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被遺忘的時光,象鼻隧道



第一次的象鼻計畫因為颱風攪局宣告流團,在這500多個日子裡 ,身邊的朋友都紛紛私揪前往,既然這樣,飯糰我就自己開一團吧。感謝教練小朱相挺,還有氣象局絕準的30%降雨機率,終於有這個機會能夠探訪有可能一個颱風就再也看不到的美景。

禮拜六晚上八點,我們從台北出發前往和平國小紮營,天空飄著有點粗的細雨,我的心情真是忐忑不安。約莫10點,台北車兩台與花蓮車一台終於會合,這裡的天氣不錯,只是陰陰的。輕鬆的夜晚,不免俗的大家忍不住跑到小7前開了罐啤酒,算是為明天先來個慶功宴暖場。


 
今晚的和平國小除了公路上呼嘯而過的沙石車轟隆隆,走廊上也睡了二男一女來此工作的原住民。

1號︰『你在幹什麼?我在摸我的女朋友,你也在摸。
2號︰『我哪有?』
1號︰『你這個變態,幹嘛偷摸我女朋友。
唯一女主角:『………』早已喝茫睡著了
 
早上五點起床,地是乾的,然而在我們前後的花蓮市與南澳卻下著雨,我們是何等的幸運。早餐後,驅車前往沙灘,學習如何穿戴裝備,出發吧!!零實力的觀光夢之隊。


圖片 : 出發前團照 


圖片 : 洞口就是我們要攀上去的地方






從沙灘上徒手攀上幾顆巨岩之後,看看眼前的石壁,再抬頭看
隧道口,手無縛雞之力的飯糰真能成功?教練也是我們的攻擊手,小朱,貼心的幫我們架了三個繩梯,真是太貼心了,不然真的毎個人都要『坐電梯』上去嚕。  




圖片 : 以上兩張照片,感謝朱教練

小朱上去之後,接著是契契跟靜雅,頭兩個最可憐了,因為幾乎都是爆手筋上去,這也沒辦法,我們的象鼻電梯是靠人力在拉的。輪到飯糰時,好不容易拉完第二段繩梯,終於有種正在打拳擊有氧的痛苦,教練一直熱血的在前面喊手不能停下來,要不斷在空中揮拳到我真的想要投降了。果真,飯糰直接向教練大喊,我要坐電梯,我還是投降了。






爬上隧道,雙臂沒辦法拿起相機拍照,飯糰這兩隻有肌肉線條的雙臂,果真只是裝飾用。


圖片 : 通往象鼻隧道要選哪一條 ? 就是黑摸摸那一條


 




象鼻隧道位在舊蘇花公路的姑姑子斷崖上,民國
3年以後,由於政局逐漸平穩,加上日本人加速對花蓮的投資,認為有需要把原本作為理蕃的徒步道路改建為可以汽車通行的規模,民國16-32年間完成了蘇花臨海道,其中包含了11個隧道。
 
民國60年,和平隧道開鑿後,這條臨海道就煙沒在荒煙漫草中,象鼻隧道的美景只能存留在民國50年發行的壹圓紙鈔上。40多年來,颱風的侵襲及自然的風化作用,舊有的路徑早已崩落,為了要一睹清水斷崖上最有名的象鼻隧道,果真困難重重。



 
 







圖片 : 另一邊的角度看象鼻隧道





回程,怎麼上來就怎樣下去,小朱問我有沒有懼高症,當然有啊~謎樣的懼高症。垂降前,飯糰可是心情非常緊張,這讓我想到如果哪一天我要去玩高空彈跳,那個第一步我到底跨不跨得出去。沒想到這一戰,飯糰倒是很帥氣的一氣呵成,垂降其實很好玩的耶。全員平安回到沙灘上,雖然有點可惜沒能搭配藍天版的象鼻隧道,但也是幸運躲過毒辣的太陽曝曬。感謝這次最辛苦的兩位夥伴,小朱教練跟豬小豬確保手,除此之外還要兼當車手的賽豬,飯糰的象鼻隧道,圓夢嚕。




圖片 : 我怎會沒對到焦哩,這張超帥的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