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追楓之旅 Day 01_20161018 台灣台北-函館市

函館夜景02

DSC_6067

DSC_6069

DSC_6071

DSC_6072

相隔兩個月,又再一次踏上北海道這塊土地,這一回包括東京行,又將是兩個星期的流浪,連自己也覺得有些莫名奇妙,再見竟是如此短暫。也拜今年在相隔五年後,如願考上鐵路特考運輸營業高員三級,才得以成行。

少了旅伴,日文依舊一竅不通下,冒險,彷彿在拎著行李、走出家門的那一刻就緊抓著心弦,所有行程雖然只花一天敲定,但嚴謹的程度更勝以往,不論是時間、金錢所需,幾乎規劃的無微不至。主要因素像是長距離移動的交通銜接或是臨時狀況,如:函館山纜車歲修等,各種需要時間密切配合。能掌握時間,避免等待或慌忙應急,我想,會玩得更盡興如意。

DSC_6075

DSC_6080

虎航 IT 236,9月初 以2399元的票價購得,不過廉航各種費用加一加,單程也逼近4000元大關。單以時間點來說,台灣時間05:25起飛,日本當地時間10:00就到達了,中午前就能來到函館駅前,並將行李寄放於東橫INN,時間的應用相對彈性得多。

DSC_2953
【2016年8月舊照】

螢幕快照 2016-09-23 下午3.33.59

2016年8月,其實已經在函館待上四天三夜,函館山也去了兩次。事隔兩個月後,很多人都想問為什麼僅隔兩個月,卻仍以函館作為秋季旅遊的首站?函館市電是其中之一的原因
,對於有輕軌列車的城市總有莫名的渴望,像美國舊金山、德國的Würzburg... 等,就是有一種說不清的喜歡。

其中,函館市電有輛「箱館ハイカラ」古董車廂仍在4月至10月間行駛,暑假時,不經意在五稜郭一帶拍攝它的身影,當時以為是函館市電的隨機彩蛋,卻在官網(https://www.city.hakodate.hokkaido.jp/docs/2014032300135/)發現它具有固定班次行駛,因此,追車成了到達函館的第一個目標。

在函館駅的旅遊服務中心買了張函館市電+函館バス一日券,期望能在保留有最原始市電號誌樓的十字街口,順利捕捉箱館ハイカラ的影像。很可惜的是,因為列車臨時點檢而運休,直到離開函館的那天才恢復行駛,這趟函館行最終仍與箱館ハイカラ號無緣。

爬了一下函館市電的官方網站,其實有專門的網頁顯示箱館ハイカラ號的現時刻運行狀態及位置,以後有再來追車的話,不妨參考(網頁連結),可以掌握最新的運行動態。

DSC_6085

DSC_6089

DSC_6090

DSC_6094

儘管如此,函館市電還是擁有各式各樣特色廣告的彩繪車廂,奔馳在函館市區街道上。十字街口,是相當重要的路口,畢竟它保留了最傳統的號誌樓,也臨近值得一逛的元町教堂群,但時間的緣故,這次就沒造訪。

DSC_6082

DSC_6100

DSC_6103

DSC_6104

DSC_6113

DSC_6107

DSC_6117

DSC_6120

如果選擇在函館機場降落的航班,絕大多數觀光客的首站就是函館駅。除了函館市電外,四通八達的市內、近郊公車網都會在此停靠,函館朝市及金森倉庫商圈、商旅都在不遠處,單純的市區旅遊勢必是個首選的起發點。

函館駅内的旅遊服務中心可以購買函館市電及函館バス的一日券,價錢分別是:
函館市電一日券:600円
函館バス一日券:800円
函館市電+函館バス共通一日券:1000円
函館市電+函館バス共通一日券:1700円

單純市區內移動,單買市電一日券就很夠用了,卻因適逢函館山纜車年度歲修(2016.10.16 ~ 10.24)而運休。非旅行團遊客上函館山看夜景,也只能由接駁巴士代替(來回800円),綜合各種需求考量,函館市電+函館バス共通一日券應該是最理想的票種。

