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沙巴神山行-神山篇Ⅱ

 馬來西亞、婆羅洲最高峰-羅氏峰(Low's Peak)


在山屋Gunting Lagadan Hut休息一晚,山屋內設施與Mesilou渡假村相同,惟獨發生小小插曲,睡前行囊準備時發現山屋內竟然沒有飲用水,眾人傷透腦筋,沒有辦法情況下只好以盥洗用水替代。12日凌晨2點出發,黑暗中首先得步行1公里到Timpohon里程標記7Km 處Sayat-Sayat Hut(H3,668m)檢查哨,所有登山客都必須在此核對身分方能通行,1公里的路程要上升350公尺困難度還不算太高,接下來是15-30度斜坡,花崗岩所組成的山體岩石表面粗糙不會腳滑,而且沿途均有綁粗繩作為路標供人認清路徑,不用擔心摸黑走錯路



在Sayat-Sayat Hut檢查哨查對身分

之後經過7.5Km處以險峭著名的南峰(South Peak),再繞行聖約翰峰(St. John's Peak)便抵達神山最高峰-羅氏峰(Low's Peak)腳下,必須克服最後500公尺大斜坡才能攻頂,眼看天色漸明,再不加快腳步恐怕趕不及上山頂看日出,此時我也顧不了眼前45-60度大陡坡,連忙拉著繩子手腳並用往上爬,總算於早上5點50分登頂,迎接日出那美好的一刻。



險峭著名的南峰(South Peak)



聖約翰峰(St. John's Peak)



攻頂前的紀念



神山攻頂成功

12日早上6點我站在海拔4,095公尺處欣賞首輪日出,深受老天爺眷顧,許了現場所有登山客一個晴朗的好天氣,微寒的風中,太陽緩緩從東方升起,依次照射羅氏峰、醜姊妹峰(Ugly Sister Peak)、驢耳峰(Donkey Ears Peak,同年6月地震崩塌)、南峰、聖約翰峰等群峰,山體投射在雲霧中形成巨大的陰影,感受那比玉山海拔3,952公尺再高103公尺、「山登絕頂我為峰」淋漓暢快;在排隊等候與地標合照時,想起關於京那巴魯山名字的由來,「Kina」是中國的別稱,「balu」則是「寡婦」之意,相傳在古時候,兩位在廣州外海打漁的中國兄弟,不慎遇到颱風而漂流至沙巴,便在當地落地生根、娶妻生子,無奈兄弟倆都很懷念故鄉,便協議由大哥先回故鄉探親後再帶家人回中國,怎知大哥卻一去不回,大嫂便每天都站在山上翹首盼望著南海希望能看到丈夫歸來,風雨不改,直到老死,後人為了紀念這個愛情故事,便把此山命名為「中國寡婦山」。



日出神山



山的影子



醜姊妹峰(Ugly Sister Peak)(左)與驢耳峰(Donkey Ears Peak)(右)



巨大的山與渺小的人(南峰)

等到與地標合照後,太陽也高懸天空,照亮了回程的路除讚嘆四周壯麗景色外,看見那陡轉直下、彷彿一通山底的斜坡,覺得自己真有「憨膽」,到底怎麼摸黑上來的?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扶著山壁往回走,總算安全抵達山屋,隊伍中較年長的隊友直呼驚嚇過度



仰望羅氏峰



羅氏峰與聖約翰峰



孤高的南峰



驢耳峰



曾經的足跡.........







回首來時路(Sayat-Sayat Hut檢查哨)



俯視即將到達Laban Rata Rest House



拉拉樂



小心別滾下去=_=

於Laban Rata Rest House享用早餐,離開山屋已是早上10點以後的事,走在Mesilou路線上也許是比前一天路程少2公里緣故,總覺得下山速度很快,午後1點即抵達終點站。




悠哉的早餐



捨不得下山>_<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