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路古道|金山走到擎天崗!草山飄雨金山晴,笑看芒花舞秋風

Collage_Fotor.jpg

去過金山,去過擎天崗,但是你有從金山「走」到擎天崗過嗎?前進魚路古道,體驗先人腳步的艱辛,你會慶幸現代人有交通工具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一直都知道魚路古道,但是因為知道山勢險峻,就怕不是瀟灑走一回,而是讓人狼狽得進退維谷。

20201101_112611.jpg

魚路古道全程30公里,北起金山的磺港漁村,南迄台北士林,過去是金山居民運送漁獲到台北的要道,所以得名,而擎天崗北邊的這一段就稱為金包里大路(金包里為金山舊名)。

20201101_111844.jpg

DSC_8480.JPG

吃完一碗紅棗嬸涼麵,「假裝」不知道起點在磺港,於是開車要從中途的八煙出發,不意八煙山路入口封閉,只能改從上磺溪停車場登山口出發,又省了一大段路。這就不是我偷懶的問題了哦!

 

上磺溪停車場

 

20201101_112138.jpg

 

一下車就有股濃濃的蛋味,這就是陽明山硫磺溫泉的特色。底下的磺溪水面湛藍如琉璃,向北流向金山磺港出海,形成多處知名的野溪溫泉,如七股、八煙。我另外研究了一下,士林與北投間另有一條發源於七星山的磺溪,卻是南流至外雙溪,而成為淡水河的一部分,所以有的稱此為南磺溪,在金山出海的為北磺溪。

 

時近中午(週日),沒想到爬山的人還不少,停車場位子都快沒了。這裡有完善的公廁,登山客記得先在這裡解放一下,不然就得忍約2個小時到擎天崗才有廁所了。

 

20201101_112406.jpg

 

金包里大路長征前,先來認識一下歷史。金包里大道原為先民運送物資之路,但清廷後檢調派河南兵運駐守,所以也稱為河南勇路。

 

除了以石板鋪設為主的金包里大路外,另有迂迴但平緩可行馬的日人路,是日治時期開闢。在此有點佩服日本人有想到利用馬匹埔運較省時省力,但河南勇路全憑兩腿之勇,怎能敵得過馬壯?

20201101_112646.jpg

20201101_112034.jpg

一開始就是略有坡度的石板路,好在秋高氣爽,耳聽流水淙淙,走起來還舒服。

 

陶管運白土礦 車埕埋鍋造飯

 

20201101_113216.jpg

 

路旁看到了半埋在地上的陶管,這是日本人過去開採白土礦後和以溪水輸送的管道,台灣光復後,雖然繼續開挖白土礦,但運送的方式是石寬日人路以利車輛載運。車埕地名就是後者運送方式的由來。

20201101_113853.jpg

20201101_113859.jpg

旁邊還有採礦工人埋鍋造飯的遺跡。這樣的「野餐」方式出於不得已,我在這裡不過多拍2張照片就被蚊子咬了,那當年更不用說了。

20201101_114037.jpg

20201101_114219.jpg

20201101_114210.jpg

車埕可見八煙來的方向路阻,不過這裡再往前是座木造便橋,底下的番坑溪像一條白龍自左至右奔流而下,大概是這一陣子多雨所致。

20201101_114652.jpg

道路坍塌不少,所以踩著石板道不久,山不轉路轉,得靠便橋才能再前進了。

 

石門產茶 許顏橋做見證

20201101_115002.jpg

走約三分之一路程,石板路變小,眼前的圓弧形臺階可供休憩及錯身,但是兩根大石柱作用為何,沒看到解說,令人納悶。路旁標示為日人路,其實從前面地圖來看,上磺溪停車場到這裡,我們是追隨著日人開發的道路在走,還沒走進金包里大路呢。

20201101_115438.jpg

眼前出現了一座較有規模的石橋,左邊標著金包里大路,右邊則是這座橋的名稱:許顏橋。

20201101_115458.jpg

 

很少人知道,石門也曾是重要的產茶地區,1896年就是由石門茶商許清顏出資興建此橋,以避免運茶過此上磺溪時遭水濺濕。不過今日所建為時隔百年後的1996年重建,或許有紀念價值吧?百年後的舊橋重建,古稱阿里磅茶的石門茶葉也有人重新復育,有興趣的人可以到石門找找,我石前在小馬具菈就嚐到過。

 

取道金包里大路  探憨丙厝地

20201101_115657.jpg

20201101_115900.jpg

來到這個分岔路口,約有我此行的3分之2里程。左邊是路況不明的日人路,據剛走下來的山友說較平緩,但遠;右邊是金包里大路,石板路為主,但陡。我們選擇後者。

20201101_115927.jpg

20201101_120312.jpg

一上去就是憨丙厝地,有人在此吃東西補充體力,據介紹以前此地確實也有中途休息站的功能。

20201101_120004.jpg

還有人在看書?

突然想到文天祥正氣歌裡的兩句: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即使人來人往,蚊蟲叮咬都不改其志,果真有正氣護體?

20201101_120109.jpg

20201101_115958.jpg

以石頭搭建的憨丙厝地留下了先人曾居住過的痕跡。

20201101_120538.jpg

20201101_120800.jpg

往前還有水稻梯田的遺址,據介紹先有許家在此耕種,但因地主抬高租金而遷離,後有賴家牧牛,也因難以謀生而放棄。

20201101_121237.jpg

20201101_121251.jpg

20201101_121333.jpg

再走約200公尺,有另一石頭厝遺跡,不比憨丙厝地小,可見此處過去也成個聚落,後來大概就隨金包里大路沒落了吧?

