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清晨,沿著濱海公路一路向南。

雖然日出被烏雲擋住,卻略有一種天神降臨的末日感。凌晨四點半自駕濱海公路,空曠路途,一切都是怡然自得。

台11線,漸層式海洋,又或是因潮起潮落海天一色的風景,好像久違的開始寫遊記。去年十月去了一趟花蓮,挺幸運的在去年下半年都在玩樂中度過。

在台11線公路,鄰近花蓮遠雄海岸公園的公路,杳無人煙的清晨。在萬物酣睡的時刻,我們準備開往台東,老實如我這種低級駕駛,就是適合在這時刻練車。也做到清單裡的夢想,躺在馬路上,繼上次臥軌於廢棄的苗栗龍騰橋鐵軌上,又完成人生清單。



等待陽光時拍下的背影還是有些淒涼。但粉色的雲層與深藍色的汪洋,像首席慕蓉筆下的抒情詩,不可多見的浪漫與安靜。

地址: 974花蓮縣壽豐鄉鹽寮村福德189號

早晨的遠雄海洋公園,荒涼感,倒是有點像廢棄的遊樂場。What happend To Perfect.



因為積雲的緣故,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又或像是天將神諭似的神祕,與海潮聲,倒像是海神波賽頓的警告低吼聲,只有遠處的船隻陪伴。



從在蘭嶼那篇就心心念念的日出,居然到了去年東台灣才實現,也是橫跨了幾年。
蘭嶼傳送門:http://blog.yam.com/greendolly/article/65904350

不得不說消波塊還是有點煞風景,也不得不承認,太早起而且將一天的力氣都用在早晨是不明智的選擇。但真的不枉這片風景,也不辜負對日出的期待。

溫柔的,有點綺麗的,像想念的那首歌,又或是鯨向海謳歌清晨的那首詩:
「站在消波塊那樣感覺/從浮游生物/化為人形/遠洋漸漸引逝」



我也忘記這海灘是在何方。

只記得是從羊腸小徑一路往前就可以看到這片沙灘,顯然是有人類的蹤跡。海象實在多變,上一秒才見著陽光灑落,下一刻卻又烏雲密布。



遠處燈塔,一直試著想過去遠方,卻被雜草阻擋。



芭崎休息區由上往下所拍攝的風景,蜿蜒的小路與以天晴的蔚藍海洋。



公路的照片拍出來最有味道,不管是筆直通行,又或是蜿蜒崎嶇。



下一個停靠站就是北回歸線。

花蓮往台東,北緯二十三點五度的地方,將天氣分為熱帶與副熱帶。

從小到大都記憶猶新的常識,想想其實挺奇妙的,行走與航行於世界的旅人或是冒險家,遠度從洋,將地球分成經緯,南北為經,東西為緯,便於航行,時間從此有了模糊的定義,而天氣也悄悄的被人們分為各個氣候帶。



北回歸線紀念塔。



台灣出名的香蕉,搭配北回歸線的風情。
休息區賣的小香蕉真的好吃。



繼續往南行駛。

雖然不知道花蓮的遊記會打多少篇,因為不懂的敘述美景的緣故,所以小的只好以大量照片代替膚淺的文字。

出遊還是得避開連假,夏季太熱,秋季剛好。

最近在電視台上一直有花蓮青年住宅的廣告,非常讓人心動阿。可惜的是首要條件好像是父母與自己名下都不能有房產才能申請,真是可惜,不然花蓮這樣的慢步調真的很適合與世無爭的青年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