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尖石|李棟山莊:台版霍爾的移動城堡,藏在深處、有著一段悲壯戰爭廢墟的山莊

「 台版霍爾移動城堡 」 李棟山莊 

老兵不死只有凋零,獨守寒窯城堡拼拼湊湊50年,朱萬鶴老伯伯去年山莊廚房失火,淡然暫時離開此地一磚一瓦的反攻秘境,如今,如他所說的白了頭93歲高齡 ,由第二任莊主開始接手。

尖石TAPUNG古堡,又稱李棟山古堡:是一座位在臺灣新竹縣尖石鄉的軍事要塞,那古城般的大門  總有讓人肅然起敬的仰望。

李崠山古堡有兩處登山口 : 1500m約略。舊線自李棟山莊起登,新登山口則位於李棟山莊前的產業道路4.6K的位置 ,馬美部落前叉路口前進李崠山來回約3.6公里,今天我們還是來拜訪老朋友,朱伯伯,去年山莊廚房大火,他老人家又已高齡93歲,把這裡交給第二任莊主  我們到山莊前還碰到新莊主蔡清郎先生,在忙著山莊水源管線工程,跟我們介紹現在的狀況 。(電話:0921-887418)

1980建造,2006年齡以高,封莊。這是一個老兵的故事 ,也是一個38年不得已離開大陸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鄉的宿命如今社會氛圍以不如往年,卻也無法再回到年輕時的舊夢。

心中的霍爾的移動城堡  

這裡有著一段離鄉背景的故事,我靜靜的望著這不可思議的堅持,山門不鎮待雲封  山莊無燈等月照,古來以稀搖搖欲墜的山莊好景已不在   我靜靜的想起有多少的當初拿起槍桿的老北北 ,如今能詮釋的就是如同這山莊一樣暮然難已回首,這裡跟台東白色小屋李爺爺的故事都是那個時代延伸。

以往這裡可以讓山友住住宿,吃吃便飯,也隨著莊主入住榮民之家慢慢的消失過往。

這裡是很多登山客駐足的回憶,更是見證世代的過往。

新的莊主公告,入內大家還是一樣借廁所請自己投入清潔費,這些微微的費用是可以讓這山莊不無小補的撐著這片天。

山莊一角。

聽說這是以前的廚房,廚房後面是爺爺自己一磚一石修建的防空洞,歲月已慢慢流失,能撫慰他老人家的可能也是只有戰亂槍林彈雨後的防禦設施,是一份執著,更是一份能回家很遠的思念。

山莊後面有著一處養雞場,旁邊住著幾位原住民,跟一隻老狗望著吠叫著我們,也許老狗知道要在再見到老主人也不知道何時了!無辜的望著每一位造訪的人是否有熟悉的身影!

穿越山莊後來到後山就是前往李崠山的登山口,從這裡開始穿梭在樹林間,像在打游擊戰般的挺進到李崠山古堡 - 李崠山。

開始之字形的落葉步道上走去。

下過雨後的樹根不斷的阻擾著我們,滑阿!

山林中傳來不知名的鳥鳴聲,清脆的啼聲呼喊著我們,是我們打擾,還是牠們鮮少看到人群的喜悅。

從李棟山莊到李崠山古堡約略1500m,落差約500公尺,我們早上拜訪飛鳳山的山稜芎林鄉,不到中午我們又驅車前往尖石山陵線的李崠山,我朋友說早上他起床敲我們已到飛鳳山,下午要出發敲我們已到尖石鄉李崠山 ,下午密我們又到峨眉鄉的獅頭山,今天我們就像是打游擊戰的躲躲藏藏在這新竹的山林饗宴。

接到馬美部落進來的產業道路。提醒一下你若順著舊路走看著高繞的路牌指示,看起來上到李崠山的公里數比較近,其實不然,高繞拉繩路徑濕滑泥濘 ,走在這寬敞的產業腰繞的路徑上絕對好走又快喔。

所以來到這裡就會發現兩個路徑,一個就是直接垂直分三個上切段拉繩而上,一個就是腰繞著產業道路,指示牌。

要到李崠山的雨量計還是電信發射台,以前發射台是設立在古堡內,轉個彎就到了古堡。

這個叉路口也是新舊路口的匯整,右取就是探訪李崠山古堡。

高聳的古道城牆,跟以往的防禦工事不同,還真尤如古城般的呈現眼前,好奇的望著,斷垣殘壁盡顯荒涼淒美之感,讓我很有感,我深深的聽到當時的轟轟烈烈護土的原住民的廝殺血淚。

尖石TAPUNG古堡,俗稱李崠山古堡,TAPUNG是積雪的意思,但有另一說法泰雅族稱之為TAPONG蕨類之意,但都是鋪層在歷史歲月上的一段故事,雪退了陽光出現了,蕨類再起生命自有出口,活著的人就一珍惜古老留下的這塊美麗的土地,日治時期稱為李崠隘勇監督所,於九十二年(2003)指定古蹟時正式以原住民話TAPUNG古堡稱之。

最高海拔的縣定古蹟。古堡外牆周圍槍口林立,青苔覆蓋彈痕己不復皂,牆高4米,厚兩尺。

古堡前的門牆後方是前往內鳥嘴山的路徑。

一等衛星控制點牌子卻在牆外,可能因為維護古蹟,移到外圍。

這些城牆也代表著日本殖民,李崠山位於原住民勢力範圍至高點,以泰雅族為傳統領域,日治時期1910年到1913年,共有三次隘勇線前進戰役李崠山事件,當時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更親自坐鎮兩個月督戰(網路參考)。

歷史是過去的回憶,也是一種抹滅不了的沉痛,既然已在此駐立著就好好的了解他當時的歲月跟歷史的存在。

李棟山海拔1914M, 小百岳排名#028 ,一等三角點 (這裡的李崠山牌子新音譯為李棟山)

三角點旁另立有頭前溪水源保護點。

今天的藍天空雖然沒對襯這李崠山一等三角點的展望,卻也看到這裡的故事  我順著右邊繞著城池一趟,看到不少槍眼,曾幾何時總有人未經許可冒入人家的家裡,那時的無助,那時的嘆息聲,著實讓這裡可悲可泣,如今這裡卻是旅人嘆為觀止的山之巔。

古堡中有著一大片空地,看不到肅殺氣忿,今天悠哉的在這看著藍天白雲。

一早就被我拉起來流汗之旅,走是為了下一趟山旅做準備,記得以前我們都是兩人行絕對行的旅程,如今卻因為很多人我們操心的更多,雖然很自在操心的心甘情願,想想多久我們沒有為自己走走。

這裡真的是一個秘境,有著老兵的故事,有著日本對原住民的保衛戰,更有著山行者的一片天。

人們要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旅行,旅行要對味就要看自己怎麼去履行。

昔日的城牆防禦堡壘如今已是雜草央苗叢生的倚靠處。

靜靜的倚靠著,這到任意門,隨手推開就是心裡的悸動跟故事,怎麼演下去就看自己的那份心。

山不再高,我在什麼都對味。

這一天我們來到尖石鄉山林間的「台版霍爾移動城堡」廢墟之美,望著想著,有一天故事會再回到原點!

新竹尖石李棟山莊李崠山古堡 戰爭廢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