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倚松庵拜訪谷崎潤一郎

一分鐘認識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於西元1886年出生於東京日本橋,是日本知名文學家,曾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以描述蒔岡家四姊妹為題材的小說細雪聞名於世。細雪不僅榮獲每日出版文化賞及朝日文化賞,更屢次改拍成電影。谷崎潤一郎早期作品多數受西方文藝思潮影響,自1923年爆發關東大地震後舉家遷移到關西定居,文風開始展現古典意義,而逐漸帶有濃厚的日本風格。晚年致力於古典小說源氏物語的翻譯,1964年更被選為第一位獲得全美藝術院榮譽會員的日本作家。翌年,在神奈川縣湯河原町自宅因腎臟病逝世,享壽79歲,亡故後長眠於京都法然院旁的墓園。 

日本文豪谷崎潤一郎

到倚松庵拜訪谷崎潤一郎
倚松庵位於日本神戶,是谷崎潤一郎與第三任妻子松子及松子的妹妹在昭和11年(西元1936)年至昭和18年所居住的舊宅。文學巨作細雪亦完稿於此。但真正的舊宅地址其實是位在現址南方約150公尺處之前因為道路施工,才把故居遷移至現在的地址。
 
大學時讀了谷崎潤一郎的細雪,便對於蒔岡家四姊妹的故事印象深刻,2015年冬遊關西,又再一次將束之高閣的小說重新翻閱,對於書中所出現的文學舞台為之嚮往,也因此興起想去拜訪倚松庵的想法。

 
 
 倚松庵是谷崎潤一郎舊宅倚松庵是谷崎潤一郎舊宅
 

倚松庵是一幢木造二層樓的建築,就字面來看,房子應該是倚靠著「松」,才如此命名。據說,倚松庵所在的附近住吉川旁種有許多的松樹;再加上谷崎潤一郎第三任的妻子名叫「松子」所以「可以說是倚靠著松樹又依偎著松子」故得此名。
 
到達倚松庵時,已是下午。陽光斜斜地灑落在屋簷,形成一種優美的角度。門框上懸著一塊寫著「旧谷崎邸」的木牌,時光彷彿凝結於此,依稀還可以看到谷崎潤一郎在院子裡散步的身影。沿著石砌小路往前走,兩旁種著樹木與綠色植物,茂盛且不紛雜,足見照顧者的用心。



門內,小小的玄關布置地十分雅緻

走進門內,小小的玄關布置地十分雅緻,牆上掛著用毛筆書寫的「倚松庵」,應該是出自夫人松子之手。一樓的房間的書櫃裡擺滿谷崎的作品,陽光錯落地從落地窗灑在沙發上,訪客可以恣意坐在這裡研讀谷崎的著作。因為不懂日文,所以我僅端坐在沙發,想像作家生前在這裡生活的身影,努力感受他在這個空間殘留的氣息。雖是週六的下午,但訪客稀疏,只有一兩對爺爺奶奶結伴來此,大概是谷崎的書迷吧。


正在專心閱讀谷崎相關作品的書迷

房間裡隨處可見谷崎潤一郎與夫人松子的舊照,松子夫人年輕時長相清新秀麗,也難怪谷崎會對她傾心不已。說起谷崎潤一郎的感情生活,用「精彩」二字尚不足以形容,其情節之曲折,甚至可以媲美現代連續劇。唯一不同的是,它曾在現實中活生生地上映過。
 
錯綜複雜的愛情
谷崎潤一郎29歲與藝伎石川千代子結婚,千代子小他十歲,是個十分溫順顧家的好女人,但谷崎卻喜歡「壞女人」,因此對於妻子的逆來順受逐漸感到厭惡。好友佐藤春夫就曾目睹他用手杖毆打千代子,對千代子萬分同情,而這份同情更逐漸昇華為愛情。千代子的妹妹聖子當時正是二八佳人,且比姊姊妖豔,因此谷崎甚至瞞著千代子,與聖子幽會。谷崎的名作痴人之愛就是以她為原型。
 
