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巴越嶺古道

Google 評分: 4.5  
  • 聯絡電話:03 522 4163#241
  • 店家地址:336台灣桃園市復興區華鄰里
  • 網站:相關連結
  • 營業時間:

    • 星期一: 06:00 – 17:00
    • 星期二: 06:00 – 17:00
    • 星期三: 06:00 – 17:00
    • 星期四: 06:00 – 17:00
    • 星期五: 06:00 – 17:00
    • 星期六: 06:00 – 17:00
    • 星期日: 06:00 – 17:00
    • LINHUA FU
      5  

      從拉拉山遊客中心入巴福越嶺古道行程多一公里,是從海拔1750公尺一路往下,中間有幾處因下雨造成的路基坍方,但不影響前進路線,如果有想要挑戰此條步道 1. 登山鞋 2. 登山杖 3. 夏天水1500-2000cc 4. 行動糧食 5. 行動電源 6. 雨衣雨褲+頭燈「越早出發可能用不到」 從海拔高處開始是被檜木巨木環繞,一路往下便是低海拔熱帶植物,這種景觀大概全世界沒幾處~ 爬山爬著爬著看見自己身上的肌肉💪 心得就是:「我今日的日積月累 早已經成為別人的望塵莫及」 真的你也可以的,運動就從動起來開始

    • 熊大
      5  

      福巴越嶺古道從烏來福山到巴陵拉拉山,有許多紅檜巨木,也是野生動物生活的重要棲地環境 。古道為早年泰雅人狩獵、通婚、訪親,至今仍留有駐在所的遺跡 然後由巴陵走到福山叫巴福越嶺 初階或是想走簡單一些可以走巴福,因為是往下走比較輕鬆 說輕鬆也不輕鬆,拉拉山到三角點好走,三角點到福山比較起伏 個人走過桶後越嶺及巴福越嶺 桶後輕鬆很多,提供參考 建議帶雨傘或是雨衣以防萬一 也建議早點出發及多帶一些水 最好是帶舒跑或是鹽巴避免抽筋 更建議團進團出,整體較有難度

    • Stanley Shih
      5  

      巴陵到福山,步道維護的很安全,雖然有部分崩塌,但還是可以小心的通過,林間小徑加上雲霧縹緲更顯清幽,雄偉的巨木更顯得人的渺小。進入保護區內要申請,走完全程有相對難度,體力及裝備要足夠,慎防螞蝗,休息時要多檢查

    • 葉天任
      5  

      巴福越嶺古道或是福巴越嶺古道是同一條步道,不過以官方里程樁0K是在福山端的,17K端在巴陵拉拉山森林遊樂區內,所以官方稱為福巴越嶺國家步道,不過通常都依登山者自定。 此步道從巴陵往福山走(由上往下)是比較輕鬆的走法,巴陵端的起點位於拉拉山森林遊樂區裡,福山端就在過大羅蘭吊橋後進入福山村,登山口就在大羅蘭2號民宅前。 17k到7k大至上都是寬大好走土路山徑,林相也蠻優美沿路上有幾棵巨木,8.5k的檜山駐在所是越嶺道的中間點,可順登檜山,7k到0k間的路就比較窄,有些路段比較崎嶇難行。

