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丘比丘,錯得多美麗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位在秘魯庫斯科西北方海拔 2,280 公尺的山谷之上,世人會發現他完全是個美麗的錯誤,因為1911年美國歷史學家 Bingham 尋找一座1536 年印加傀儡皇帝 Manco起義失敗逃亡的避難所 Vilcabamba,卻陰錯陽差發現了更宏偉壯觀的 Machu Picchu,一直到他死前還以為自己發現的是 Vilcabamba,而 Vilcabamba後來被發現在更偏遠荒僻的 Espiritu Pampa 附近,但比起馬丘比丘規模就小得許多。至於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說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謎城,像是在地球上突然出現的一座古城,它的真正歷史、用途和為何人去城空,至今仍未有定論。
前往馬丘比丘為了趕火車,前一晚我們就來到了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這個小鎮主要是以六塊巨石排列而成的建築,高4M、寬全長10M、厚1M的外形,有人說這可能是太陽神神殿,基本上與庫斯科直接切割石頭不同,巨石間會用細長的石頭去補滿,但這並不是到此一遊的目的,只是住在這裡,光看著小木屋後方的安地斯山,在光線佈滿山巒起伏的溫柔色光,摺縫隱藏的神秘曲線,將光影渲洩成一道道流逝的交疊畫面,就令人不禁神遊其間,迴盪不已。
暫時將行李放在渡假村裡,穿起了外套前往奧揚泰坦博車站搭Vistadome前往熱水鎮Aguas Calientes(亦稱馬丘比丘村),比起最豪華的另一種Hiram Bingham火車來回要價美金596到795元,Vistadome來回約150美金便宜許多,但想想光坐車去馬丘比丘火車票就要台幣快5000塊的價格,還真是讓人直搖頭,不過各位,這也只是上馬丘比丘全程的其中一個部份開銷罷了。
Vistadome火車的車廂大概只有4個車廂,上方使用透明玻璃,可以讓人坐在車廂內就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欣賞沿途的風景,有時你還可以看到窗外正在行走印加古道的健行旅客,當然也會有隨車廣播介紹沿途的美景,此外,火車來回的途中也都會每人附上餐食和飲料,但最令人驚訝的是隨車服務人員,在回程竟然化身小丑及走秀模特兒,小丑故名思意就是要炒熱氣氛,走秀就是在為了賣圍巾跟大衣等服飾,看著服務人員變裝的過程,整個車廂簡直是high到不行,這大概是我坐過最特別的一趟火車了。

火車到了熱水鎮後,穿過紀念品商店林立的道路後,就會看停靠著好幾台馬丘比丘接駁巴士的停車場,上山的小巴來回得另外付費24塊美金,大概是73塊索爾(台幣約730元),車程單趟是25分鐘左右,這一來一往,還沒有進去馬丘比丘我就花了約175塊美金,果然是把觀光客當作是大爺。

來到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印加謎城,巴士下站處可以先行寄放大包包,天氣在冬陽照耀下出奇的亮眼,購票入口處外有家自助餐廳,進去也得購票入場,這可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用餐地點,此外,建議大家可以拿護照或是票根、明信片蓋紀念章,但可得留意常常會大排長龍。過了遺跡入口處,走在蜿蜒小徑上,涼風徐來,或許是等待一睹馬丘比丘真面目的心情使然,腳步出奇的輕鬆愉快,步行往上約200公尺後,眼前所見是四周群山環抱的景緻,梯田及石頭堆砌的城牆,彷彿在告訴了旅人你即將進入了「失落之城」。
往瞭望屋的方向擠了滿滿的人潮,每個人都在跟馬丘比丘合影,當然我也不例外,想想這可是在書中活生生的教材,從這裡一覽馬丘比丘的全景,對面的瓦納比丘Huayna Picchy,周圍的普圖庫西山Phutuq Kusi和聖米格爾山Cerro San Miguel等海拔超過4000公尺的高峰,都能盡收眼底,最棒的是,坐在平台上望著馬丘比丘,忘卻時間在此的流逝,忘卻凡塵俗世在此的隱沒,沒有叨擾,只有風中吹過的往日情懷,和那與風追逐藍天的白雲悠悠。

