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拉克斯]讓部落不在寂寞,南迴小米工作假期(下)

詩是這麼寫的…
城比台北是矮一點 天比台北卻高得多
燈比台北是淡一點 星比台北卻亮得多
人比西岸是稀一點 山比西岸卻密得多
港比西岸是小一點 海比西岸卻大得多
街比台北是短一點 風比台北卻長得多
飛機過境是少一點 老鷹盤空卻多得多
報紙送到是晚一點 太陽起來卻早得多
無論地球怎麼轉 台東永遠在前面

這是余光中教授在台東大學詩牆上寫的,一首寫給台東的詩。工作假期的第三天,小米採收體驗已經告一段落,今日的目標就是盡快把茅草鋪好,這樣才能去溪邊玩水。早餐後,大夥兒搬運著第一天捆好的茅草前往達而達工地,羅爸爸趁著禮拜日上教會的空檔趕來教我們如何在屋頂上鋪茅草。在屋頂上鋪茅草其實是有一點點難度的,終於更加了解當初捆茅草的時候為什麼要方向一致,如果都亂七八糟的話,茅草捆不緊,而踩在上面搭建的人也可能因為茅草滑落而摔下來,只能說原住民的生活簡單,卻處處充滿智慧。





而羅爸爸與杜爸爸要趕著去教會前,一直叮嚀著我們爬上屋頂要小心、要小心。你們知道嗎?生活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人,總是在嘴邊掛著『要小心』、『危險地方要注意』,聽似嘮叨,內心確湧著滿滿的關懷。
 
今天我們並沒有分小米組跟粗工組,全員動起來(吶喊~~~~),為了去玩水(吶喊~~)。屋頂上的在做工程,屋頂下的也沒有偷懶,鋸竹子,用蠻力打扁竹子,一片一片的把醜醜的水泥條給包起來。話說這個竹片包水泥條也不是一項容易的工作,為了要把竹節打扁,彷彿被莫文蔚附身一樣的製作撒尿牛丸。




 





眼看著腳下的影子越來越短,溫度也越來越高,更現實的是肚子好餓啊。終於在秀玲姊姊的監工與凱迪拉克協助與指導下(青年會的有為青年),我們終於完成進度了,灑花。

中午用餐的地方可說是世外桃源中的秘境~羅爸爸的工寮餐廳。刺蔥煎蛋、涼拌山苦瓜、竹筍炒肉絲…(又懷念了~)。其實,這裡的每一餐都很特別,紅藜米飯、小米米飯,都是我們平時不常吃到的口味。別以為羅媽媽只有廚藝好,飯糰更要公開一個羅爸爸跟羅媽媽的小秘密,這個小秘密可是限量的喔~請記得來到這裡,一定要問問羅媽媽,一定要問羅媽媽,『請問還有沒有小米酒?』。這裡的小米酒是用”拉達尼搭膩”釀造,這個品種的小米米粒香黏性好,鄉公所取了個好名字~金黃小米。(復育小米計畫的工作人員說, 很搶手,有時連他都買不到)


 
部落的風,像Ina笑容、像Kama的大手讓人好放心,工作假期的夥伴們是太早起床了,還是太累了,每個人尋找到自己喜歡的角落,聽著風的搖籃曲睡得香甜。
 
養足精神後,就是DIY時間啦~

平地的肉粽有分南部粽、北部粽、客家粽與閩南粽,原住民的也有兩種粽子,Avai(阿拜)與Cinavu(祈納福)。接下來就是我們DIY自己的粽子時間嚕,看著羅媽媽的示範教學,不難啊~


 
ㄚ ㄅㄣ ㄙㄞ (阿飯師) 時間~
Avai & Cinavu外觀都一樣,葉子打開的內容物~~~~~好像也都差不多,要怎樣分辨捏,就讓我這個自己為很了解的ㄚ ㄅㄣ ㄙㄞ來為大家解惑吧。

1.  外觀:簡單地說,本大師也無法從外觀分辨,因為都用月桃葉包,包的樣子也一樣。(解套辦法 : 直接用嘴巴問比較快)。
2.  內餡:包裹的內餡其實都是根據自己的心情,不外乎就是小米、豬肉等,只要山上有的,你抓得到的都可以包。(解套辦法 : 直接用嘴巴吃比較快)。

講解時間到目前為止是不是想要退學費的感覺,我懂~~~其實Avai跟Cinavu最大的差異就是主食的部分,Avai又稱小米糕、小米粿,會將小米或糯米磨成粉來蒸煮,而Cinavu則是用小米粒或糯米粒。


 
兩種原民粽的包法其實都一樣,用月桃葉當作粽葉,裡面先鋪兩片假酸槳葉,這種葉子除了增加小米的味道,也可以降低脹氣。接著再把蒸熟的小米漿或小米鋪上假酸槳葉,適量的塞進餡料,把葉子折一折,綁起來就完成嚕。
 
完成的祈納福是我們最後一天離開的便當,怎麼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天氣這麼熱的下午,是說如果沒有去泡個冰涼的溪水,多對不起自己。部落的青年會帶我們來到一個小溪秘境,更讓我們穿越時光,再次的利用祖先的智慧,用敬愛大自然的方法來捕魚。
 
要出發前往部落前,剛好在TLC旅遊生活頻道撥放著外國人來到台灣原鄉部落體驗的節目,也剛好是使用這種真的是聰明又覺得奇妙的捕魚工具。首先先把挖到的台灣魚藤根搗爛作成濃濃的毒水,選好地點之後,就把這些毒液倒入溪流中,這些毒液會暫時讓魚兒麻痺(不過劑量也是要拿捏一下,不然小小魚會死掉),再用那個底部鑲嵌透明玻璃的器具貼著水面看,木箱裡可以裝點水,看見昏倒的魚兒就用夾子把他夾進箱子裡,是不是很可愛啊。




 






趕在太陽西下前,羅爸爸與杜爸爸再次回到達而達,補強工作外,就是驗收我們的成果嚕,果真是令人非常滿意。拍下100% 的完美合照,超大型的KTV營火晚會正在操場上等著我們。
 
哼著第一晚學來的歌曲,手拉著手踩著魯凱的舞步,來自台灣各地的志工伙伴、帶領活動的南迴小米夥伴、青年會的小鮮肉、部落的Ina、Kama、Vuvu,還有我們敬愛的杜爸爸,大夥兒圍成一個大圈圈,旋轉、歌唱。唱渴了,Ina拎著小米酒給我們解渴。(原來A-Mei的三天三夜是真的,不是假的。)


 







圖片 : 我忘記這個名字了, 但這已經是快要吃步道的菜色嚕



******************太陽公公熱了,我們也酒醒了******************




 

圖片 : 瞭望台可別上去啊, 有害怕

離別總是會來的,杜爸爸來到教室為我們解說這次的最後一堂課 (寫到這邊我的眼眶已濕)。其實杜爸爸一定很想要把每一種他所收集到的小米介紹給我們,但杜爸爸知道我們要趕火車,總是說著因為時間關係,所以他只能挑幾項特別的。原本飯糰拍了許多特別的小米品種想要介紹給大家,現在不了,我想要你們親耳聽見杜爸爸的介紹,我也想要撒嬌說:『杜爸爸,以上次教的我忘記了,可以在跟我說一次嗎?』。




 


聖華說:部落跳舞的圈圈都會保留一個缺口,這個缺口會邀請更多的人進來,讓大家的手牽在一起。部落永遠會在這裡等我們回家,讓部落不在寂寞,我們一起回家吧。
 
飯糰說台東:矯情比台北是少一點,真心比台北卻濃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