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藍塘紀行,Day 2 Rimche- Mumdu,走在大雪紛飛的美麗與哀愁。



是凌晨幾點呢?外頭的雨聲打落在鐵皮的屋頂上,滴—咚—滴—咚,我被吵醒了。心裡頭想著…這一切是夢,是下雨的夢。閉著眼睛躺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雨越下越大,該接受事實了。早在傍晚前出現的魚鱗雲彩及睡前沒有星星的孤寂夜空,所擔心的還是要面對。在這種寂靜的夜,你是否腦海裡有一份“想”的清單?總是重複的掛念某件陳年往事,想著那個人過得好嗎?我呢?在這樣的大雨裡,卻不自覺的猜測這鐵皮屋頂會漏水嗎?看樣子台北家裡連兩次強烈颱風的漏水陰影,揮之不去。要說心想事成的話,我怎都不想著我是億萬富翁的樂透得主,我聽到熟悉的滴答聲打在我的睡袋上,一夜未眠。
Day 2 Rimche 2450m-Mumdu 3430m,走在大雪紛飛的美麗與哀愁。


圖片 : 昨晚的民宿, 原來這是白天的樣子 


圖片 : 特地帶了一張春聯, 今年是飯糰的年,娘親應該有幫我安太歲吧


圖片 : 沖這杯苦澀的咖啡, 代表了飯糰昨夜的心情

怨著起床後從嘰嘎木門外的天氣,雲層是如此的沉重,心裡正滴咕時,才發現眼前的山脈一夜白了頭。不禁興奮的叫醒夥伴們,快出來看啊!


 
今天的路程前半段式走在樹林裡,昨晚開心喝了三杯酒的老師,ㄧ覺醒來開始感到不適,沒辦法走快。原本以為山下的藍天會慢慢追上我們的腳步,但它似乎轉道了,天氣沒有好轉的跡象,霧雨一陣陣飄來,風雨欲來,心慌慌。曾有那麼一段路,樹的枝葉都向著同一個方向,松蘿滿佈。這裡有著極高濃度的芬多精,瀰漫霧器的樹林,
就像個魔法森林,是幻覺,樹幹後面正躲著一群小精靈,窺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就在我們走到ㄧ間沒有營業的guest house,雨變大了,8個人塞進一個殘破的小亭子,匆忙的尋找防雨裝備。我望著天空,心內ㄟKTV正點播“雨落甲妮粗”~

Shiva大喊,Snowing!!


穿到一半的雨衣,扔下手中的登山杖,還在肩上的背包,什麼都不管了。我們6個人衝向前方的空地,張開雙臂,雀躍地轉著圈圈,原來這就是生在北緯23.5度的宿命,無法拒絕雪的誘惑。


 

圖片 : 遇到下山的登山客詢問前方路況, 得知有很多很多雪

天空時而飄雨,時而飄雪,路程還有好一大段,我們繼續努力吧。隨著海拔高度上升,腳下的黃土小徑,也開始累積落下的雪花,沒多久,我們已踩踏著厚厚的白雪前行。大雪紛飛的尼泊爾山區,我們回到深信聖誕老公公存在的年紀,邊走邊打起雪仗。


 




下午一點多了,我們仍舊餓著肚子趕路,直到看見一棟還算完好的小屋,孤單又堅強的在一片雪白山谷中。這裡應該是距離Ghodatabela 3030m不遠的藍塘國家公園軍隊檢查哨,因為地震關係,軍隊已撤離到山下了,幸運在地震中生還的小屋成了此行我們的避難小屋。興奮感過了,腎上腺素下降,才反應到手指頭已經凍得發疼,雙腿其實也微微的在顫抖。擠在一起,圍著勉強還站得住的桌子,喝上挑伕們趕路煮好的熱茶。真的餓了,簡單的餅乾,好美味。這一天的午餐是碗簡單又暖心的速食湯麵,還加蛋喔。


圖片 :  這張照片之前, 我們五個人蹲一排一起在雪地上噓噓, 哈哈哈


圖片 : 離開避難小屋 

下午三點,經過Thyangsyap村莊3205m,眼前的景色已經可以清楚看到藍塘山脈。山區的天氣就像嬰兒一樣,何時想笑?何時想哭?無法預測。早上的遠方的藍天原來繞道已抵達我們的前方,陽光露臉,雲霧散去,爬過幾座國外高山的飯糰,已被眼前的美景給懾服。



 


我與Tracy說,你的第一次海外健行就有如此景色,你的眼已經被寵壞了。
 
嚮導催促我們時間有點晚了,不捨的放下相機,的確,這番美麗不應該被侷限在相機觀景窗的小框框裡,但我們又何嘗不是想要讓未與我們同行的你,見她一面。



 











圖片 : 氂牛界的無臉男品種


圖片 : 印和闐的雲霧就要吞噬我們了

老師與小郁的速度漸慢,我們拆成兩隊行走,藍紫的天色,深怕又要摸黑。此時我們正行走於一大片石礫區,偶爾可以看到房屋殘垣。Binord用他所知道的英文單字,告訴我們這裡就是藍塘村。Langtang village 3430m,原是藍塘山區最大的村落,地震後,什麼都沒了,就像小林村一樣。是累也是身同感受,拖著蹣跚的步伐,心沉,眼眶有點溼溼的。



 
迎面走來一個熟悉的人影,他是昨天一開始遇見另一組台灣隊的挑夫,他同我說『one hour』。這裡的距離沒有數字,只有時間,1個小時,我的雙腳還可已走多遠?
 
晚上6點,在天黑的前一刻,飯糰、Tracy、猴子與Rainbow抵達今晚的住宿。讓我們掛心的小郁及老師,也在半小時後抵達,大家的心情總算輕鬆了,入夜後的藍塘山區,已經是極凍世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