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褪去一片藍

 
離開阿拉斯加回到西雅圖,想想6天前也曾在此過境,那時的西雅圖隱約只有窗外的港口及懸掛著大摩天輪的記憶,而今晚結結實實地踏著西雅圖的地面,你才發現原來這裡還有些微僅存的浪漫,至少在太空針塔是如此的感動。市區吃著日式鐵板料理,外頭就是如同台北等國際城市的街頭一般,超高的大樓像是城市市守護神簇擁著天際線,行走在其間就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般,每一步都是新奇,每一步都是探險。

外形如同早期到訪的東方明珠塔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20005397及奧克蘭的天空之塔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13777081,論外型較接近天空之塔,但太空針塔或許是拜科技之賜,建築體及設施都有著濃厚的現代感,光是裡頭的一面電子牆,就足以讓人品頭論足個把分鐘,觸控式螢幕中可選取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地方,你的姓名你的住址,都可以標記在上頭,而螢幕上還有著累積參觀人數增加統計,甚至於透過網路申請,你還可以分享自己的照片,想想如果各地的觀光景點都能運用這樣的高科技產物,那應該可以減少許多「至此一遊」及「留言板」的破壞性字眼,還給景觀乾淨而完美的一面。

至於外頭的景致,我想不多說就用照片呈現,頂樓觀景台共有內外兩層,裡頭也可以看到不面的夜景,但隔著玻璃難免有些不痛快,最好的方式就是走出外頭360度的環景看得夠,最美的西雅圖夜景一定是高樓配上海港一隅,所以你就會發現某個角度人會比較多,繞行一圈,今天的西雅圖夜未眠就此開始,也是我們極光行程中最後的一晚。

上午的天氣在綿綿細雨中開始,果然是真正的西雅圖,難怪這裡的帽T特別流行,因為雨通常不大也無需撐傘遮雨。只是撇開雨勢不說,昨晚的復興航空墜機事件還會有點影響心情,在外國看到這類的新聞事件,不能說是無動於衷,因為還是家鄉裡頭的大事一件。第一站在細雨中來到飛機博物館,博物館是史密森學會的分支機構,戶外還可見兩台飛機停放在草皮上,讓到訪的觀光客先來個一類接觸。

進入展示場超過150多架有歷史價值的飛行機,馬上就吸引了我們的目光,這些飛行工具除了紀錄人類飛行的起源及百年歷史,包含萊特兄弟的原始論文,黑鳥Black Bird高速偵查機,美國空軍一號Air Force One,飛行展示還兼具了科學工程技術原理和教育意義,動手操作飛機內的各項模型器,實體展示的太空艙,也讓航太技術的發展,延伸到人類飛往外太空的夢想與成就,因此,這樣的教育資源,也成了學生校外教學的良好場所。而在參觀完波音公司早期的飛機製造廠Red Barn所展示飛行起源及歷史,你還可以看到月球隕石、登陸探索車和模擬的太空梭,了解太空生活的奧祕,至於從天橋一隅走到另一個航太相關的展示場,我並沒有參與,待在紀念品區逛逛,本來想買個觸控筆,沒想到一問之下只有外觀使用航太材質處理,並沒有其他實用性價值,所以今天在航空館的消費是零。


Hiram M. Chittenden水閘這個西雅圖的景點,說起來還不一定會成行,因為在今天要闖完整個行程還要到outlect採買,我們可是堅決要取消,但因為在其他人的舉手優勢之下,還是決定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為何說有cancel 這個景點呢?首先當然是時間不夠時採用最想要去的,依序刪減,再者,水閘門是觀賞海上船隻如何利用水閘來調整海水及湖水的水位位差,順利航行於湖及海之間,來到現場也不一定可以看到水閘開關的畫面,另外,此處還有魚梯,如果正逢鮭魚迴流季節,旁邊還有水道高低落差形成的魚梯,就會見到鮭魚逆流而上的情形,當然現在不是迴流的季節,所以,是否一定要去參觀也可以討論的。不過,實際走一趟之後,等要離開才見到船隻準備從水閘門中駛入,額外的驚喜是發現遠方的行人橋、火車行走的鐵橋都會因船隻進入水閘後而開啟,但那可是得花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看完,因此,就只好憑空想像吧~

來到派克市場只剩不到1個小時的time可以逛了,一是要吃午餐,二是要具紀念品,看來還是得追趕跑跳碰了!西雅圖人稱這裡是「The soul of Seattle」,每年大約有1000萬的人來派克市場觀光,這是十分驚人的數字,不過也代表了派克市場在西雅圖人心目中的地位了!事實上,這裡最早的起源竟然只是為了市民不願被中間商剝削而找上市議員瑞威爾成立了這個路邊市場,1907年第一棟建築物在派克市場成立,攤位由農夫自行租售,以直接面對生產者的經營理念,催生了派克市場,提供市民消費者買到最新鮮且價格最合理的產品。