20201101_121559.jpg

有人就有土地公,是當時安定人心的重要力量。

20201101_121953.jpg

20201101_122011.jpg

從上磺溪停車場走了約1個小時,開始出現滿山遍野的芒草,代表擎天崗近了。

20201101_122049.jpg

此時山裡不時飄點小雨,回頭看金山卻是出大太陽。

 

土地界線-大石公

20201101_122210.jpg

20201101_122224.jpg

沒有現代地政技術的早期社會,常用不易移動的大石頭為界,這顆大石公就是以前草山與金包里居民的界石。

 

百二崁

20201101_122457.jpg

20201101_122414.jpg

眼前出現陡峭的石階路,據稱有120階而稱為百二崁,中間鋪設大石,兩側鋪小石,符合人體功學的踏步距離,又有助鞏固地面,再度顯示先人的智慧。本來走到這裡,覺得體力還行,沒想到走沒一半就開始軟腳了。

20201101_122318.jpg

早知道該學人家拄登山杖的。

 

20201101_122523.jpg

 

不禁又佩服起古人,我們兩手空空都走得氣喘如牛了,他們可是挑著漁獲爬上去的。漁獲有多重?為了討生活,想必是能扛多重就多重,李白說蜀道難,我覺得這百二崁也是難如登天啊!

20201101_122738.jpg

山谷芒草盛開,黃綠之間,猶如一群綿羊。

20201101_122800.jpg

金包里大路上不時有日人路從旁偷襲而來,不過我們還是得堅定步伐直攻擎天崗。

 

獅子望圓山

20201101_123102.jpg

20201101_123119.jpg

體力有點透支的感覺,也沒啥閒情逸志去想像山勢的變化了。

20201101_124034.jpg

最後150公尺,小歇做攻城前最後整備。

20201101_124415.jpg

20201101_124641_Fotor-2.jpg

這150公尺好漫長,只能不時附庸風雅回頭看芒花舞秋風偷喘口氣。

 

擎天崗

20201101_124804.jpg

20201101_124854.jpg

到了!

20201101_125255.jpg

眼前這片平緩開闊之地就是擎天崗大草原。

20201101_125800.jpg

20201101_133002.jpg

20201101_133044.jpg

沿路不時有鐵絲網或柵欄圍著,因為曾發現牛隻撞傷人的事件,所以現在才圍成這樣。

20201101_130128.jpg

20201101_132848.jpg

雖然沒去過瑞士,但是看起來很有歐洲牧場的味道,難怪吸引很多情侶或家庭來此。

20201101_133340.jpg

20201101_133616.jpg

因為累了,我只能遠望這一片風光,就不再前進了,因為等會兒還得原路下山,雖然輕鬆點,但總要保留點體力。更何況不時像要下大雨的樣子。(這樣的藉口充分嗎?哈哈)

20201101_130115.jpg

往遊客中心前有一座嶺頭喦(同岩)土地公廟,嶺頭喦是擎天崗的舊名,過往商旅魚販到此,看到往後的路都好走多了,心裡特別的輕鬆。這心情我懂!前面的是後來才建的廟,廟後方還有早期的土地公廟。

20201101_130540.jpg

到遊客中心上個廁所,補充點糧食後,就得準備下山了。下山有兩種方式,搭公車或是原路走回。我當然選後者,不然傳出去會給人家笑的。

20201101_134151.jpg

20201101_134546.jpg

選擇從土地公廟旁的日人路出發。在夾道芒草間踩著泥路前進,下山快多了。

20201101_135510.jpg

20201101_135735.jpg

不過泥路真的不如石板路好走,特別是這幾天下過雨,地面泥濘,一不小心會像溜滑梯般暴衝。

20201101_135833.jpg

顯然比較少人走日人路,沿途除了芒草,還是只有芒草做伴。

 

20201101_135855.jpg

 

去年賞芒花要去草嶺人擠人,今年在這裡可以獨享芒花風光。

20201101_140758.jpg

居然遇到土地公廟。還以為日人路不會有的,不過看到山豬豐厝地就了解了。有人就有土地公。

20201101_141146.jpg

20201101_141259.jpg

善於獵捕山豬的阿豐仔和子女曾在此居住,現在所見為國家公園修建,但仍保石砌風貌。

20201101_141720.jpg

接下來的路更難走了,就像在亂石堆中跳著前進。

20201101_142458.jpg

看到打石場的指標,好奇地順著前行。發現了許顏橋建造的秘密。

20201101_142418.jpg

20201101_142551.jpg

原來當時造橋所用的安山岩採自此處,打造成型後,再以木板做基底,圓木做為軌道拖拉前進。雖然離橋身所在「只有」190公尺,但可想見造橋所需石材的數量和大小都有一定規模。

20201101_143644.jpg

回到上山時的金包里大路和日人路的分岔點,再下去就不遠了。再度走過許顏橋和另一座木橋,終於結束這趟魚路古道之旅。從擎天崗的金包里城門到上磺溪停車場2.5公里,要是到天籟登山口則是5.6公里,我很慶幸因路坍才少走一大半,更慶幸不是古人,要不然......不敢想像啊!

台北新北陽明山擎天崗金山魚路古道金包里城門上磺溪停車場天籟登山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