瞭望屋旁是葬禮石,應該是個進行某種神聖儀式的場所,後方排放整齊的Kallanka建築,是供由印加古道來到馬丘比丘訪客休息的地方。再往下走去,會看到一整排的梯田andenes,規模之大令人嘆為觀止,據推論當時應該有300-1000人居住在此,為了獲得生活必需的糧食,印加人在此開墾梯田,種植馬鈴薯、玉米和古科葉等作物,收成風乾後會存放在倉庫colca中。
從葬禮石旁梯田往下走,即能見到蜿蜒有400 多米深的烏魯班巴Urubamba河谷,地勢險要,所以馬丘比丘又有「天空之城」之稱,之後隨即進入城市入口,正門的高度2公尺20公分左右,從內側看過去,上方有一個圓形的突起,兩側有夾著石棒的凹陷,這裡以前應該有個木門,而這門後的這條路就是通往公主宮殿Aposento de la Nusta的通路。
門後是16個蓄水池,第1-4個蓄水池是流經神殿區,第5-16個從上而下流向街區,灌溉水道是印加帝國重要的發展根基,應用虹吸現象,將木頭鑿空做成水道,令人見識到印加人高超的水利技術。將冬至和夏至從窗口照射而入陽光的太陽神殿Templo del Sol La Tumba Real,下方是個陵墓, 一旁還是有個公主宮殿Aposento de la Nusta,走上蓄水池的階梯,可以見到採石場,當時在此將大石頭切開後進行加工,再運往定點堆砌建造,現在還可以見到幾塊大巨石。
往瓦納比丘方向走就會來到神聖廣場,東側是三窗神廟,傳說印加誕生是有8個兄弟姐妹從3個洞穴Tampu-tocco中冒出,其中一人就是開國的君王曼科.卡帕克,但現在普遍認為是跟印加的宇宙觀有關,分別代表上界Hanan Pacha、下界Uku Pacha、現世Kay Pacha,北側的主神殿也一樣是用巨石構成的,三方有牆壁包圍,牆上合計共有17個壁龕,站在後方說話還會有回音產生。至於馬丘比丘的最高點,則有座高1.8M的拴日石Intihuatnan,是切鑿大石而成的,其突出角柱最高有65公分最低有50公分,在冬至時陽光會通過連接角柱的各個對角線,由此判斷應該是作為日晷使用。
拴日石左側旁下方斜坡是當年美國歷史學家海勒姆.賓漢三世Hiram Bingham Ⅲ於1911年帶領研究團隊登上馬丘比丘的地方,再從制高點看下去,可以看到主要廣場由左至右,依序是貴族、技師、平民的住所,外觀看不太出來差別,但你可從石頭的縫隙跟大小去判斷位階的高低,廣場上幾隻羊駝點綴著碧草如茵,陽光下,藍天白雲,一幅美不勝收的田園景色,是種怡然自得的悠哉,也是種回歸原始與世無爭的詳和。之後來到了聖岩區及往月亮神殿和瓦納比丘的叉路,時間沒有辦法到瓦納比丘,一天也只有兩個梯次申請入山,所以我們只有在聖岩區望著遠處,想像從另一個角度靜觀馬丘比丘的美麗,外形看起來像是天竺鼠模樣的聖石,是馬丘比丘最北端,也是參觀的折返點,從這裡我們準備往回走。

往回走的路上,會經過主要廣場的居住區,從另一個角度由下而上看著前面走過的步履,倉庫區、祭司住宅區,一旁不知道已荒廢多久的水渠道,壁面上每塊岩石,每面磚牆,透過刻意鑿開的窗櫺,似乎有些說不完的故事,仍舊急於告訴世人此地的過往美麗與哀愁。
從回程往上看太陽神殿的陵墓,這條被賓漢稱為「毒蛇的通路」Ventana de las Serpientes,不可思議的是洞穴通路在石頭中以銳角曲折前進,最後通往石頭的另一側,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所建的呢?之後在居住區看到兩個直徑約為60公分的圓石並排,據推測應該是盛滿水後用來觀察月亮和星星軌道的天文觀測石,再往下走就會到達兀鷹神殿Templo del Condor,據說這裡可能是觸犯了印加律法「不偷、不說謊、不遊手好閒」的紀律,而被刑罰的地方,兀鷹是印加時代連結地上和天空的神祇,神殿的外形仿造兀鷹,可能是向太陽神獻祭的場所,而兀鷹頭部形狀的石頭測是擺放活祭品羊駝的儀式之石。

基本上走到倉庫區就代表你已將整個馬丘比丘繞了一圈,通方良好的倉庫裡頭擺放著梯田收成的農作物,倉庫的左前方上坡路段還可見到水道通過的遺跡,對面就是沿伸300M的梯田,除了東側種植作物外,梯田的西側太陽西沉之處會放置感謝神明的物品,小型的梯田有時還具有防止山崩的功能。馬丘比丘是秘魯甚至是南美最出名的名勝,不用說也知不容錯過,雖然旅人絡繹不絕的走在石板路上,會讓你有種錯身在時空交錯的現在與古代之中,但穿過小徑,坐在崖邊的平台斜坡上,你會有種感動,那是種對神秘未知的敬畏之心,也是種對歷史文物的緬懷思古之情,小徑回頭看著馬丘比丘,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一場錯誤,改變了不同的命運,本是隱藏在群山繚繞的孤芳自賞,卻成了世人全神貫注的焦點。或許詩人可以透過文字沉澱繫在旗幟飄盪的革命情感,或許畫家可以透過色彩粉飾抹在磚牆堆疊的時光倒流,也或許樂手可以透過音符撫慰刻在內心深處的愛恨情仇,馬丘比丘依舊堅持著自己的選擇,獨立在地球彼端的彩虹國度中,用他的美,把破碎的靈魂拼湊起來;用他真,把因禁的情感釋放出來;用他的善,把逃離的幸福追尋回來。外面的世界太過浩瀚,有太多的人事物,漸漸地褪去了歲月,漸漸地遺忘,如果有一天,你再度執起思念的手,撥開這雲霧下的迷惘,我想你會明白,馬丘比丘,錯得多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