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城內趕路 揚州的第二天

怎說揚州城趕路呢?因為買的是機加酒,台灣沒有賣揚州的機加酒,所以只能住在其他城市拉車到揚州。可以看的東西又多,又要趕火車來回,所以不能漫步在揚州,只能急行軍....第二天,繼續回到朱自清的「夏日的揚州」,看茶館,看園林

朱自清臥房 朱自清說揚州的茶館,裡面有茶有小點,犧牲了老媽一直覺得可惜的飯店早餐,來揚州早午餐。前一日揚州某個館子的菜真的不敢恭維,但作為一個古城,不只是文人工藝,吃的應該有一定的水準,話說我們在台灣常吃的獅子頭揚州炒飯,應該都來自揚州。

而揚州最著名的有四大茶社,其中老字號的是富春茶社,所以我來到這吃早茶。果然茶有附近三省的名茶,調和的恰到好處;點的做工也是上乘,以我這不太愛吃菜的人,對他的韭菜小點讚賞不已。雖說在接下來園子裡的揚州人說到這邊是名氣大,不如街上的包子;但想起鹿港的經驗,吃來吃去還是阿嬤家旁的老鋪合口味,其他新的店都如流星般,只是一時片刻間的取巧,無法有一種有時間累積的厚度。
 


離開的茶館,也知道老媽不太能走,坐著三輪車到了个園。這個園一定要用簡體的个字,無他,因為兩個个成了個竹字,整個園到處都是竹子。我們從南邊進去,一個標準的住宅,後院大到令人吃驚。


走出个園,外面是一圈超大圈的關東街上商店,景區的商店街猶如台灣的老街,每個買的都大同小異,實在說不出有啥特色,所以我空手的走出這邊。因為下個點都一點多公里,所以三輪車都不願意載,只好繼續急行軍。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在鹿港彎彎曲曲的九曲巷裡上下學,街道跟院落都是生活空間。不同的是,揚州的門牆都有味道,窗戶也多了許多,地板也比起鹿港醜不垃圾的尺磚有味道多了,如果可以,真的也是個漫步的好所在。
 

晃著晃著,終於來到何園,這號稱晚清第一園,在這邊除了園林,還看到晚清的近代化,整個園林除了有二樓產生的立體化,還有相當洋派的洋樓

離開了何園,坐上傳說中的大運河的遊船,想著中國現在多以北方人或是美國等汽車火車文明的影響,已經逐漸忘卻南方水鄉澤國以舟船交通的過往。使得城市大量的使用車輛,改變原有的都市紋理,如同現在的宜蘭,運河水路等都還有,但人們已經不用船穿梭其中,真的好可惜。

匆匆忙忙的趕了幾個揚州的景點,繼續坐著火車,回到旅館。

後記
說真的,雖說中國的文化是我們的養分,但我還是討厭中國。動不動喜歡把全天下放在自家的園林中,明知到這是荒唐,但以相當做作的方式將他納入。如何園中有個池子,沒事打個幾個洞,所以可已有勾月弦月滿月等不同的月相倒影;或如竹林裡沒事要放兩個石頭,或搞個難度甚高的假山,然後在園中在搞個書房,一整個厚實的做作文明,成就了中國文化。

但反過來看,朱自清故居中每個小天井中,都有個小景,不管是盆中荷花,或是簡單的樹,都讓整個生活空間多了些樂趣。就揚州幾千年來的文化,加上這樣造景的藝術,也才能造就成堆的文人




延伸閱讀
个園
何園
富春茶社
朱自清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