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之驚鴻一瞥

 

冬天似乎就該在銀白世界中感受這四季最凍人心扉的時節,往北行成了最佳的藉口,再加上想一探幸福極光的念頭,於是我就出現在2015的阿拉斯加行程之中了。從台北飛溫哥華的班機,來到溫哥華晚上因為經過換日線的關係,我們仍是在1/27同一天,簡單的中式料理之後,到了飯店休息等待翌日的市區觀光。


市區的第一站就來到了發源地~蓋斯鎮,當然不能錯過全世界第一座以蒸氣發動的鐘,沒有想像中的巨大,反倒有種平易近人的雅緻溫馨。沿著街道往前走到車站,市區已在車來人往的步履中逐漸醒來,商業氣息在晨間並沒有漫天蓋地襲來,走在路上,眼前所見溫哥華人手拿著咖啡,一派悠閒地重覆著這城市既定的步調。



至於加拿大廣場,這個曾在1986年舉辦世界博覽會的場所,現在以其蓬頂式的揚帆造型依附在這片蔚藍海天一色中,五片風帆取其溫哥華海洋城市之名,而這港口美景亦是夏季阿拉斯加郵輪停泊之處,只是冬天的清雅蕭瑟很難想像人潮擁進所帶來的繁囂熱鬧。


漫步在這蕞爾廣場之地,沒有其他城市廣場大器軒宇之感,所以能夠享受海洋涼風的甲板,成了我徜徉溫哥華海洋風情的最佳選擇,望著遠方的山嵐繚繞,感染著緩緩流動的波光粼粼,這一天的溫哥華廣場,成了此行幸福的開端。 



前往酒莊途經史丹利公園,史丹利公園最有名的是印第安圖騰以及橫跨水面的獅門橋,這個比美國紐約中央公園大10%的森林綠地,要逛完可能得租個車子比較保險,但如果要仔細去感受還是建議可以租個腳踏車,公園空間規畫隨處可見對人的尊重,灣區人車分道的設計,不管是坐在車上看著碧草如茵的美景,或是跑在水岸享受陽光灑落的恣意快活,證明溫哥華獲得最適宜居住的名號非浪得虛名。



加拿大冰酒一向是被公認品質最優的,喝起來有著濃郁的水果香氣,加拿大冰葡萄在冬天手工採收,而且是在夜間或清晨氣溫低於攝氏零下8度時採收,之後在沒有暖氣的環境下壓榨,傳統上喝起來水果甜味較重的冰酒是用白葡萄品種來釀造的,不過也有用紅葡萄釀造的特殊口感。選擇加拿大冰酒,有些地方要注意,一是瓶身上的Icewine字樣必需是相連的7個字母,而且也要有貼加拿大葡萄酒品質協會發的VQA認證標章才較有保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部份的冰酒廠商都有台灣代理,所以在加拿大酒莊看到的冰酒亦可以於台灣購得,到酒莊走走事實上也是個體驗罷了



溫哥華探尋著城市地圖,冰酒的香氣迴盪在嘴裡,若有所思的悵然遊移在遠方,思索著這走過的事過境遷,車行至西雅圖,途中歷經海關的檢查,時間似乎早已隱沒在金色陽光裡,只是窗外出現的一幕幕西雅圖街景,卻悄悄地觸動著一絲絲的情緒,記憶中「西雅圖夜未眠」的浪漫,如今在眼前隱約殘留著水泥厚磚的冷漠, 或許是不夠了解這曾熟悉的美麗,也或許是舟車勞頓的疲憊使然,來到機場約莫吃份簡單餐食,等待下一刻飛往費爾班的心情,等待著另一場未來遺留邊際的空白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