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日本之旅(1)上方浮世繪館

方Kamigata,即現今的大阪,在三百多年前已是繁盛的城市。當時在道頓堀有多間劇院上演歌舞伎(Kabuki)和木偶劇,茶館、食店與商鋪林立,五光十色的娛樂場所吸引無數消費者。這些歌舞伎演員就像現今的電影明星,受觀眾追捧。許多有名的畫師為劇場工作,例如繪畫舞台佈景、演員畫像、劇照和宣傳海報,亦因此成就了他們畢生的技藝,留下無數的傳世佳作。上方浮世繪的發展,比江戶(Edo,即現今的東京)遲了一百年,名氣亦不及江戶的繪畫,然而這些以歌舞伎演員為對象的作品,仔細地刻劃人物的神態和動作,他們華美的衣服設計,細緻地勾劃出四時花草,當時所有歌舞伎的演員都是男性,打扮卻俊秀如花魁。

當天我參觀了「植物文樣」的展覽,展示大阪浮世繪在十九世紀江戶時代的代表作,從中看到舊人對大自然的嚮往和美的追求,並透過衣服和畫作背景展現畫中人物的美態。日本人對大自然有一套美學概念,畫面的設計並非寫實,而是一種想像。例如你看到松樹,並非現實中有松樹,而是松樹本身有種好兆頭。各種植物有其象徵意義,讓觀眾聯想到某個角色或性格,例如菖蒲(Iris)出現在武士的衣服,意思是打鬥(fight)。又例如他們認為春天是梅花和櫻花,夏天是蓮花和牡丹,菊花是秋天,紅莓和山茶花是冬天,從歌舞伎演員的服飾,可以想像到故事的背景。

作品當中,包括重要畫家三代國豐廣重的作品「東都四季名所畫」,人物衣服繪了牡丹,極盡華麗。男性演員反串演出,纖纖玉手,輕托香腮,艷麗的妝容令人陶醉。

柳川重信「大阪新町-Nerimono」(1822) 衣服繪畫了垂下的紫藤,代理米糧豐收。大阪曾經是重要的米市場,紫藤的型態與稻穗相似,深得人們喜愛。歌舞伎著名劇目Fuji Musume(紫藤少女)(1826),現在還在上演。Nerimono應該是炸魚餅之類的地道食品。

代表武士的菖蒲花,人物眼神堅毅。

展覽館共有四層,地下售賣紀念品,二三樓是展廳,四樓是閱覽室。我就是這樣坐在榻榻米上,翻看鈴木春信的畫冊,弄得腰酸背痛,還是很值得,因為他的畫冊市面上比較難找。



鈴木春信筆下的女性,特別婀娜多姿,富動感的線條美。
《紅葉舞》

鈴木春信最喜歡畫美人圖(Bijinga),他是第一位畫師運用錦繪(Nishiki-e)木刻印刷技術去製作板畫。畫師先畫好原稿,木刻師需要精確的雕刻,將每組圖案及其位置分毫不差地製造一個模,然後紙張放上面,擦顏色,每次擦一組圖案和顏色,直至完成整張圖畫。現在我們看到的浮世繪板畫,其實是給合畫師的藝術意念和木刻師渾然天成的工藝。另外,上方浮世繪館提供板畫製作體驗課程,參觀者可以預約。

小貼士:在小商店售物,只要說出Kamigata,就會得到一張特選明信片。我在這裡買了一張木刻印刷的明信片,價錢比「大書堂」相宜。

註:「大書堂」京都寺町通錦小路的古書店,專賣浮世繪和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