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採蚵車遊王功漁港?挖蛤蠣啖鮮蚵

「一府二鹿三艋舺」,是眾所皆知的台灣諺語,代表清朝時期,台灣西部從南到北,三大主要的商船漁船貿易港口。

事實上,語諺還有這樣的說法:「一府二鹿三艋舺四寶斗五番挖」,寶斗是現今的彰化縣北斗鎮。番挖的地名最是有趣,又稱番仔挖,其實就是芳苑的舊名, 地區包括現今的芳苑、王功一帶。寶斗與番仔挖的興起是因為鹿港港口淤塞,大量的貿易漁船於是從番仔挖轉進鹿港,造就當時市街熱鬧的榮景,故有所諺。

而今王功漁港也慢慢地步入了鹿港淤塞的後塵,繁華落盡,從喧囂回歸到平淡。

漁港現今也只能在漲潮有水位的時候,行駛小漁船及舢舨。退潮的時候,船行不易,採集蚵架上的牡蠣相當困難,於是當地養殖戶駕乘特有的採蚵車,行駛於於潮間帶間穿梭採集,蚵車的動力也由以前的牛車演變成現今柴油動力的鐵牛車,機動性高,裝載量增了許多。

漁港逐漸沒落,但自2005年王功漁火節開始舉辦之後,王功的蚵美海鮮慢慢打開了知名度,知味老饕願意繞進來吃個蚵嗲、蚵仔料理。

而搭乘採蚵車行走於滿佈蚵架的潮間帶間看海洋生態、挖蛤蠣、吃鮮蚵成最具知識性、趣味性的新興觀光活動,也讓在地的旅遊美食開始聲名大噪,老漁村也因採蚵車的行程注入觀光的新生命與活力。

採蚵車的行程要配合每天潮汐高低變化不同而定,不能在漲潮的時候下水,因為一片汪洋看不見淺灘,那已經叫走船了,要挖文蛤不方便也危險。

原則上是最合適的時段,是依氣象局發佈當地乾潮(海水潮位最低)的時間,再往前推兩到三小時,然後最遲在乾潮後的兩小時必須上岸,這段四到五個小時的時間內,是比較安全的採蚵車行程。

個人覺得最好的確認方式是在嘴上,建議應先打電話給採蚵車業者,他會提供您旅遊當日最佳的搭乘時間,避免興沖沖的前往,但只得望海興嘆。

若是在業者建議的時間之前半個小時就先來,還可以看到一些不一樣的風光。您可以等在王功漁港路接近遊客服務中心的路上,看著鐵牛車一台接著一台往漁港方向前進,像是花車遊行般很壯觀。因為也只有乾潮這段時間內,才需要觀光待命,不在這段時間,是沒有鐵牛車的。

(感謝安媽提供與安安的合照。經過前一日的旅遊相處,此時安安與我幾無陌生感了)

我們事先預約的採蚵車行程,是跟「彰化縣農漁牧創意發展協會」的林先生接洽的。這天約定是早上9:30在王功遊客服務中心見面,行程包括搭乘採蚵車探索潮間帶,生態導覽、挖蛤蠣、現剝鮮蚵品嚐等,導覽時間約莫是兩個小時左右。

載我們的是林先生的父親林伯伯,有著海口人的古樸,以及看起來勤奮討生活所刻畫下的滿臉滄桑。林伯伯跟我們說,他已經七十六歲了!

其實在遊客服務中心前有不少提供給散客的採蚵車可供搭乘,但是我們總是覺得行程要篤定些,於是就採預約的方式,也比較清楚行程安排、是否有投保公共責任險、以及相關的服務有哪些。零搭的不一定沒有,事前要問清楚就是了。

採蚵車慢慢地駛離了遊客中心,經過了芳苑燈塔,越過了提防,沿著水泥小徑走進了淺灘。

一望無際的淺灘,無法分辨方位,只知道來的地方,是在芳苑燈塔與風車的那個地方,而這些地標,越來越小,越來越不清楚。

採蚵車在泥灘拖出了兩道長長的輪軌,車輪踩得水花四濺,不遠的和尚蟹爭相走避。

車上的人,被不平泥路上搖搖晃晃的採蚵車,惹得踏空一個窟隆一聲驚呼,在空氣摻著柴油與海洋的混合氣味中。

走了一段長長久久的泥灘路,感覺似乎好是向台灣海峽的邊緣直直駛去,終於在一群低頭尋著蛤蠣的人群旁,我們停了下來。

柴油的味道、吵雜的引擎嘶吼,不久就被預期豐收的期待所蒸散。當下除了踏入淺灘後,驚呼冰涼的潮水帶來的歡笑聲外,其實四周是很靜的。

安爸安媽已經幫安安準備了小道具:小扒子、小剷子、小杓子一個都不少,還有一個小小的灑水壺,玩沙玩水都很齊備。

我還聽命於小安安的指示,也幫灑水壺裝了一些水,但要在淺灘舀起不含沙子的乾淨水,其實還真不太容易的,舀好幾次裝不滿。

如果說小孩哪時候看起來最可愛,我會說只要小孩在戶外認真玩起來,那畫面就是最無敵可愛的了!

