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守鱟一生。鸕鶿歸巢。賞生態


行動硬碟裡還有一堆尚未整理的
『2011年尋找風獅爺獨行記』照片,這一次又帶了滿滿的回憶回來,我的老天爺啊~我的稿子有寫完的一天嗎?(自以為很紅,又沒人來催稿!) 舊地重遊,雖然景點都大同小異,但是這次結合了美食、運動及生態,飯糰終於可以不用獨自坐在10人的大圓桌上,孤單的吃著一碗牛肉麵,金門全牛大餐~借夥伴的光,我終於吃得好滿足呀!

上飛機前,大家可能都太興奮了,不是跑錯登機門,就是過了CHECK IN時間才趕到櫃台前。總之,大夥兒都還是硬上了原訂的航班,金門,我們來看你嚕。
 再看金門生態篇之前
我們先來複習一下上次飯糰的金門深度之旅~風獅爺篇

延伸閱讀 :
金沙鎮找風獅爺
金寧金湖尋獅趣


 鸕鶿歸巢 。鸕鶿,其實就是我們常聽到大陸漁夫用鳥補魚的魚鷹。漁夫們會用稻草微微的綁著鸕鶿的脖子,當鸕鶿下水用嘴巴抓魚時,因為被鎖喉了,所以無法吞下肚。在金門越冬的鸕鶿,夏天在北方繁殖,10月下旬就會開始往南飛,避開北方的嚴冬。
 
白天的鸕鶿會聚集在沙洲上,到了夜晚就會集體飛回棲息的樹上。慈湖為金門地區最大的鸕鶿越冬區,另外兩處是太湖及小金門的西湖,而慈堤最有名的就是夕陽了。原本早上抵達金門時,飛機還衝破了厚厚的雲層降落於尚義機場,本以為今日的夕陽無望,沒想到運氣超好,夕陽大的跟鵝蛋黃一樣。
 

圖片 : 不對焦的太陽,更像蛋黃嚕





鸕鶿沒有戴手錶也不會看時鐘,要親眼目睹大軍壓進的壯觀景色,就只能採取守株待兔的戰略。如果天氣好但是海霧重,鸕鶿就會以為天要黑了,也就想家了。由於我們在民宿遇到準備要離開的遊客分享的等鸕鶿經驗,為了不要錯過精彩畫面,我們也早早4點多就在那邊等嚕。


圖片 : 白白的就是鸕鶿的屎 

由於1月份是極大期,這裡還有賞鳥學會的義工準備倍數超高的望遠鏡在那邊免費提供賞鳥教學活動。讓遊客在等的時後不會無聊,還可以學到很多鳥類的名字(如果記得起來的話)。
 
今天的天氣真的太好了,等到蛋黃都要掉到海裡了。此時,有人開始喊說,『來了,來了』。我們面對著海的方向飛來了幾小隊,驚呼聲越來越多,原來黑色大軍正從面對慈湖的左手邊瘋狂一批一批飛過來。依據記錄,慈湖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鸕鶿越冬區了,每年一月有近萬隻的鸕鶿飛來。
 







圖片 : 好多鳥喔~~







守鱟一生。
鱟,注音
:ㄏㄡˋ,是地球最古老的動物之一,科學家曾經發現距今5億年前的鱟化石,與早已滅絕的三葉蟲可說是近親。鱟的血液裡含有銅離子,所以血是藍色的。這讓我想起小學養的蠶寶寶,吃太多葉子了,所以血是綠色的。鱟又稱做夫妻魚,大隻的母鱟總是背著瘦小的公鱟,這輩子就非你莫屬了。早期的台灣漁民曾經瘋狂獵捕,閩南語叫『抓鱟』,唸著唸著是不是很像台語的『抓猴』,來源就是這樣。

 
近幾年金門對鱟的保育盡心盡力,如果春夏之間到金門,說不定可以在建功嶼的沙灘上看到他們的蹤跡,原本是DDT大哥回憶的衛兵站哨碉堡如今也變成了守鱟亭。
 
興沖沖的我們,本以為可以在這裡看到野生鱟,當我們興奮的問起守鱟相助亭的大哥,大哥指著前方的石堆。
『就在前面呀,有很多隻。』
結果,我們被擺了一道。冬天是沒有鱟的,石頭上的是假的。(冏)
 


趁著潮汐還行,我們走在砌好的石板步道上,前進W038據點建功嶼。這個迷你島只能趁著退潮的前後1-2個小時來,如果在島上忘了時間,只能在島上碉堡裡的軍人宿舍度過你永遠無法想像的夜晚。
 
這裡曾是DDT大哥的站哨點,他說建功嶼的作用是為了防止中共搶灘,所以在那邊設置了機關槍等攻擊裝置。而沙灘上那些防搶灘的木樁下,更是埋藏了很多地雷。往往牛走過去都沒事,但是人走過去都被炸死。如今地雷已成往事,現在可以看到許多採蚵阿嬤在上面悠哉的行走(不過小金門還是有很多地雷區喔)。
 


雖然不曉得阿嬤有沒有擔心踩在這片曾經佈滿地雷的沙灘上,看似祥和的沙灘上,確曾經為當地居民帶來無法言喻的痛,『一顆雷,讓眼淚都流乾了』。全世界還有1.6億顆的地雷埋藏在我們雙腿所站立的土地下,戰爭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圖片 : 廈門你看到了嗎?


註 : 金門的水產試驗中心有活生生的鱟,還有介紹鱟的小展示廳,保證一定看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