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籃塘紀行,Day 5 Sherpagon-Briddhim-Lingjing-Syabrubesi 回程,也是下一個起點。



昨晚是這趟山行住得最豪華的ㄧ晚,房間內有廁所、客廳有賣紀念品跟飲料。餐桌上除了我們六人,也來了一位帶著筆電的韓國大叔。Rainbow用著從韓劇學來的隻字片語開啟了我們與大叔的連結。大叔是位生活實踐家,走遍了世界各地,尼泊爾的著名健行路線也都有他的足跡。他很有自己的風格,吃不慣登山嚮導為他準備的尼泊爾食物,餐桌上真空包裝的韓國米飯、各式韓國泡菜與配菜,連衛生紙都是跟著他坐著飛機來的,已經說明他的行李超重了許多。大叔分了我們ㄧ些泡菜,終於嚐到不同的味道,對鹹酥雞的思念也越來越濃。

覺得不夠多吧,還是不想說再見,所以昨晚與Shiva私下交易了加碼行程,但人生就是如此,ㄧ個加碼就停不了了。

Day 5 Sherpagon-Briddhim 2229M-Lingjing 1737M-Syabrubesi 回程,也是下一個起點。
 
金色的陽光灑在漆著黃、綠、紅、藍、白的傳統木造房上,這五種顏色如同掛起五色經幡,隨著風傳送他們的祈禱。另外一個好處就是,不用每年都更換退色的經幡。








合照完,我們目送韓國大叔繼續他的藍塘行,看著他的隨行助理幫他提著一台筆電,心裡面也許下承諾,下一趟尼泊爾山行,我們也要請私人助理。朝著與大叔的反方向,枯黃的山坡把即將要踏上的山徑刻劃的更明顯了,迎接我們的是好長一段的上坡路。


 


正當我們受著烈日與上坡之苦時,這五天一直與我們呈現拉鋸戰的兩位老外,用著走路有風的速度毫不猶豫的把他們的挑夫海放,順便刷了我們六張卡。總算爬上藍塘行的最後一個山頭,環繞一圈山谷的景色,Shiva拿出了地圖,比劃著在山谷的對岸有一座尼泊爾聖湖Gosaikunda Lake,回到市區google了一下,這座聖湖也將會是多年後回到藍塘的理由之二了。
 




↑Binord拿出了兩張照片,多虧照片中的山友,介紹了我這麼棒的團隊,帶回這麼美的回憶。更令人感動的是,我們是在爬山的路途上才得知Binord是朋友多年ABC與EBC的嚮導之ㄧ,這兩張照片也在Binord的皮夾多年。

下山的步伐總是輕盈的,縱使膝蓋哭得有多大聲,還是被我們的笑聲給蓋過。海賊王夥伴的精神、猴子突發奇想的凌波舞,就算是不小心跌坐在地上,大家玩得不亦樂乎。有著眼前的Ganesh Himal做伴,路程也覺得短了,我們回道健行第一天就開喝的小雜貨店,只可惜,腿長比不過老外的我們,商店前的座位已客滿。








↑昨晚,當我們與韓國大叔分手前一刻,大叔的嚮導說,上了Kyanjin Ri,他就要搭直升機到加德滿都機場。一路上,只要看到直升機在我們頭上飛過,我們都忍不住對天大喊『歐BA~選我、選我』。

繼續走下階梯,這兒有個大戶人家,汽水、啤酒歡迎選購,但就是少了我最愛的Everest Beer。這天的小村莊人潮特別多,原來是山頂有戶人家過世,大家都前往悼念,而今天也是Losar節的最後一日,許多歸鄉的遊子也準備要返回工作與學業崗位。

每個人拉著一張塑膠椅在庭院曬著太陽,乍看之下,是否這就是以後我們老了的模樣,坐著輪椅被推出來曬太陽。還記得昨晚對鹹酥雞濃濃的思念,有隻公雞一直在我們的周圍跑來跑去,想叫雞的感覺快要克制不住了。想想,過了除夕夜那晚,我們就沒有吃肉了,一切都太違背飯糰的飲食哲學。






