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風情霞慕尼

嚴格上這一篇應該是記錄法國才是,但為了見證全歐最高峰的白朗峰,我們從策馬特搭國鐵進入法國2天1夜的行程,標高4807公尺的白朗峰如果從瑞士境內到訪,是比起從法國本土來得近且方便。

霞慕尼Chamonix Mont-Blanc最熱鬧的街道,集中在觀光局巴士站CNCF法國國鐵布朗車站之間,路很好認,就算是初次到訪的人也不會怕迷路,走在路上,到處充滿著阿爾卑斯渡假風情的飯店和咖啡餐廳、商店、兌幣所比鄰而立,或許是陽光造就了市民一派悠閒的模樣,有的人坐在噴泉旁吃著冰淇淋,也有的人在露天大傘下享受午餐,彷彿我們這群到訪的遊客是多餘的樣子,完全沉浸在熱天午後的法式風情中,多麼令人稱羨。不過,在帕卡德路和Rue Joseph Vallot的交界處,也就是帕爾瑪廣場上,矗立著1786年初次成功登上白朗峰的Jacque Balmat的雕像,手指著白朗峰的山頂方向,倒也是個有意義的路標意象。

夏慕尼是攀登白朗峰的中繼站,我們走到南顛展望台搭乘空中纜車,不曉得是否恭逢其盛,還是天氣好到大家都往這裡靠過來,我們光等待的時間就花了快半個小時,好不容易搭上纜車後,先是在中間站Plan de I'Aiguille轉車,之後再一路向上攻頂。纜車外是個具有深沈魅力的奇幻世界,除了覆蓋在巨石岩架上,那層層剝落的的節理,摻雜著光線折射下的髮如雪,偶爾隨著風舞著逝去的年華記憶, 將寒山雪木槎枒寂靜的氛圍表露無遺。而一旁穿著專業配備的登山客,似乎很認真地在觀察攻頂的角度跟位置,與我們這群只想到此一遊的觀光客,成了強烈的對比,有時想想,這樣的實地走遍山的全貌,一定可以更加認識山的神祕與美麗哀愁,期許自己也能有這樣的一天。
愈接近展望台的那一刻,心情著實令人興奮,靠近雲端的地方,該是多麼美好的天堂,畢竟遠離這塵世的醜陋,天堂該是澄淨清朗的,消融的冰晶也夠洗滌心靈,將過往的荒蕪碎片,深深埋入這冰封的異次元空間中。從未想過的時光,從未想過的天堂,此時此刻你就站在這裡,一個想像,一場救贖,空氣中只有遺忘,還有那與世隔絕的冰冷、孤傲,慢慢流轉。
展望台橫跨在2座山峰上,纜車抵達的是Piton Nord,從上而下可以俯瞰夏慕尼市區,我們繼續再搭付費電梯上到山頂露台,如果還想穿越瑞士及義大利兩國,那就可以再搭吊籃纜車,近距離親近瓦雷.布蘭修及傑安冰河。展望台上除了再次感受藍天刺穿雲層咄咄逼人的浩瀚氣勢外,更可以直接站上透明玻璃,從上而下置身於南顛山的奇幻世界中,不過還得排成一條長長的長龍,等待約莫30-40分鐘,等待的同時,亦可以欣賞到另一個角度的Piton Nord,還有那群隱約從雲霧裡探出頭來的嶺巆嶙峋,算是來到這裡一項值得體驗的活動。
領略完展望台的風光後,拿著號碼牌搭著電梯到達下層的露台,步行到半山腰的餐廳感受老外們在此喝著啤酒,興緻高昂的與雪景白朗峰對飲,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在大自然中,被豐富的生命包圍著,才會感覺到「一切都有天命」,這並不是種宿命論,而是你了解原來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每件事情都應該試著選擇放下,才能面對未知,面對生命中的一切。站在這裡,天空的藍竟是如此的深邃幽深,彷彿可觸及天空的星星,就算是此時站在這亮如白晝的南顛峰展望台一樣,觸及天空,觸及永恆,觸及未來。
搭乘纜車回到了夏慕尼,漫步在山城小鎮中,一切的景致幾乎都是圍繞著白朗峰延伸的,買杯啤酒坐在街道的一隅, 看著悠閒地逛街人們,山巒上的白雪皚皚,把一旁的綠意襯托地清新有氧,似乎遠處山頭吹的空氣,都變得更加地令人放鬆及舒緩,街道上的店家大多是登山用品社,除了腳踏車行外,north face 和columbia隨處可見,當然還有當地的品牌,走累了,找家小店坐下來,露天感受這難得的夏日法式風情,讓心靈隨之浪漫起來,逐去了煩憂,放掉了責任負荷,肩上有的是涼風徐來的愜意心情,全然沐浴在須臾的美好之中。
旅行,偶爾在極度孤獨的環境下,我們會把自己走過的人生,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反反覆覆想上好幾回,是鑽牛角尖放不下也好,是真正釋懷放下也好,不同的過往,不同的曾經,人總是要學會和自己相處,學會和自己對話,甚至於學會和孤單和平共處。一個人的世界,品味理性的感性,兩個人的世界,享受承擔的甜蜜責任,然而,旅行中被巨大、未知的力量所環繞,你並不會寂寞,因為你知道自己真正在體驗一切,一切旅行中的美好與過往,你會驚訝於自己變得更謙卑,更自由,更加嚮往瞬間的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