另外,如果有需要申請購買北海道JR Pass 同樣也是在旅遊服務中心辦理。相較於單純買函館市電及函館バス的一日券而言,北海道JR Pass申購的程序需要花更多時間去核對申辦資格,當遊客眾多時,相對得花上更多等待的時間。

為什麼喜歡一個人在國外亂晃?可以為自己選擇想看的、想停留的一切,不單只是觀光景點,與台灣不同的民俗及各種形形色色的遊客百態,也常是觀察的目標。

常提醒自己:「壞習慣最好不要有,即便有,也不要把它帶到國外」

在旅遊服務中心購買乘車票同時,有一團也是自助型態的台灣旅客正等待櫃台叫號,辦理申購JR Pass。一行六、七個人大方的玩起自拍、合照的遊戲,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櫃台已經叫號多次,當發覺過號時,櫃台早已在招呼其它觀光客。其中一名日文十分流利的阿伯向櫃台指示,希望稍後能直接辦理,櫃台的小姐只用簡單的一句話指示重新抽號碼排隊。看到阿伯在一旁不斷地碎唸,想必吃了在台灣前所未見的閉門羹。

在台灣,責任與義務似乎建立在服務與情感之上,這樣的文化被無限上綱到因為需求方的過失或疏忽,只要供應方未提供完臻的補償方案,是會在當場翻桌的。「服務」的定義 早已被扭曲,一句顧客至上,因而各種要求不分對錯,幾乎卑躬屈膝,有求必應。如此的便門反而讓特定人應遵循義務與責任的道德觀徹底淪喪,想當然爾,凡與服務牽扯的行業總會有少數顧客上演意想不到的百般醜態。

最沒有權限的第一線服務人員部份時間都浪費在處理這些無理的行為上,卻因缺乏直接權限,亦不能失禮的前提下,無法有效率滿足企業與顧客間各別的期待;虛耗,也成為台灣服務業難做的絆腳石,無法去評判顧客的是非,更無法要求高道德的價值觀,但消費者的權利與義務,終究是不能和服務或方便直接畫上連結關係的。

DSC_6109

DSC_6110

再不久自己也將是台灣鐵路第一線勤務人員,旅行的過程中,多少會留意一下各國大眾運輸第一線人員與乘客間的互動。行業上的基本禮儀或許不是人人都能達到的標準,熱忱很重要,對台灣而言,熱忱的背後有很多需要供需者共同思考的問題。簡單說,兩者間無法互惠下,再多的禮儀也僅是皮笑肉不笑,終究是一場戲罷了!

終歸還是那句話:服務是雙方互惠,而非單方供應。不難理解,在日本,同樣身為運輸業的人員為何能保持高度的熱忱?至少,他們不太會有機會去面對不可理喻的奧客文化。

DSC_6093

同屬高齡化嚴重的日本,但其獨立自主性強,「伸手牌」文化 反而少見。先進的智慧型資訊設備,無論在日本或台灣已經十分普及,讓各種便利資訊的認知更趨於簡單明瞭。如何在新穎的資訊環境下過活、不斷學習,才是總體環境持續進步的關鍵。

另外,友善的學習環境同樣增進民眾學習的意願。台灣自古以來的教育多半傳達「不能犯錯」的意念,強調犯錯後的後果,反而讓更多人不敢犯錯,失去從錯誤中學習的機會,淪為可以相信任何人的說法,就是不能肯定自己的所見。逢人必問,無人能問則焦慮,最終不願出門,與世隔絕。

【函館山夜景 15:30-17:30 縮時攝影】

如果,一個不是久居北海道的觀光客告訴你,兩個月內造訪了函館山日落到夜景三次,任何人聽了都會覺得不是時間太多就是錢太多。

近年重要的風景都改用Nikon 105 mm F2.8G Macro,用40-80張不等的局部相片,以組圖的方式達到約10億pixels影像。

2016.8.7 第一次上山,天氣不佳,沉重的陰霾連對向的山麓都不見蹤影。
2016.8.9 第二次上山,大好的天氣,決定再衝上山一次;卻沒發現腳架被小朋友踢到,倚靠在護欄上 ,相片全部不能用...

