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庸古堡訪拜倫,格林瓦德逐風

◆蒙投    西庸古堡

西庸古堡位在風光明的蒙投(Montreux)日內瓦湖畔渡假勝地,小鎮被稱做是「瑞士的里維耶拉」,是個溫暖充滿陽光的地方 ,而小鎮從1967年起,每年的夏季會舉辦爵士音樂節(Montreux Jazz Festival),更是吸引觀光客到訪的音樂盛事。環著湖畔長達15公里的步道,遠處就能見到終年覆蓋著皚皚白雪的高山,湖中時有蒸氣船行走的湖面風光,一旁興建的高級且外型獨具風格的飯店,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美麗的蒙投更增添了許多獨特的魅力。

西庸古堡是建於離湖岸些許距離的岩石島上,從湖面上坐船看過來,著實就像是一座飄浮在湖面的城堡,這座城堡興建於9世紀,一直到12世紀時才這個地區的貴族─薩佛依家族Savoia買下來,作為薩佛依公爵的夏季別墅,歷經了幾次的修復和增建過程,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19世紀的外貌。

來到西庸古堡,就不得不提到兩個人,第一位是在16世紀提倡宗教改革的日內瓦修道院長Bonivard主教,一直到伯恩軍人入侵才將他從古堡裡解救出來,所以進來古堡就得到主教於1532-1536年被鏈在地下牢嶽入口處的第5根柱子,來一趟感受這不見天日的令人窒息氛圍。第二次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國詩人拜倫Byeon,隔了300多年的拜倫造訪後,聽到這段故事寫下了「西庸的囚犯」敘事詩,更讓西庸城堡聲名大噪,地下牢獄入口的第3根柱子上留下了拜倫的親筆簽名。古今中外,似乎都特愛以名人在此一遊的親筆簽名當作是吸引後人造訪的利器,但是又有多少人是因為他的真正內涵而被吸引的呢?來到西庸,或許你只是隨團前來,也或許你是因為這首拜倫的詩篇到來,但是如果來訪之後,你能夠發現另一種不同以往的溫度,那麼才足以讓西庸成為旅遊記憶下的曾經。

古堡裡頭,透過指示的標誌追尋著前人遺留下來的過往曾經,是古物也好,是牆上懸掛著主人的驕傲展示也罷,小小的階梯有時你得彎著身低著頭跨過,彎曲的小徑有時你得留意別有洞天的驚奇,沒有什麼特別的物品是如同博物館等級的重要,但因為他是西庸,一座湖上的城堡,這些都成了不一樣的傳奇。只是,外頭的陽光對照此情此景,更顯得這座曾經是堡壘、監獄、關稅,拿破崙曾率軍經過的城池,多了一份不同的感動,往城堡東邊的碼頭走去,是可以見到城堡的倒影,時間和角度准許下的瞬間,西庸古堡將是你最美的人文水岸代名詞。

◆格林瓦德-佛斯特展望台

格林德瓦是個海拔1034尺高的小鎮,來到少女峰旅遊的人大多會以此為前哨站,小鎮附近的景點大多是以戶外運動登山健行著稱,從車站前延伸的主要街道,就可以看到許多運動用品店林立,當然還有一些飯店跟餐廳,
再往裡面走就會走到盡頭的多爾夫教堂,這次的重點是要到佛斯特展望台走天空步道。號稱一次可以眺望上下格林瓦德2條冰河的佛斯特展望台,就得從主街東端的BGF搭乘吊籃纜車,全程約要30分鐘,纜車運轉的過程中會在10分鐘後先到第一個停靠站Bort,大約有1570公尺,到第二個停靠站Schteckfeld,高度就會到達1995公尺,之後原車90度轉彎,直接往展望台上方前進。這已是過了10天後的瑞士纜車行,看著外頭的風景,你問我有何不同?我也說不上來,每次映入眼簾的風景,對我來說是種療癒的抒緩,沒有目的,也沒有touch到的意外感受,看山是山,靜止的,停頓的,讓你的心只有平靜,彷彿有個人在身邊聽著你,訴說這趟旅程最平凡也最心動的一刻。

