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Patriotic War of 1812 Museum:拿破崙與俄國的冬天

莫斯科革命廣場上的 1812 年衛國戰爭博物館 (The Museum of the Patriotic War of 1812) 是一個被多數觀光客所遺忘的博物館,名氣遠不如紅場上的國家歷史博物館 (State History Museum),但他所展現的文物卻同樣對俄國歷史有著深遠的影響;特別是扭轉了向來認為寒冬為俄羅斯勝利關鍵的錯誤認知。

Museum of Patriotic War of 1812

1812年衛國戰爭博物館正面

在參觀莫斯科歷史古蹟的中最常出現的四個重要年代, 1812、1905、1917 和 1941 年,1812 年是拿破崙征俄之役,對俄羅斯來說那是法國入侵,俄羅斯保衛國土之戰;1905 -1907 年的反政府暴動,制定了基本法、成立了國會 – 杜馬 (Duma) ,被視為之後 1917 年革命的先驅;1917 年的二月革命 (February Revolution) 推翻了沙皇尼古拉二世 (Emperor Nicholas II) 及其代表的羅曼諾夫王朝 (Romanov Dynasty) ,緊接的十月革命 (October Revolution) 則是由列寧 (Vladimir Lenin) 所帶領的布爾什維克黨 (Bolsheviks) 建立了蘇維埃俄國 (Soviet) ; 1941 年則是德國撕毀德蘇互不侵犯條約 (Molotov–Ribbentrop Pact, 又稱 Treaty of Non-Aggression between Germany and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希特勒於 6 月 22 日揮軍進攻蘇聯,對俄羅斯而言,是另一場國土保衛之戰 (the Great Patriotic War)。1812年 衛國戰爭博物館 就是展出任何跟這場戰爭有關的一切事務!

博物館建於 1890 – 1892 年之間,為俄羅斯建築風格,原本為莫斯科市議會 (the Moscow City Duma),1936 – 1993 年之前被用為紅場上的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店面,直到 2012 年方以 1812 年衛國戰爭博物館之貌對外開放。博物館面積為 1,800 平方公尺 (約 545 坪),包含 13 個展廳,展出超過 2000 件與此相關的文物,除了軍事用品、戰爭武器也有需多參戰者的私人用品和兩位君主 (沙皇亞歷山大二世 和法國拿破崙一世) 的文物。

儘管博物館要到 2012 年方才對外開放,但是文物蒐集工作卻已經持續了超過兩百年之久! 博物館 展廳的設計以時間排序,介紹開戰前法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法軍跨越尼曼河 (River Neman,位於現今立陶宛) 、 斯摩棱斯克戰役 (Battle of Smolensk) 、 莫斯科城外的博羅金諾戰役 (Battle of Borodino)、法軍佔領莫斯科、法軍撤退,以穩定歐洲安全兩百年的維也納會議 (The Congress of Vienna) 作結。這場俄法戰爭基本上瓦解了拿破崙統一歐洲的野心,對歐洲政治、外交史有深遠的影響。

The Museum of the Patriotic War of 1812

拿破崙家族,左後方為拿破崙三世的母親

拿破崙其實與俄皇亞歷山大一世的關係相當不錯,只是拿破崙不滿其仍然保持其與英國通商的關係,畢竟對拿破崙來說,法國最大的敵人一向都是隔著英倫海峽的英國,如果把歐洲統一起來打敗英國,才是他的夢想。拿破崙也從沒想過要推翻沙皇或者是取而代之,他發動戰爭重頭到尾的目的都只是要逼俄國妥協,所以至始至終,對他來說,這都是一場有限度的戰爭,甚至是不求贏的戰爭,與美國當年發動越戰有異曲同工之妙。歷史總是不斷重演,而其結局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The Museum of the Patriotic War of 1812