在派克市場,我的重點有兩個,一是買星巴克紀念杯,二是看飛魚秀,飛魚秀櫃台前有隻市場吉祥物金豬,櫃臺前你會看到一位身著工作服的年輕人一邊唱著歌,一邊向圍觀的人群展示手中的魚,另一位吆喝著「有沒有人要買新鮮的魚嗎?」,這時工作人員會請一名遊客挑一條魚,年輕的魚販順手抓起遊客所挑的魚往後面櫃臺扔去,中氣十足地喊著「鮭魚要飛走嘍!」,櫃臺的年輕人會以右手接住魚,將魚過秤並包裝好,如此的動作一氣呵成,雖然看起來就像雜技表演一般,但魚販們快樂的工作氣氛不僅娛樂了自己,也感染了我們這群觀光客及前來買魚的人們。看完飛魚秀後,司機帶我們到一面黏著口香糖的牆,這面牆的起因是因為這裡有個小劇場,劇場的老闆一開始為了清理觀眾黏在椅子上的口香糖,乾脆就要觀眾在進入劇場看戲之前把口氜糖黏在這面牆上,觀眾有的人直接黏住,有的人還會故意拉扯口香糖做造型,後來這面牆不僅成了有趣的觀光景點,更成為有名的地景藝術。之後,趕往星巴克之前,繞到外頭的HardRock逛了一圈並借廁所,嚇然發現,裡頭的衣物跟阿拉斯加價格也大不相同,因為阿拉斯加免稅而西雅圖要課8-9%的稅,但因衣服上都繡有各城市的名稱,所以還是得乖乖掏出荷包來。

說到星巴克,這個在台灣密集程度快跟便利商店不相上下的連鎖咖啡店,發展的過程就要從1971年美國西雅圖誕生的第一家星巴克開始說起。當時候派克市場的這家星巴克,雖然號稱是第一家星巴克,但最早開幕號的星巴克可是開在目前位址往北一個街區的建築裡,後來是因為建築老舊拆除,才在1975年搬遷到目前派克市場1912號的現址。創始店門口的星巴克標識是深褐色第一代的星巴克美人魚logo,取自於16世紀挪威的雙尾美人魚木雕圖案,旁邊環繞著「Starbucks Coffee,Tea and Spice」的字樣,到了1987年星巴克總裁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才改成綠色系,並把美人魚的笑臉放大,演變成為今日的星巴克女神logo。而星巴克的命名是以「白鯨記」書中中亞哈薩克船長大副的名字─Starbucks而來,而一開始的星巴克是以出售高品質咖啡豆和咖啡器材為主,直到霍華德Howard Schultz決定效法米蘭當地的咖啡館,將可以令人放鬆心情且享受咖啡文化的空間氛圍,移植到星巴克,只是他想法並不被其他創始人對所接受,一直到霍華德於1987年買下了星巴克的全部股份後才開始拓展現今星巴克的版圖遍,目前全世界有超過1萬間的門市,成為全球第一大咖啡零售業者。說了這麼多,來到派克市場就必需朝聖一下,櫃台前方可見到一座標注註「星巴克第一家店,始建於1971年」(First Starbucks Store,Established 1971)的大型銅製徽章,店中的櫃子上陳列許多創始店獨賣的紀念商品,從馬克杯、保溫杯、咖啡豆等,不少遊客就像我一樣衝著僅此一家別無分店的想法,買了不少獨家紀念商品,或是在店內四處留影拍照,只是這家店並沒有桌椅,如果想點一杯咖啡來喝還是得外帶,十分可惜。

最後一站當然可是得大肆採購才行,西雅圖的Outlet可是不能錯過的。但從派克市場來到這裡,天氣似乎變得更加不穩定且飄著細雨,再加上中午沒用餐緣故,我跟小弟就先到美食街吃個大披薩後再開始逛,不過還是別對美食街有太大的期望比較好。整個購物區建議先設定好預定要逛的商店再分頭前往比較不會浪費時間,價錢的部份一定是比其他地方便宜,最好是挑有折扣的商品下手,但要注意這裡還是有扣稅及尺寸大小的問題,以我來說會跟朋友合買到可以再抵折扣的金額,至少這樣就能省下稅差,說是如此,我在這裡還是碰到個子太小沒有XS的尺寸而敗興而歸的問題。

離開Outlet之後過了加拿大海關回到溫哥華用中式海鮮餐,天空仍舊飄著細雨,而我們則準備搭機飛回台灣,溫哥華機場內旅客不多,等待的時間買了1瓶冰酒及楓糖紀念品,點杯咖啡坐下來,如同這城市中路人一樣滑著手機,思索著這趟旅程中的過去與美好。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曾提到「旅行的意義是用現實來重塑想像力,而不是想著事情可能會如何發生,親眼去看他們該有的樣子。」旅行前,不同面向的嚮往,將你由空間與時間的抽離,成為指令被動的接受者,直到你張開了雙眼,觸動了心,這些嚮往才開始真正有意義,牆上遺留的吉光片羽,路上風雪踏過的風塵僕僕,甚至於千百年來指間流轉的風流韻事,只有你,只有身在這裡,你才能感受自己在宇宙中的渺小,才能明白自己在歷史洪流中的曇花一現。記得曾經,曾經在雪白世界感受遺忘,曾經在黑夜天幕尋找幸福,也曾在城市角落遇見希望,這些動人的詩篇終將成就人生風景的美好,或許有一天,當記憶再度來敲門,我會想起故事中有我有你,一場曾經,劃過了流星,沉醉了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