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娜雪橇與希利幸福極光

 
一夜的好眠,上午的西娜在暖陽中顯得格外的沉穩而寧靜,今天的行程很悠閒,只是拉車花了不少時間,來到阿拉斯加,已進入了第四天,習慣了晨起後穿上一件件的外衣,把腳包覆著厚厚的毛襪,再披上保暖護頸頭套,只留著臉頰與雙手感染這澄淨微涼的空氣輕拂,告訴自己~我在阿拉斯加,一個沒有過度開發的原始荒野,一場似乎是已註定好的遠走天涯。

狗拉雪撬的故事,是個人與動物之間的信賴關係。第一次的狗拉雪橇比賽是在1967年舉行,起源是為了紀念著名的趕狗人塞帕拉,據說1925年諾姆爆發了當時被視為「黑死病」之高度傳染性的白喉病,塞帕拉以不到5天半的時間,克服了惡劣天候與艱險地形,運送白喉血清到遠離1080公里外白令海邊的諾姆,這次偉大的救命行動由20隻的西伯利亞哈士奇犬和阿拉斯加愛斯基摩犬雪橇狗參與行動,可以忍受極寒氣溫的雪橇狗,在幼犬階段就開始學習拉曳技術,夏天時狗兒們會自由自在地到處活動,任由牠們去尋找食物,到了冬天,被餵食海豹或海象肉等營養豐富的食物,以增強牠們的體力來負擔拉雪橇沉重的工作。
 
從遊客中心步行到西娜雪橇場地,穿過白雪覆蓋的針葉林區,一旁隨處可見積雪在溪流及地面上所耀動的風情,沒有人為的刻意做作,自然純綷的簡約線條,勾勒著冰晶刻畫寫意的地貌場景,為西娜的美增添幾許脫俗的美感。視覺仍沉醉在編織的浪漫情懷中,耳邊就傳來陣陣活力的狗吠聲,輔以空氣中飄散的氣味,我知道起點到了,每隔一平方公尺見寬區域就有隻蓄勢待發的雪橇狗,不停地向主人喧示自己已整裝待發,準備接受任務,只是說也奇怪,待工作人員選定好狗兒之後,一群群狗兒就會靜下來,好像是洩了氣的樣子,模樣可憐無辜。

每趟雪橇之旅大約是20分鐘左右,其他時間便是待在小木屋室內等待,看著工作人員身穿厚重大衣,手繫超大手套,就不難想像過程中寒風之凜冽,果然我跟兄弟三人同坐上去就馬上感受到由手指傳來的凍氣,只是慢慢發現速度沒有想像中的快,我們還能輕鬆欣賞這行進間的風景,不同於走在陸地上感受雪景的悠閒,坐上雪橇多了一份速度的享受,快速從眼前閃過的景致,如同電視畫面般稍縱即逝,瞳孔來不及對焦就把影像打散了,只剩下些許的殘影,而這殘影與下一秒鐘映入眼簾的美景,又會幻化成帶有漸層效果的不協調美感,深深印在心中,車子已滑行至接近西娜木屋的橋面上,雪橇狗數度還回頭張望著我們,一付無奈的樣子,看來我們可是把牠們累壞了,特別是我還是末班車的緣故,想當然力氣耗盡後就應該如此吧!

與西娜的相處在雪橇體驗及午餐後得告個段落,車行再度回到市區,同樣的場景,同樣的超市採買,陽光仍舊停留在樹梢的深情款款,這一季的費爾班,有著令人心醉的美麗倩影,有人令人回味無窮的趣味橫生,更有著被回憶緊緊抓住的那場雪景,那段走過的步履,以及一顆來自北國悸動的心。

來到以礦產興起的小鎮希利Healy,目的是為了隔日到丹奈利國家公園及搭極光列車之故,反而成為此行到阿拉斯加極光最美的一次。從費爾班到希利時已是夜晚時分,吃完披薩後就小憩片刻,因為從兩次出現極光的時間點來說大概都是11:30左右開始,心想至少今晚得把一直延宕未喝完的beer處理掉才行。今晚入住的小屋只有我們一行人,室內等待的大廳還有茶水可供飲用,所以沒有其他外人的干擾,想想還真是幸運,時間一到我們拎著全部的裝備在大廳守候,beer也直接放到雪堆中冰鎮,之後就開始今天的等待極光了。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等待的身影仍未出現,進進出出室內室外,大廳前的停車場光害較強,所以我們把目標集中在後方的馬路旁,也期待月亮別出來惹禍。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約莫12:40左右,戶外天空開始出現了一條薄弱的光影,大伙耐不住興奮之情,一窩蜂衝到馬路旁架好相機,磨刀霍霍準備大展身手,只是光影似乎又慢慢消失了,不過依照之前的狀況,接下來一定會再出現更大的噴發才是,我們頂著低溫繼續等待,果然先是右前方的天空出現長條狀的綠光,之後左前方也開始出現了同樣的光影,不一會兒的功夫,兩端逐漸連成一長條耀眼的極光,眾人沐在喜悅之中,待極光稍弱後,先進入室內休息,暖暖身子才行。

總算可以安心的喝杯酒了,吃著零食,看著電視轉播澳網男單公開賽,開心之餘,小弟仍不忘到戶外看著天際線,試圖尋找極光女神再度降臨的契機。就在其他人逐漸離去之際,而我們四人抱持著跟時間耗下去的決心,至少等到澳網決賽結束吧!天空再度興起了一陣亮光,而且光影比起之前又更加明顯清楚,衝出戶外,從地平線升起的一直線綠光,並沒有因路燈及月亮而相形失色,反而是對比出更耀眼的碧綠光暈,甚至於周圍還出現了些許的紅光,慢慢地綠光在天空變成了漏斗的形狀,之後再度消逝在夜空中。

極光之美,是瞬間綻放的永恆,待到澳網結束的那一刻,四人走出戶外望著屋頂上的變化,這時天空變得平靜許多,只剩下幾顆星星閃爍著芒,看看時間也近四點了,今晚極光是美麗的大噴發,喝著冰啤酒,眼是睏的,心卻是止不住的開心,因為我知道今晚將是未來回憶的幸福所在。

旅行中,跟自己對話的時間變多了,從生活中抽離了複雜因素,沒有了環境與情感的束縛,很多人很多事也都變得簡單而明白;旅行後,以為自己放下了,回到生活的最初,才發現這一切都未曾離開,因為這些人這些事 ,早已成為你生活的一部份,而旅行也只是一個離開的藉口罷了。有人說看到極光會變得更幸福,然而沒看到的人難道會不幸嗎?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走過你才能懂得過往的美好與失落,也才能珍惜下一刻的真情流露,時間的等待,換來的是瞬間的美麗,只要一剎那,哪怕是須臾片刻,也將會是你一生最幸福的永恆與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