格林德瓦(Grindelwald)佛斯特展望台,有一條少女峰鐵道公司最新興建懸崖步道(Cliff Walk),全長約100公尺的懸崖步道,已於2015年9月16日開幕,遊客沿著觀景台向外走,視野會更加遼闊,只不過對我來說似乎沒有預期的驚心動魄,因為只有在尾端以透明玻璃平台搭建,大部份的走道都還是一般的鐵網構造,路的盡頭只約容納兩人的空間,往冰河一端看去,芬斯特拉洪峰、艾格峰、莫希峰和少女峰這三座連峰景觀,十足有著有身處世界盡頭的感慨寂寥,彷彿時間靜止在眼前的美麗,卻同時有著逝去的遺憾。離開步道後,往著健行路線走去,回頭看著鑲在標高2168公尺外的高度,此刻才令人震撼不已,真得是身陷美景之中,卻辭著難以窺見全貌的遺憾。來回美麗的巴哈阿爾普湖的健行路線,著實是趟令人雀躍不已的旅程,從一開始的陡坡持續向上,之後到達岩石區後緩坡向前,聞著清新的空氣,沒有毒辣的太陽,只有微涼的風吹過髮梢的觸動,和那山頭布滿著綠意的夏日風情。

走過兩條小河後會來到一間名為Gummi Hutte的小屋,這是欣賞艾格峰和少女峰的絕佳場所。之後再持續走在平坦的山路上,會就出藍色的湖泊,巴哈爾普湖當地人說是2顆山裡的寶石,前方所見是綠寶石比較小,倒影不算清楚,後方的大湖是藍寶石,光線倒影比較明顯,如同明信片般的絕美,可惜的是光影不佳,天空中低沉的灰濛,佔住了大多數的版面,隱約探出頭來的陽光,短暫停留後羞怯地縮了回去,只留下湖畔二三群牛隻,低著頭忘我地享受這片原始的美,獨攬這片冰河圍繞的與世隔絕。

健行回到展望台喝瓶啤酒,順便吃個午餐填飽肚子後,決定跟帥哥小弟來一趟First Flieger,乘座吊椅以時速84KM一口氣下滑到800M的Schreckfeld纜車乘車處,一般來說這樣的體驗,看似危險怕,但實際乘坐的感覺是十分安全平穩的,一開始會讓你先簽生死狀,大概是提醒你有什麼樣的疾病跟狀況要避免,還有遵守工作人員的指示諸如此類,椅子將你固定好了之後,等你準備好就把你往下推,這時一開始是會有飛向阿爾卑斯山的震憾感,之後加速度就變小了,你反倒是覺得像在看3D立體的效果般,眼前腳下的一草一物都變得如此親近,只想再繼續往前滑,奔向遠處,投入阿爾卑斯山的懷抱,或許是該考慮下一次來趟拖曳傘看看吧!

湖畔聳立著陽光流浪停駐的舊城,沿著石砌的小巷道,轉彎處紅瓦白牆的屋舍,手指撫斑駁的牆面,故事流轉著往昔,追憶這似水年華的蒙投陽光燦爛,越過心與心相隔的藩籬,雖然僅僅只有那麼一瞬間,我相信簡單的自由,是西庸城堡下的渴望與救贖。登上高處,風襲來的微醺,略帶清新的糖蜜,將群山環抱著天真浪漫,一抹微笑穿越了時空,也飛入了佛斯特的青青湖畔,現實與想像,倒映著旅人對世界的眷戀,雖然僅僅只有那麼瞬間,我相信平凡的幸福,是格林瓦德街上的存在與緩慢。離開原點,抽離思緒,給自己一個放肆的理由,遠行,也給生活一場愛的相遇,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