    • 澄澄(浮誇大師)
      5  

      《無論是巴福越嶺還是福巴越嶺,到訪此處的你絕對不會累得像被巴夫洛夫制約的狗,反而會在仙氣幽幽的仙徑上服膺於史基納的正增強理論,且不至於饜足》 傳說中拉拉山園區的秘境越嶺,首先需經歷困難重重的抽籤海選,在460人中僅有100人可雀屏中選,而這也是此行程最大的挑戰。畢竟國旅當盛行,能獲得入門票已是極大的福份,於是乎無視於70%的降雨機率仍然依約前往,果然,視覺、聽覺與嗅覺感官的後福就在不遠處。 熟門熟路的民宿老闆,熟練地聯繫好計程車老司機,為往來的旅人們提供住宿點前往拉拉山生態教育館的接駁服務,省卻大門檢查站後約3公里的路程,讓體力留待17公里的越嶺行程,甚至儲備體力順便攻頂100米落差的檜山。無論人數,每個人頭僅收費150元車資,更可在一路上聽聽在地住民對時事的針砭與氾濫獼猴的憤怒。 由教育館開始,途經一至四號巨木的千年生命震撼洗禮後,便抵達越嶺古道行最後的公共洗手間,請務必在此地完成最後的負重減輕,接著便可以往22號巨木的方向移動,途經21號、19號巨木後,即可看到前往福山保留區的指標,依告示牌自行確認相關資格後,就可以開啟見山的大門。 「打開門,就見山,我見山,就是山。」是張惠妹化身阿密特之後再上事業巔峰的代表作,但在這條古道越嶺上,你竟然找不到可以稱作巔峰的一處景緻,因為處處是當打之年的登峰造極,時時有連綿不絕的如畫美景。從17k的道標開始,彷彿開啟了一道通往仙境的門,裡面除了大山大谷,頭頂上更不時有橫空的參天巨木,伴隨著腳底下那一條如時空隧道一般的幽靜古道,每每在轉身之際、俯仰之間,透過扶疏的光影、悅耳的鳥叫蟲鳴以及清新的氣息,賞你一幀幀難以復刻的珍貴畫面。 僅剩下空地供人遙思的檜山駐在所位於9k至8.5k處,其寬敞可容納數十人活動的空間,以及進可攻退可守的檜山三角點,似乎成為往來旅人們約定俗成的中繼站。在17k前往原檜山駐在所(路標為檜山基石)的路途寬敞、景色怡人,確實輕描淡寫地滿足了人們對自然保留區的期待。唯一要注意的僅有中途下切的一處坍方,原有的路基已由掉落的大小石塊替代,大小不均的跨距,加上冷冽的山泉、恣意的苔蘚,著實增添了不少難度,更令人在行進間不自主地與人生經驗相互對照,從而感嘆。 光潔平坦的石塊看似好走,卻暗藏溼滑失足的風險;苔蘚滿布的泥濘看似險阻,卻蘊含謹慎縝密的暗示。一如人生,一帆風順的旅程可能在某個瞬間讓你意外滑鐵盧,一口氣追討對挫折險阻的容受度;磕磕絆絆的路途卻總能讓你保持警惕與備案,帶著最充足完善的計畫,從水窪坑洞中踢出最堅毅不撓的步伐。於是,無論你是飽受病痛之苦的億萬富翁、或是每日為三餐奔波勞碌的平民百姓,遲早都要面臨人生的決斷,是輕易地棄守原則底線、還是無怨無尤地捍衛核心價值? 在檜山駐在所的舊址攻頂、休憩、整裝後,終要踏上歸途,朝著最後的8.5k至0k方向前進。但這條古道卻真是調皮,真的好像要無數次時空倒轉,紀錄、統整與放映不同世代人生的酸甜苦辣。既稱做人生,豈能沒有意外?「巴陵進、福山出,為早期泰雅人狩獵、通婚、探親的社路,日治時期作為山地警備道路,沿路下坡、輕鬆寫意的中級山步道,僅須注意A進B出的接駁車輛規劃」是各種資料顯示對越嶺的刻板印象,既已能夠談笑風聲地完成前段,在享用過香味四溢的泡麵、甜入心坎的八寶粥、甚至還能沏得上一壺熱茶細細品嚐的美好充能後,誰可曾想得到後段路程竟不斷刷新整場縱走中的艱辛挑戰? 從7k起畫風變急轉直下,除了多處坍方造成原有的下坡路段需不斷上爬後再下切,致使說好的全段17公里徒增不少隱形的路段與體能的挑戰,急縮、破損的路面也不再讓人可以舒心地賞玩周遭美景,必須全神貫注到腳尖的著力點與頃刻打滑的掏空地基,生怕一不小心就不得不動用國家資源,然後被迫接受各界媒體的口誅筆伐。原有的仙徑不僅跨個縣區就突然變為纖徑,更成了令人戰戰兢兢、愁腸寸斷,貨真價實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羊腸小徑!緊繃的精神無疑是後段旅程的第一大挑戰。 山雨欲來非但沒有風滿樓的預兆,也唯有絕頂經驗的百岳達人可從樹蛙鳴叫中看出端倪,其餘一干人等,無論是競速派、攝影派、還是健走派,都只能睜睜地迎著飄渺的雲霧墜跌籠罩,再漸漸由小珠變大珠,最終將整座山林當作響亮的玉盤,再次應證了雨具不宜離身的登山守則。慢慢地,腳下的步伐因為對氣象的莫測、落日的逼近而被迫加速,無論怎樣的雨勢,都必須頂著一身的蒸氣、邁著一腳的濕轆,風雨兼程、快馬加鞭。無從預測的山嵐與煙雨,正式成為此次行程第二道不得不跨越的坎。 對雨勢的未知、狹路的焦慮終究擋不住對平安的嚮往,看見烏來側終點大羅蘭溪吊橋後,情緒上的緊張終於稍可鬆弛,大小腿肌群積累的乳酸、與長途下坡給膝蓋造成壓力鍋般的悲鳴,亦在此處一口氣爆發。回到久違又懷念的柏油路面後,須注意往福山國小的方向前進,才可避免左轉進入庄頭,迷失在上上下下、層層疊疊的私人停車場中(但周遭唯一的公共廁所卻真的需往左側的107縣道17.6KM終點處前進,規劃上似有不得領略的深意?)。 然而,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說得一點不錯,竟就在終於可以輕鬆換裝的同時,讓眾人又遭遇最後一場驚魂記!不知何時攀附在鞋面、褲管、襪緣,甚至藏匿在指間縫隙的螞蝗大軍毫無預警地襲來,光滑的身姿閃爍著妖異的黑光,扭捏的形態與貪婪的樣貌,怎麼就不需理由地由衷產生各種厭惡感受!除了等候它血飽飯足、腦滿腸肥自然脫落外,就僅能透過極端的刺激異味(如綠油精、橡膠手套等)或其天敵鹽巴迫使其顧此失彼,放鬆吸盤後趁機移除,不情願的宿主還要注意因其分泌的水蛭素所導致與傷口大小不成比例的淋漓鮮血。 但功德圓滿後的來路回首總令人充滿感激與惜福,轉個念頭一想,這樣的血光之災或許也可以當作對自然的奉獻,雖非自願卻也換得一堂寶貴的生態課程,用一抹鮮紅妝點攻克後略顯朦朧的群山與即將降臨的夜幕,通往旅程終點的最後一哩路且交給海派的司機大哥、勤奮盡責的登山社幹部們操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