法軍的行動廚房 Field Kitchen from Napoleon’s baggage train

過去歷史課本裡面,總是提到拿破崙是敗給了俄羅斯的冬天,與許多俄國人討論到這段歷史時,多數都強烈反對這個論點,並且提出拿破崙早在六月就已經與俄羅斯不宣而戰,如果單單只是寒冬的因素,法軍早就凱旋而歸,根本不需要等到冬天;確實,重新審視過這場戰爭之後,實力較弱的俄羅斯其實是以戰術取勝,而非天氣取勝,更何況當年的冬天還是「暖冬」。

The Museum of the Patriotic War of 1812

據信為拿破崙拋下軍隊撤退時所用的雪橇 Napoleon fled Russia in this sled in November 1812

俄軍致勝的兩個關鍵,一個是沙皇亞歷山大一世,另一個則是沙俄名將庫圖索夫元帥 (Михаи́л Илларио́нович Голени́щев-Куту́зов, Mikhail Kutuzov);沙皇亞歷山大一世在 1805 年與拿破崙在位於現今捷克境內的奧斯特利茨戰役 (Battle of Austerlitz) 中交手,是拿破崙的手下敗將,在面對法國大軍的入侵,儘管有沙皇出任統帥的傳統,亞歷山大一世卻願意把掌控權讓出,而庫圖索夫元帥儘管身為名將,卻與沙皇關係不佳;一個是願意把大權賦予與自己私交不佳的人,一個是軍事其財,庫圖索夫的以空間換取時間和焦土政策 (scorched-earth tactics),讓帶著 61 萬大軍的拿破崙,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回到法國。而庫圖索夫的兩個戰術,也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分別為蘇俄和蔣介石所學習,史達林的焦土政策同樣拉長了納粹德國的補給線,而蔣介石的往西南大後方撤退,也換來了最後的對日抗戰勝利。

1812年衛國戰爭博物館

博羅金諾戰役,雙方交戰的慘狀

不過,焦土政策對莫斯科歷史古蹟卻不是甚麼好事,在拿破崙軍隊進入莫斯科之後,俄軍放火讓莫斯科連燒了三天三夜,許多著名的古蹟和文物都沒有逃過此一劫難,而克林姆林宮的聖母升天大教堂則淪為法軍的馬廄。

俄法戰爭是拿破崙戰爭的轉捩點,超過 150 萬參戰,死傷近百萬人,包括五十萬的法軍和四十萬的俄軍,儘管俄羅斯獲得最後的勝利,也是用慘勝來形容;最受創的莫過於法國的拿破崙,除了法國歐洲霸主的地位動搖之外,法國大軍 Grande Armée 也大不如從,最後第六次反法同盟 (War of the Sixth Coalition) 在 1814 年攻陷巴黎,逼迫拿破崙退位,拿破崙被流到義大利的厄爾巴島;一班咸信,最大的勝利者是 1814 年召開維也會議 (Congress of Vienna) 的奧地利首相梅特涅 (Klemens von Metternich),建立了一套維持歐洲穩定的權力平衡體系,而這也成為日後國際聯盟 (League of Nations) 和聯合國 (United Nations) 的樣板。

Museum of the Patriotic War of 1812 參觀資訊
1812年衛國戰爭博物館 官方網站

地址:Ploschad Revolyutsii, 2/3
開放時間:周一到周日上午十點到晚上九點,週二休館,冬令時間不同
票價:350 盧布
英語導覽:無,有英文標示
照相:可,免費
安排時間:1 – 2 個小時
交通 – 地鐵站:1 號紅線 Okhotny Riad 、 2 號綠線 Teatralnaya 、 3 號藍線 Ploschad Revolyutsii

延伸閱讀
Metro Station in Moscow – 莫斯科地鐵站巡禮
Grand Kremlin Palace: 沙皇莫斯科行館 – 大克里姆林宮
Moscow Kremlin – 克里姆林宮,俄羅斯政治與宗教權力的中心

 

俄羅斯拿破崙1812年衛國戰爭博物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