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村訴說西娜的傳奇

 
昨夜的美麗極光,算是個好兆頭,所以今天的行程,應該是會順順利利的。第一站就來到北極村聖誕老人之家,外表裝點著饒富童趣的壁畫,獨立於滿是白雪覆蓋的濃濃耶誕風情,本來就還有些許期待跟想像,但進去之後卻發現竟是個小型紀念品店,有點小失望,因為聽說只有在週末假日才會有聖誕老人在這裡陪同拍照,不過買個明信片從這裡寄回台灣應該是最重要的存在意義吧~比起之前去的芬蘭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16619343和土耳其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69285849兩地,或許是冬天的緣故,北極村還是較有感覺。

走出室外,別人是踏雪尋梅,而我們是踏雪尋糜鹿,雖然可見些許陽光,天氣清朗,但仍舊會有些「低溫症候群」,繞過一處養殖場就可見到幾隻看起來懶洋洋的馴鹿,雖然不是心中的那頭鹿,而跟管理員接洽仍無法入內,隔著鐵網四個人拚命用叫聲吸引鹿群,還是讓人不禁莞薾自己的動作與經歷。

說到阿拉斯加,除了那一片銀白世界外,就要屬一條條輸油管線了。1853年歐洲爆發了克里米亞戰爭,美俄雙方同意以7,200,000美金將阿拉斯加土地交易成交。不過當時負責此購地案的美國國務卿西華德被大部份的美國人揶揄這是「西華德的蠢事」,當時他說了一句話,他說:「現在我把它買下來,也許多少年以後,我們的子孫因為買到這塊地,而得到好處。」果然事後發現石油,這才讓西華德洗刷惡名,只是我想可能俄羅斯可是會「搥心肝」了。

我們在一處公路旁下車,步行至油管區感受這工程的浩大,只是可能截取某段的畫面,頭尾不見盡頭與終點,除了知道人跟管路對比的比例大小外,我們所做的就是看著一旁的內部結構模型,以及近距離觸摸這銀白建築體,這樣的接觸或許無法縱觀全貌,但至少代表著一段曾經,一條從北極普羅灣出發,連綿了1480公里的大油管,曾經在你腦海裡存在過。

位在費爾班市郊外的西娜渡假村,據說是日本人最愛的渡假村,我想大概是這裡有溫泉吧!車子駛入似乎是冰封已久的明信中,這張明信片裡有著雪花舖成的銀白世界,精靈呼氣凝結成冰霜,包負著枝頭上冷峻的針葉,抖落著這晶瑩剔透,彷彿是畫過天邊的想念,把人都逼進白雪覆蓋的遺忘中,直到小屋窗裡透出的燈光,為西娜點亮了溫暖,也為我們找到了來時的那條路。

進入西娜這張明信片裡,就從冰屋開始說起吧!漫無目的走在冰凍的雪地,有時還是得有點方向感,因為眼前所及就是一片白,而且是一片會讓你忘我的雪白,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順著地面上的足印和車痕走,只是這就很容易錯過私房景點的美麗。從遊客中心出發,走到戶外圓弧形冰屋中,體驗用冰杯喝酒及參觀冰雕藝術作品,不同於日本北海道的每個人實際製作冰杯,這裡是工作人員直接倒酒給你喝,冰杯可帶回,只是不管老少都要驗護照,至於冰屋內的冰雕藝術我個人覺得是簡單的創意,如果你是對複雜高難度且精細的雕工十分要求,應該會有些失望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室內冰屋氣溫竟比室外溫暖許多,還有回到房間實驗冰杯喝酒,只是沒想到房間溫度太高,小弟冰杯竟應聲斷裂,趕緊大口乾杯,生怕未喝完冰杯就解體,也證明我們用冰杯喝酒味道會比較淡的想法。

等待晚餐前先來個享受西娜溫泉,溫泉規模不算大,也沒有如日式泡湯的設備完善,更衣室走出來只有兩個小按摩池跟溫水游泳池,不過最讓人難忘的體驗是戶外的泡湯區,想像穿著泳褲衝往零下40度的戶外,那種冷到刺骨寒風把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激起,之後跳入水池中的感覺,雖然戶外因熱氣蒸發看不見雪景,頭髮跟眼睫毛也浸溼而結霜,但仰望星空,朋友天南地北的聊著話題,生命中偶然相識的緣份,笑談其間過往,倒也有幾番興味盎然。

夜裡的重頭戲要算是極光行程了,來到西娜當然不能錯過這既定的美麗。西娜遊客中心裡有個極光小屋,還真是小屋,因為裡頭大概只有不到20張椅子,但遊客中心裡頭可是有著容納近百人的小廳,讓追逐極光的愛好者有個短暫「回暖」的休息區。

這一天,極光出現的時間及亮度明顯較前一天弱上許多,極光預測會更有機會一親芳澤,但一群人包含日韓團的旅客,可是等到快12:30分左右,天空才開始出現變化,看著天空中的綠色薄光時有時無,變化的快速,亮度也沒有持續,所以,我們大部份的時間還是在弱光中等待極光噴發的一刻,儘管如此,耐著低溫,手套脫脫穿穿,數度還出現手指短暫失去知覺的情況,光用暖暖包也無法讓手快速回溫,還好身體跟毛襪多穿了一雙,沒有前一天的無法行走問題發生,但就像是天空在跟我們開玩笑似的,一旁高掛著又大又圓的月亮,再加上空曠區還有幾盞亮到不行的燈光,整個晚上,就是有種無奈的感覺,看著休息區裡頭的外國觀光客,每個穿著統一服飾的模樣,辛苦一趟的來到這裡,為了目睹這場神祕的極光秀而付出的代價,是值得嗎?我想見仁見智,辜且不論答案為何,這一天我也該懂得珍惜而滿足了,因為連兩天得到極光女神的眷顧,可是十分難得的經驗呢!

每個人的心底都有個屬於自己的故事,故事的劇情起承轉折都有著既定的模式,至少是你自己想要的,別人是沒有辦法去改變的。選擇相信故事,你可以開心地分享跳躍的幸福,選擇背叛故事,你將自己放逐在人群中,只因你需要一段時間去撫平傷痕。有時城市待久了,總會渴望出走,不管哪裡都好,走在西娜的純真嚮往中,時間拚湊了故事,仰望星空,驚懾極光冰封了美麗,手中滑落的雪花,細數著曾遺留的淡忘與美好,故事仍舊要繼續,我選擇相信,那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