我好不舒服啊!』
不是老爺的車子不好坐,全都是感冒加肚子餓的因素,叮咚就是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到了國旗屋米干店。咦?!國旗呢??國旗怎麼不見了?!
而且在前龍街旁的路,都在挖路。不知是在修路?還是其他原因??
總之,在店旁的國旗全都不見了!連同店前的國旗,也縮水了!嗚~怎麼會這樣??



↑不過,今天的重點是,我要吃米干啊!!國旗的事,暫時再說。
一入屋內,哇~滿牆白底紅字的價目表,清楚的把菜色及價錢註明清楚。
接著,就是很多的報章雜誌的採訪報導,獎狀或是有意義的紀念照片等等。
當然~還有很多國旗!!這是一定要的。



↑主食類的要跟老闆娘點,也就是站在煮鍋的老闆娘。
其餘的人(包含老旺)都是幫手,而不是主導者。呵~
所以要點餐記得要跟老闆娘點,而且要一直重覆不斷的說,不然很容易被遺忘的哦!
(這樣,大家有懂叮咚的明白嗎?)
但小菜就比較簡單一點,熱門的"火燒涼拌","大薄片"等等。
只要看到玻璃櫃上有放好一盤盤,就自動一點,問一下後,再自助自己拿。
若要海帶、豆干之類的小菜,就用夾子自己夾在盤子裡,再請店家切,切好了會幫你送上桌的。
而玻璃櫃旁的"冬瓜茶"免費,但也是自助的,要自己拿啊!



↑這是"火燒涼拌"。也就是用火烤過的豬頭皮。
那火烤過的滋味,叮咚真的很難形容,只能說火烤過豬頭皮,就沒有了豬特有的臭味,卻多了火燒味。
吃起來又脆又爽口,醬汁微酸不死鹹、也不油。但~叮咚總覺得:好像少了一味?!
啊~!少了花椒油的辣及香味啦!
吃了原味一、二口後,我們就加了一大匙的花椒油。
厚~好好吃哦!微微的辣,卻有那香濃的花椒香氣,搭配那酸鹹的醬汁,火燒涼拌變得超好吃的。
好吃到,我們吃光後還加點了一盤。呵~真的好好吃,很順口。



↑"雲南大薄片",怎麼可能少了它?!我們當然也點了一盤。
看那白白的一盤,似乎少了什麼?!
聰明的您,猜對啦!趕快再加一大匙的花椒油吧!!
不過,吃過火燒涼拌後,會覺得大薄片就沒那麼好吃了,哎~嘴都被養叼了,突然愛上火燒味~



↑豆皮!叮咚很愛吃豆皮。
也可能是因為上回吃"阿秀米干"的關係,讓我很好奇國旗屋的豆皮,是否也是如此好吃?!
咦?!但,叮咚的期望太高了!以至於對豆皮只有覺得鹹了點的感覺。



↑"綜合米干"。綜合就是加了豬肝,豬肉及蛋的米干。
蛋的部份,叮咚有特別跟老闆娘交待:『不要熟的蛋黃。』
(不熟的蛋黃吃起來有差別,等會再介紹。)
至於米干,吃起來滿像粿仔條,但沒有粿仔條那般軟,反而較硬且較有口感。
而米干是用在來米磨成漿,再將米漿蒸熟,蒸熟後掛在竹竿上待涼,涼後再摺成長條狀,
最後再切成細長條的長條麵狀,就是大家常聽到的米干了。
湯頭呢!雖然看起來黑黑的,但一點都不鹹,很清爽。多喝幾口,還可以吃到肉躁及酸菜的香氣。
豬肝及豬肉也不會太硬,軟硬適中,也都很好吃,叮咚一個人很快就可以把它吃光光。



↑這是"綜合巴巴絲"。
口感和綜合米干是一樣的,只是巴巴絲吃起來比米干更硬了些,有點像是越南粉絲那般硬口感。



↑還記得叮咚說的那不熟的蛋嗎??
當你把蛋黃給弄破後,看著那黃澄澄的蛋液流入湯裡,流入麵裡,混合著吃,哇~又是另一種美味。
這樣綜合米干,又有另一種風味。



↑呵~這是老爺的傑作,他說:『這樣湯頭又有不同的味道啦!』
料都吃光光了,剩下的湯,老爺又加了花椒油。呵~我們又開始無花椒油,不歡啦!
不要以為這湯會辣哦!其實只是微微辣,以及很有香氣的花椒油香。



↑在國旗屋米干店的二樓(上圖右下角)有著許多的國旗,收齊在那。
可能某些原因,以致於國旗在那角落裡休息吧!
再看著旁邊旗桿上的國旗,邊緣己經開始抽鬚了!果然布製的國旗,真的很容易損壞。
老旺在國旗上的花費,可想而知。
至於老旺為什麼會執著在,一定要把國旗升起來呢?到底為了什麼原因?



↑這原因也是在叮咚看過節目介紹後才得知。
原來老旺是滇緬孤軍後裔,父親是遊擊隊的大隊長。
每回戰火一開始,老旺的父親就要他媽媽帶著小孩,躲近附近的森林裡,竹林裡避難。
一直到戰火結束,老旺的父親就會在懸崖邊或是醒目的地方,插上國旗,告知四散的家人回家的方向。
所以國旗對老旺來說,國旗就是家,國旗就是父親,國旗就是這場戰火結束了。
一直到光復後,他們舉家來台灣定居。
而老旺的父親在十多年前過世了,面對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就是用來緬懷父親的一種執著。


叮咚聽完了故事,回想起叮咚在旁觀察老旺時所拍攝的照片。
雖然他是在看工程的狀況,卻似乎像是在想著屆時工程結束後,國旗要怎麼插的感覺。
對叮咚來講,國旗屋的米干,對我很有吸引力。
可是對老旺來講,米干店的國旗對他才更有意義。
有空找個時間,到國旗屋看國旗吃米干,偶爾還可以跟老旺閒聊二句,他可是很有話聊的長者哦!
可能~您還會在那裡偶見到叮咚,因為我又想念起國旗屋的米干了。嗯,還有火燒涼拌。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