西元1921年發生小田原事件,轟動當時社會。事件的起因是當時家居小田原的谷崎開玩笑對好友佐藤春夫表示,想出讓妻子給佐藤,自己再另娶聖子。沒料到「郎有情,妹無意」,聖子無意嫁給谷崎,谷崎於是反悔,佐藤更與之絕交。
 
五年後,「佐藤春夫也戀上妻子的表妹,豁然理解了谷崎的心情,兄弟們彼此彼此,握手言和。1930年谷崎、佐藤、千代子三人聯名,石板印刷了一紙文告,周知各處:谷崎與千代子離婚,佐藤跟千代子結婚。各報當作八卦新聞競相報導。這個讓妻事件被他寫成小說《食蓼蟲》。」(李長聲  谷崎潤一郎和他的女人們
 
谷崎潤一郎44歲與千代子離婚;翌年隨及與古川丁未子結婚。丁未子小谷崎21歲,谷崎為了作品裡需要運用大阪話,兩人因而結識。但婚姻生活僅維持3年,原因是「『他試著依自己的喜好打造十五歲的年輕新娘,結果卻徹底失敗,他的心再度飛向牡鹿山的戀人,思念殷切更勝從前。』這年輕新娘就是丁未子,而熱烈想念的牡鹿山情人是根津松子。」(李長聲  谷崎潤一郎和他的女人們
 
根津松子是芥川龍之介的書迷,而芥川與谷崎又是好友。谷崎對松子一見傾心,但松子卻是有夫之婦且已有一雙兒女,谷崎並未因此退縮,他寫信給松子勇敢表露自己的愛意:「這四、五年來,託妳的褔,覺得打開了自己的藝術瓶頸似的,我沒有崇拜的高貴女性就不能從心所欲地創作。……其實,去年寫《盲目物語》等也始終把妳放在心上,自己就當那按摩的盲人。今後託妳的褔,我的藝術境界一定會豐富。即便不在一起,但只要一想到妳,我就湧起無限創作力。」基於對松子的愛情,谷崎開始創作春琴抄,並以此成為他文學的巔峰之作。


谷崎對於自己的多情,曾下了一個註解:「藝術家是不斷夢見自己憧憬的、比自己遙遙在上的女性的,可是大多女性一當了老婆,就剝下金箔,變成比丈夫差的凡庸女人,所以不知不覺又另外追求新的女性。」谷崎與松子結婚後,過幾年就搬到倚松庵,在這裡度過許多甜美的時光。屋內處處可見夫妻同遊的剪報,可見鶼鰈情深。





谷崎與夫人松子鶼鰈情深

 
一樓除了接待室,還有風呂與一間六疊的日本間,日本間擺設簡樸雅致,但最吸引我注意的,是房間內藉由光線變化所刻意營造出陰翳的氛圍,「產生任何壁畫、裝飾也無法媲美的幽玄韻味」,谷崎認為「這些掛軸、鮮花本身與其說是用來發揮裝飾的功能,不如說主要是用以加深陰翳的效果。」因此房間刻意只讓光線從下方的窗戶悄悄沁入室內,而形成明暗的對比,頗得谷崎對於日本建築「陰翳」的精髓。


二樓的房間則有八疊的日本間,迥異於一樓的陰翳,這裡視野良好,可以看到種植在庭院的植物;同時亦有書房,書房裡整齊地擺放著坐墊及筆墨用具,可以想像谷崎在此伏案寫作的身影。


二樓八疊的日本間


谷崎寫作的地方

 
倚松庵是谷崎完成細雪一書的居所,因此也常被假想成是書中四姊妹在蘆屋生活的現實寓所。寧靜的午後,我到倚松庵來拜訪谷崎潤一郎,文豪已逝,但屋內似乎仍飄盪著一絲屬於谷崎的氣息,我一邊想著細雪書中的情節,一邊感受文豪的生活足跡,微風輕拂,帶走了俗世的紛擾,讓我的心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旅人地圖
倚松庵:神戶市東灘區住吉東町1丁目650   TEL078-842-0730
利用案內:開館時間/午前10時-午後4
          開館日/每週六、週日(年末、年始休館)
          費用/免費
交通情報:JR住吉站徒步約12分;阪神魚崎站徒步約6分;市巴士「東灘區役所前停留所」徒步約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