↑家家戶戶都有過節的餅乾。







從午休的地方前往Briddhim約一個小時的路程,泥土道路兩旁有著電線杆的設置,看樣子是個規模不錯的小鎮。可惜原本要加碼留宿一晚於此,享受寧靜的山居生活,還是同樣一個原因Losar節的慶祝,旅館都沒開。

繞行整個村莊之後,來到了村莊的最高點,山頂原本有座可提供住宿的寺廟,地震後,寺廟搖搖欲墜,無法提供住宿。正當我們在此休息時,有位當地居民打開了廟門,示意我們可以進去參觀與拍照。

雙腳一踏進廟裡,從裂縫中透進的光線裡,我看到了這位先生極度有技巧的傳達著,『我在等你們的香油錢喔?』


 



Briddhim村莊





有拜拜就是有保佑,這位先生告訴我們,原本我們預計要下山的路線已經被震毀了,我們必須繼續往前走繞道另外一個村莊。天啊,雖然有拜拜有保佑,沒有走上不對的路,是因為我給的香油錢不夠多嗎?我們必須加碼到另外一個小村,雖然Shiva跟我說no worry,走得到的,就哈哈大笑起來。我感到事情絕對沒有這麼單純。
 
走沒多久,我們已經離開山林小徑,接上了可以開車的產業道路,小徑與產業道路口停了一台軍用的卡車。我開玩笑的同Shiva說,可以上車嗎?Shiva回,他正在與沒有加碼的挑夫連絡,幫我們找一台吉普車來接我們。一路的超級陡下,膝蓋已經嚎啕大哭了,腦中又開始幻想晚上的慶功宴要何時才能吃到,晚了,我就叫不到雞了。
 


↑綠色為原路線,紅色為加碼後原本要走的路線,藍色為最終的路線。

應該比原本的路線又在多走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也不曉得Binord與Shiva是如何口耳相傳的連繫到了吉普車司機,在那條河邊通往西藏的公路上,我們終於與吉普車相遇,七人座的吉普車連同司機塞進了10個人。幸好,有車可以坐,不然在Shiva可以走得到的笑聲下,我想應該要多踢個2小時吧。




↑正播著尼泊爾的嗨歌,我們也很開心。

雪山過後的ㄧ天,我們都變成了落腮鬍大叔。(就是要快到讓你看不到)




終於回到了文明,最棒的禮物就是終於可以洗頭洗澡了!蓮蓬頭的水,熱得冒煙,好爽啊。梳洗完,立馬衝去找Shiva,我要加菜加菜加菜,幫我抓隻雞來殺吧。Shiva依舊是回著我No Worry,原來他早已經幫我們安排好了。

在一直跳電的昏暗燈光下,這是我們六個人與登山團隊第一次同一個時間共餐。舉著尼泊爾的Local wine乾杯,能喝的ㄧ杯接著ㄧ杯,由衷的感謝他們讓我們心中多了一個伊甸園,我們平安下山了。


↑出發前的奶茶乾杯。
 

↑慶功宴。

藍塘健行路線,是尼泊爾政府為了要幫助山區的藏族與大蒙族脫離窮困、提高所得特別規劃的路線。雖然有世界最美山谷之稱的美名,卻不敵ABC與EBC這兩條指標性的健行路線。而這條原本就比較少觀光客前來的路線,卻是這場世紀地震最損最嚴重的。但飯糰相信,藍塘村沒有了,心中的伊甸園卻仍然在這片藍天白雲下。


↑上山吧,山上的風與陽光是多麼的舒服,遇見最真實的自己與笑容。
 
輕風沁涼山牛肥,
五色漫舞送喜樂,
願眾山行渡傷悲,
絕美山谷展笑顏。
 

藍塘紀行全劇播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