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斯岩攻頂記

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看過日據  "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的人一定對Uluru這個地名不陌生

首集男主角就在這裡聲嘶力竭的大喊: AKI~~ 

並將女主角的骨灰從Uluru高處隨風撒落......

Uluru在澳洲原住民Anangu的語言是指男子集會之地

英語Ayers Rock則是1873年歐洲探險家以當年南澳總督Henry Ayers命名

艾爾斯岩更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塊獨立岩石
 

正午時分的艾爾斯岩正等著我們征服


各國語文的警告標語


部分陡坡有鐵鍊可以依靠


一見如故的法國朋友Bella


危機事件被在韓國當登山教練的JEON解救了


艾爾斯岩共有867公尺高扣除地面海拔外有519公尺都深埋在地底


艾爾斯岩從地面算起海拔348公尺


從山頂遠眺Kata-Tjuta的巨石群


目睹了艾爾斯岩發生人命關天的山難事件

隔日國家公園禁止遊客攀登艾爾斯岩





昨天傍晚抵達Yulara度假中心
身為背包客的我們花了平價住了Emu Walk公寓
入秋的北領地仍舊像個悶燒鍋讓人無力
中午時分我們四人帶著三明治和運動飲料開往昨日匆匆一瞥的Uluru
而Uluru也就是那艾爾斯岩(Ayers Rock)
Ayers Rock之名的源於1873年
那年歐洲探險家William Gosse發現澳大利亞中央的紅色大石
他以當時南澳總督Henry Ayers之姓氏命名了這龐然大物


Uluru是澳大利亞原住民Anangu種族的語言
意指男人們公開集會之地
相傳當地原住民男子成年時會徒手攀登Uluru作為成年禮
只有勇敢不畏懼Uluru這塊險峻的聖石者才是男子漢
女子禁止攀登此石但如今卻是各國遊客相爭征服的聖地
縱然入口處標立著各國語言的警告標語......


氣勢雄偉的Uluru生成於五到六億年前
曾低於海平面故岩石表面極致平滑
岩石本身佔地 1350平方公尺其周長約莫9.4公里
海拔高度為867公尺然地面高度只有348公尺
相減結果的519公尺是往地面下延伸
祂是澳洲原住民的聖地也是世上最大的一塊獨立的岩石


觀看警告標語後我不害怕詛咒也不懼怕危險
反而迷戀於Uluru的聖紅色而迫不急待當嚮導攀上
才剛踏上岩石就需手腳並用才得以平衡
面有難色的CHING和GINA隨後跟上我的腳步
在韓國身為職業高山嚮導的JEON則尾隨在後


Uluru岩石表面平滑且高聳
幾乎一路上都上演著蜘蛛人戲碼
而攀登的路線狹窄只容得上下山兩人的錯身距離
中段岩石陡峭有一條鐵鍊可以讓攀岩者支持
但坡度超過60度的度段高達1.5公里仍得徒手攀越


大約30分鐘的攀岩走壁我抵達了岩石中央的小平地暫歇
這時後頭趕上的法國母女也坐在我們旁邊
招呼後那位一口法文腔且年紀不到40歲的母親熱情的請我吃口香糖
而我則對她7歲的女兒BELLA一見如故
雖然她的英文程度和我的法文不相上下
但我們很開心玩起堆疊Uluru小石頭的遊戲並擁抱且拍照留念


休息過後繼續往更高處的岩石攀登但此時因為地勢困難BELLA母女已經先行折返
後段彷彿走在陵線不像之前路段異常陡峭
起伏不定如數做丘陵的相間落差卻也有幾處險境
突然CHING從頂端垂直滑落卡在中央
我和GINA驚呼一陣後JEO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解救危機
當下對JEON忍者般的輕盈身手暗暗讚嘆


一番煎熬後總算在午後兩點前攻頂
遙望那紅土城堡似Kata-Tjuta巨石群彷若夢境
居高臨下北領地的微風輕撫臉頰
我的心暫且從某人身上轉移於此
如同往常登山的感受是那麼淡泊無爭
一望無際的紅土沙漠跟我的心一樣是沒有邊界的


在岩石頂端盤旋許久
四人依照原路往回
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
然下坡對我而言一向是輕而易舉
炎熱的烈陽毫不留情的展現能量
在靠近地面約五分鐘的坡度上超越一位也往下走的老翁
禮貌性的招呼後他詢問我們是否攻頂成功
我微笑回答上面風景極美但攀登路徑有些難度
簡單的對話後我們已經安全抵達地面


四人在Uluru攀登路線的正對面涼亭享受午餐
這距離讓岩石上的攀登者猶如螞蟻般渺小
突然在離地面不遠處那條攀登路徑塞車了
仔細觀察後發現有人體力不支暈倒在岩石上
阻礙了所有下山的攀登者
烈日下大家就像熱鍋上的螞蟻鑽動
不久救護車抵達現場而醫護人員費了九牛二毛之力將擔架抬到陡坡
那位傷者在眾目睽睽下在救護車上被蓋上白布
而他是剛剛與我們錯身而過的老翁
當下我的心情沮喪久久不能言語
隔日從報上得知他是死於心肌梗塞
也是因為攀登Uluru第36位身亡的罹難者
前一罹難者往生於2000年
間隔10年再度發生惡耗
Uluru國家公園隔日貼上封條禁止遊客攀登
遊客攀登Uluru原本就是對澳洲原住民聖潔之地不敬
而這類的悲劇更是讓澳洲政府的放任態度備惹爭議








 

本文由withblue優質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