靛青?秋芒

刻意早起,天空微亮日未出,清晨的街道,還瀰漫些睡意。

舒散地騎著車,橫跨濁水溪,紅橋下草野也輕快地舞波浪。

早晨的微風吹向銀白色芒草,撫柔的推送將馬尾輕甩梳理。

於是微笑地仰望靛青的天空,卻隱約呼吸到一絲秋的訊息…

如果說最能代表秋天的植物,大部分朋友會說是色彩繽紛的楓紅。

可惜在台灣大部分地區,除了幾處高海拔的山區能賞得外,由於季節變化及溫差不夠明顯,楓葉未經青赭變換即枯萎掉落,美姿難尋。

除此之外,秋日時分也是芒草蘆葦開花的時節,尤其是接近溪谷河畔之處,更是白茫茫的一片花海。因此今天準備走訪濁水溪畔,尋找那象徵秋日的意象。

秋天的早晨,空氣中雖然帶著些許的涼意,但卻讓人覺得相當的舒服。

假日趕著上班上課的人少了,西螺大橋上的往來交通難得空淨。

即便是如此,單車騎乘的愛好者可不少,不管是一排為了競速訓練的車隊,或是享受逍遙騎乘樂趣的閒散者,踩踏兩輪穿越藍天白雲虹橋的畫面,還是讓人感受到那份享受恣遊之意。

西螺大橋的右側下方,一畝畝青蔥的良田向前推來,鋼樑鐵橋桁架的影子投射其上,展現出歐洲古橋般的藝術之美。

穿越濁水溪的西螺大橋,挺立至今已近一甲子,溪畔兩旁孕育出優質稻米,也養育這塊土地上,賴以維生的農人商賈超過一甲子。這份相互依存的關係,也造就濁水溪畔最濃烈的農村鄉土文化。

行駛到了虹橋的中途,俯瞰西螺大橋左側的對向車道下方,濁水溪正悠悠地穿越,將溪中沙洲流穿切割,形成一幅造物者自然創作的藝術沙畫。

我喜歡太陽逆光照射在水面上的波光粼粼,因為會讓水流多了些生命力予動感。

走完將近兩公里的虹橋長度,繞行到橋的下方,平常鳥瞰的視野反轉,平面景觀被大片的白色芒海所淹沒,西螺大橋高舉在上。

為何攝影的視界總是那麼的吸引人,原因在於鏡頭能捕捉的範圍雖然有限,但人的創意與想法卻是無限,記錄下來的畫面也就能天馬行空的展現其焦點與特質了!

利用朝日初升東方,尚未全力施展白熾熱力之時,逆光可以拍出芒花細緻的細節,以及暖如日暮黃金般的柔和色溫。

待太陽昇得再高些,也將西螺大橋納入畫面之中,大部的芒花綴飾,使整個畫面呈現有如觀看歐洲老鐵橋之歷史攝影作品,那會讓人感受到些許曠世遺俗般的荒蕪與雋永…

走進白茫茫的芒花海中,穿越在叢叢堆堆的芒梗縫隙之間,還得不時小心可能踩落深陷軟沙的水沼陷阱。

在虹橋上看著的芒草,是低矮不太起眼的。但是走進來後,陽光也只得斜照穿入芒梗之間,委屈地閃耀成亮眼的星芒。

「旅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同樣的位置向後轉,卻得不同的光景。

支支的芒草,有如柔軟的毛氈向天伸展,讓人的心情也不禁地飛揚了起來。

走出大片的白茫堆中,迎面而來的是鄰近濁水溪畔的沙洲。

在間歇的季風吹拂之下,沙子似有生命般的飛走、滾動。直到沙子與沙子之間握定了,慢慢地、慢慢地,形成了一小座、一小座的土丘。

直到下次河漲水淹,終究是要崩解,進行飄浪的旅程的。

太陽還是熱烈了起來,即便是在秋天,還是感受到那份醞來的暑氣。

如果說后羿射下了十個太陽中的九個,那可能還有一個漏網之魚,正在水中散發出不輸天空太陽的熱力…

這年的夏,颱風驟雨來得少,連日好天氣,濁水溪水流縮限了,臨畔之處形成幾處大小不一的堰塞池。

近主流河堰處形成了一池灣型池,水如碧、狀似月、面如鏡、芒草圍繞,自命取為「月兒塘」。

雖然知道或許只要大雨沖刷、河水滿堰等自然發生的破壞,就可能使「月兒塘」不復見,心中不免懷有些許莫名的惆悵。

不過想到若能把握當下的美好,分享眼前的美景,即便是一眼瞬間,那也是值得的了!

不是照片放反了,這些畫面都是澄淨池水反射出來的芒花倒影,純淨得像是一塊雕琢後的玉石。

有時在想,或許這一池鏡水,真能反射出世俗人心中的貪、嗔、癡,其潔淨的水亦能徹底洗滌其俗惡,那這婆娑世界將會變成一個什麼樣型態呢?

天地有大美,端看您是用怎樣的心態來看世界。

如果不願意一生只是白白虛度,請您放慢腳步,靜靜地聆聽,慢慢地體會周遭的每個人、事、物,終會嚐出箇中真滋味!

 

本文出處:http://goo.gl/mmDf6Y