始終無法忘懷第二次上山當晚,一次把那天拍的RAW檔素材全部刪除的痛,因為遺憾,所以才造就了這趟旅行。記得當時是這麼說的:鐵路特考考上,我10月會再回來慶祝升級成功;如果沒考上,12月會再回來療傷。大部份的順遂,就差拍攝函館夜景這塊拼圖,待我完成...

為了這一天,從10天前,每天都緊盯著日本氣象廳的預報及衛星雲圖,因為兩個晚上可以應用,已經在行程上做好彈性調整的準備,只怕兩天天氣不好;三天前,天氣狀況大致可以確認;一天前,更可以掌握每小時的氣候動態。很幸運地,不管哪一天都是全日晴れ。為了行程順暢及運用彈性,決定這一夜就上山終結兩個月來的遺憾。

每年10月中下旬,函館山纜車都會安排例行歲修,運休時期雖有加開登山巴士,坦白說上山的便利性及時間彈性就死板許多。此時函館日落時間已經提早到16:51,同時也避免越晚上山人潮越多的擁擠,14:30就早早上山等待,大概半小時的車程外加1.5小時的等待。

秋末冬初函館山的人潮已不見盛夏時的那般舉步維艱,約莫15:00抵達,觀景台人數可謂寥寥無幾,但越接近日落時分之際,觀光客量還是具一定的規模量。唯一不變的是山上那強勁的海風一樣刺骨,羽絨外套、毛帽、手套、口罩,一應俱全,還是冷得直打哆嗦。

DSC_6126

DSC_6127

DSC_6128

DSC_6130

DSC_6131

DSC_6132

陽光西沉的早,山腳下元町教堂群一帶在抵達觀景台之際,陽光已被函館山遮蔽;空氣品質不算最優,但遠方的駒ケ岳依然清晰可見。隨著夜幕來臨的腳步,期待的心情更是雀躍不已,避免腳架再次跨到護欄,不斷的留意、確認...

函館夜景01

夜幕初現之時,百萬夜景的序曲,此起彼落的快門與驚呼聲,觀景台上的每個人都是期待這一刻的來臨。

函館夜景02

這一夜的來臨,是呀,這就是傳說中的百萬夜景。確認了素材都未受到震動影響,懸宕多時的心情總算放了下來。沒拍到會怎樣?坦白說... 不怎麼樣,只是不喜歡失手的感覺,就是這樣而已...

看一下時間,還不到晚上六點,上山、下山的遊客已經難以估算,滿滿的車來又是滿滿的車走,有纜車營運時就已經大排長龍,遑論今天纜車運休之時。儘管擁擠的不舒服,但已被完成任務的喜悅完全顛覆。

DSC_6313

DSC_6311

DSC_6307

冬令時節旅行的好處,對於需隨日升日落而行動的攝影者而言,是比較能早睡晚起、正常作息的好時間;不須太早起床追逐日出,早早入夜只需輕裝就能四處遊走。記得暑假的時候,能晚上八點半前吃到晚飯是奢侈的渴望,好幾回因為拍太晚了,取消了民宿的晚餐,甚至淪落只能到Lawson買泡麵、零食吃。不過 對於攝影者的旅行而言,眼前的美景就是奢華佳餚了。

來到十字街附近有名的小丑漢堡朝聖,店內歡愉感十足的裝潢,癱坐在座位上徹底放鬆。點了份很多人推薦的中國風味炸雞漢堡,寒冷的天氣中一份熱食,無疑是最棒的享受!

----2016.10.18 行程----

螢幕快照 2016-11-11 下午1.04.33

螢幕快照 2016-11-08 下午3.02.25


螢幕快照 2016-11-11 下午1.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