安媽過來笑著跟安安說:這裡不是要裝水,而是要將泥灘挖開來,裡面可能藏著有趣的寶藏。

遠方的背影是安爸,他一下了採蚵車,執了鐵扒,就憑著專業的第六感尋蛤去。所以這張算是另類的安安全家福!

安媽過來笑著跟安安說:這裡不是要裝水,而是要將泥灘挖開來,裡面可能藏著有趣的寶藏。

遠方的背影是安爸,他一下了採蚵車,執了鐵扒,就憑著專業的第六感尋蛤去。所以這張算是另類的安安全家福!

Alex是一位帥氣的國中少年,雖然帶著墨鏡看起來酷酷的,但跟他的言談舉止中,其實能感受到那份心思的細膩與柔軟。

很多大哥哥不太願意帶著年紀差太多的小弟弟、小妹妹一起玩,但是Alex是很主動帶著安安的。

後來我因還有要事無法參加寶島時代村的共遊,蒂蒂分享後續行程,Alex可將安安照顧得讓人感動呢!

安爸終於征戰回來,裝了一袋的戰利品給安安看,畢竟在這充滿水產資源的泥灘上,只有玩沙玩水是比較可惜的。

文蛤其實我們很常見,一般是在餐桌上,頂多是買菜時的海鮮攤上,花了前可以買一大把。

自己辛苦的扒挖,四處開鑿窟隆卻毫無所獲,直到鐵扒感受到沙裡的堅硬,一顆顆蛤蠣掘出來見天日的那一刻,雖然不一定很多,但那卻是花錢買也不到的興奮與滿足。

我們跟林伯伯拍了張合照,靦腆的他禁不過我們的邀約終也入了鏡,因為我們說這些挖出來的泥中寶藏,有一半以上是他貢獻出來的。

他的台語有著濃濃的海口音,認真的在每個場合介紹著這塊他熟悉的土地。感覺到他有些木訥、羞澀、帶著古樸的純真。

說出來的導覽,就像是自然流洩的故事。故事其實就是他的人生,他與海的故事。

之後,我們返回王功漁港,走過輪轉呼呼的風車下,從另外一側再翻越堤防入攤。哇,滿滿的蚵田蚵架映入眼簾!

蚵架的架設方式隨著養殖的方式、潮灣的地點、與海流漲退潮的灘地特性而有所不同。

王功因屬淺灘,故與一般淺灣的垂掛式蚵架(倒棚仔)不同,蚵架的架設方式為平掛式蚵架,也就是將蚵殼打孔,在固定的距離穿上尼龍線後水平緊拉成架。

至於為何要離開水面架設,根據google大神所示,為了是讓牡蠣一天只吃兩餐,漲潮時海水淹沒,牡蠣大啖水中浮游生物,退潮時則休息消化,如此蚵仔吃起來才會結實有嚼勁,不致過於鬆軟缺乏口感。

相較於不動的牡蠣棚架,其實讓人覺得有趣新奇,特吸引眾人目光的是,在蚵架下那一大片攫取浮游生物的和尚蟹哪!

只不過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和尚蟹,安安對於這種往前行的潮間帶生物,其實應該說只要是活生生的螃蟹,可是懼怕的軟腳呢!

最後安安怕得連走都走不動,我只好抱著她回到採蚵車上,她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林伯伯取了些新鮮的牡蠣,現場開殼挑出生蚵請我們大家吃,生蚵經過冰水的清洗之後就可以直接享用,我也嚐鮮了幾顆。

其實我不是太喜歡未經料理的蚵、蠔腥味,但忍著吃了幾個之後,發現其實只要是新鮮的,就不會太腥,味道鹹鹹的,口感還不錯,之後我又嚐了好幾個。蒂蒂忍著嚐了一個,安媽應該也是有嚐過,安安跟Alex好像就沒嘗試了。

最捧場的是安爸,林伯伯一開牡蠣,安爸就熱情的享用。林伯伯看安爸好像蠻喜歡吃的,於是就一直開。這個行程,喜歡生食鮮蚵的朋友,一定會很喜歡!

大海美食饗宴結束,回頭到某一個蚵架前,林伯伯又讓我們看了不同於和尚蟹的螃蟹,名字叫招潮蟹,左側的大螯是牠的特色。在潮間帶還不時的揮舞著大螯,很有挑釁的意味。

招潮蟹就跟一般螃蟹一樣,是橫行霸道的走,而不是像和尚蟹是直的向前走。

結束了採蚵車生態之旅的行程後,我們還到芳苑燈塔走了一下,順道拍了張合照,之後就是美味的蚵仔美食午宴,準備大快朵頤一番囉!


我的王功遊誌,讓您看看不一樣的王功漁港:「今天天氣晴的藍、王功漁港慢慢賞」。
王功生態旅遊觀光採蚵車資訊:連結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